读《社会工作直接实践理论与技巧》有感2500字

  • 来源:本站
  • 发布时间:2019-08-26
  • 65已阅读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当代文学 >> 文章
简介 者在与案主进行面谈的过程当中一定要运用同理与真诚这是众所周知的,但是如果这个同理与真诚没有把握好一定的度,可能会对面谈的过程产生不好的影响。 例如比较常见的错误就是在案主诉说自己的情

读《社会工作直接实践理论与技巧》有感2500字

者在与案主进行面谈的过程当中一定要运用同理与真诚这是众所周知的,但是如果这个同理与真诚没有把握好一定的度,可能会对面谈的过程产生不好的影响。   例如比较常见的错误就是在案主诉说自己的情况之后,社工经常会回答:我了解你的感受,我能体会你的感受。 但是这种反应过于宽泛,缺乏了对内容的明确陈述,这样不仅不会让案主觉得被了解,甚至会让案主怀疑社工的感受能力。

  所以在社会工作者对案主进行同理的过程当中一定要根据案主所说的具体内容进行正确的同理,而不是说进对案主进行表面的敷衍。

  这是一种情况,另外一种情况就是有时候社会工作者过分的强调同理,可能对于非自愿案主而言是一种非常做作的行为。

所以说社会工作者在面对不同的案主时,要学会把握同理的程度。   不同的期待  在社会工作者面对案主的问题时,可能会对案主的改变或者其他方面有一定的期待,而案主在了解自己具体状的况情况下也会对会谈或者治疗抱有一定的期待。   但是由于社会工作者与案主对具体情况的了解程度不同,当这两种期待没有在同等程度上,或者两者抱有不同的期待,那么这些期待的差异就可能会影响助人过程。   这个时候社会工作者最重要的就是要明确案主的期待,并且适当的调整自己的角色与期待。

  自我表露的时间点  在社会工作者与案主进行面谈的过程当中,社会工作者最重要的一点就是要学会自我表露。 同样让案主学会自己自我表露也是社会工作者需要进行的工作,但是如果这个时间点不合适,也可能会对整个会谈过程产生一定的影响。   例如如果过早要求案主自我表露,就会引起案主对社会工作者的防卫,这就需要社会工作者应该在案主清楚的描述困难,并且了解社会工作者的善意和能力之后再去询问案主的具体情况和案主对此次会谈的期待。

  当非自愿的案主没有主动表明需要社会工作者,社会工作者也可以在适当的时机用其他的问题引导案主说明自己的期待,引导案主适当的自我表露。   彼此坦白  有时候社会工作者的服务对象并不是个人,而是一个家庭,例如丈夫和妻子共同来寻求社会工作者的帮助,这个时候三个人对整个会谈过程有一致的想法是非常重要的。   而且社会工作者必须表明不会站在二者当中的任何一方去怪罪另一方的行为,因为社会工作者必须保持中立,保证自己不会有任何的立场。

  社会工作者必须向两位案主表明,如果你觉得我在帮对方说话时,请你立即告诉我,否则你可能会生我的气,而我却不知道。

  为了使我们的会谈更有效果,更加顺利的进行,我们这个时候需要彼此坦白,我会对你们诚实,但我希望你们也对我诚实。   特别是当社会工作者面对非自愿的案主时,非自愿的案主内心有很多想法是社会工作者不知道的,所以在开始会谈之前社会工作者一定要对案主说明要彼此坦白。   就算是非自愿的,案主不想接受社会工作者的会谈或者治疗,也要把自己内心真实的想法告诉社会工作者,而不是选择逃避。

  用丰富的情绪词汇和形容词  社会工作者在与案主会谈的过程当中为了回应不同案主的感受和情绪,社会工作者需要了解人类情绪的全部面貌,还要必须具备丰富的情绪词汇和表达方式,只有这样才能对案主感受做出正确反应。

  当社工缺乏丰富的情绪词汇而无法正确的反映案主情绪的程度和内容,就会造成会谈过程的不顺利。

其实许多刚入行的社会工作者,在同理的过程当中,或者是在会谈的过程当中,仅仅使用了少量的情绪词汇和形容词,以至于社会工作者无法生动的反映案主的情绪。   学会使用丰富的情绪词汇和形容词也是一个社会工作者成为一个能力出众的专业人员需要经历的一个过程。   而且在很多情况下社会工作者会遇到一些本地的人来寻求帮助,这个时候社会工作者在遇到一些本地语言中不熟悉的领域时还是会出现很多的问题,甚至会破坏同理的目的,所以说社会工作者也要学会对各个地方的本土语言进行了解和掌握,总结每一个地方不同的风俗习惯和文化,因为同一个语言里面的同一个字眼,由于年龄、宗教、种族和社会阶层的不同,也会有不同的含义。

  说到种族这个问题,这本书中有一个例子是药物滥用,持续照顾计划的一个非裔案主重新工作,当上电表抄写员,他报告说当他在一个白人社区中开始抄表工作时,尽管制服上别着有照片的牌子,一位白人老太太依然不让他进入房子,他说:我好像被人踩在脚下,而且感到很沮丧,在在这种情况下,你能做什么?我只是想尽力做好我的工作,但我却不能,因为我是黑人。

  这个例子与最近一段时间很火的一部电影《绿皮书》当中讲述的事情非常的相似。

主人公是一个非常有名的黑人钢琴家,而他的司机是一个白人。 他在白人地区巡回演奏的过程当中,仅仅因为他是黑人就不让他在当地的白人餐厅吃饭,而且受到其他人的歧视。   其实这个黑人钢琴生活习惯、文化素养都非常好,甚至比电影当中的白人的生活习惯都要好,不抽烟,不去不干净的卫生间,不会用暴力去解决问题,因为他相信只有保持尊严才是取胜的关键。

  但是白人看到他的时候不会管他是不是什么钢琴家,而只是看他的肤色。

所以有时候社会工作者在处理问题的过程当中,要学会透过表面去看透深层次的一些问题,了解案主潜在的一些要素才是解决问题的关键。   这可能也就是文中所说的,为了在跨文化关系中最大限度的有效运用同理,社会工作者需要保持对文化因素的敏感。

我想可能不仅仅只是文化因素,也要对其他的种族地域等各种因素保持一定的敏感。

  说不和设限  在中国这个大环境下人情与事故是人与人之间沟通与交流的前提,很多工作的社会工作者很难对自己的案主sayno。

  这意味着这个时候的社会工作者是一种讨好的角色,然而有时候这样的一种角色并不会对处理案主的问题起到多大的作用,所以说我们中国特定的文化背景也决定了人与人之间沟通与交流方式与国外的不同。   这个时候就建议刚参加工作的生社工要了解和掌握在哪些情况下需要拒绝案主对我们的要求,例如他们邀请你参加他们的社交活动,或者案主提出亲密动作的要求等等,必须要明确社会工作者与案主之间的界限。   聚焦  所谓的聚焦,我想跟抓关键其实是一样的意思,无论是在与案主的会谈过程当中聚焦案主的问题,还是在后续的处理案主各种复杂情况的时候聚焦于最主要的情况,都非常的考验社会工作者的聚焦能力。

  例如对案主所描述的冗长信息的总结,还有对整个会谈过程重点的回顾。 聚焦这个专业能力也是需要社会工作者具有非常强的把控信息的能力,而且有时候案主的行为在一定程度上也会阻碍社会工作者的聚焦。

  很多案主求助是因为他们特定的沟通模式和行为模式导致了人际关系中的困难,但是他们可能并没有察觉这一点。

  所以说社会工作者聚焦的过程也是帮助案主觉察到自己问题的一个过程。

当然,这种能力的锻炼也并不是一蹴而就的,需要社会工作者在长时间的工作过程当中慢慢积累经验,以便于更好地聚焦案主的问题。   -END-  邂逅社工专栏作者  朱蒙蒙,华东师范大学MSW在读,喜欢唱歌,跳舞,健身,写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