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0章 天黑别闭眼(上)

  • 来源:本站
  • 发布时间:2019-05-15
  • 100已阅读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当代文学 >> 文章
简介 值班护士正手握眼罩被护士长批评,可看她的样子似乎更多注意力都放在了我们身上,眼睛不时往9114病房瞟。 等到护士长离开后,她又偷偷拿出手机给一个陌生号码发了条短信。

    值班护士正手握眼罩被护士长批评,可看她的样子似乎更多注意力都放在了我们身上,眼睛不时往9114病房瞟。

  等到护士长离开后,她又偷偷拿出手机给一个陌生号码发了条短信。   “乾鼎药业的张秘书带着人来医院了,他们要把蒋诗涵带走。 ”  大约三分钟后,对方发来回信:“今夜绝对不能让她离开!”  揉着刺痛的额头,我运用追眼将护士手机屏幕上的字看的一清二楚。

  “你在干什么?”张秘书见我身上有伤,又按着头,以为我不舒服。   我朝他摆了摆手:“不用担心我,快想办法把蒋诗涵带出去,今夜估计不太平。

”  “你什么意思?”张秘书是职场精英,一直活在阳光下的世界里,很多事情没办法跟他说清楚。

  “等一会你去缠住那个值班护士,我带蒋诗涵离开。 ”我发现值班护士把手机放进手袋朝病房走来,对着张秘书低声说道。

  “没必要吧,明天把所有手续办好再出去也是一样的,最多只耽误几个小时而已。

”他还不知道事情的紧急性,想按照正规程序来进行。

  我正要说些什么,值班护士已经走到门口。   她敲了敲门,然后一脸不耐烦的说道:“病人情绪很不稳定,你们在这里会影响我们下一步治疗的。

”  “精神疾病需要的是心里疏导,你自己看看头顶上的那些画,这难道就是你们的治疗结果?”我寸步不让,给张秘书使了个眼色,跑到床边将躲在被子里的蒋诗涵扶起。   “你再来看看她的手指,十根指头全部被咬烂,你却蒙着眼睛在外面睡觉?你们医院难道就是这样对待病人的吗?”  我语气严厉,护士嘴巴张了半天才回了一句:“你是谁啊?这几天来探望病人的家属当中似乎没有见过你。

”  “我是她的哥哥,刚从省外回来,不信你可以询问乾鼎制药的董事长秘书。 ”我扯着乾鼎制药这张老虎皮就算随便瞎编,对方也不敢拆穿。

  值班护士看向张秘书,他面带职业化微笑:“没错,他今天刚从外省回来,连夜就跑来探望妹妹了。 ”  “既然是家属那我也能理解,但你们这样在病房里闹腾,除了会加重她的病情外,还可能会影响到其他病人休息。

”值班护士本就理亏,面对我们两个大老爷们,她说话的声音越来越低。   我想着趁热打铁直接把蒋诗涵带走:“张秘书已经给你们领导打过电话了,今夜就转院……”  “不行!”  我话没说话,值班护士就像是被踩了尾巴的猫一样,叫喊出声。   可能是知道自己失态,她又缓和了一下语气:“我并没有接到任何通知,你们不能带她走。 ”  “情况不同,我现在对你们极度不信任,我觉得你们不是在治疗,而是在慢性谋杀。

”眼睛慢慢眯起,当我说出谋杀两字时,值班护士的眼皮明显跳了一下:“她们果然在暗地里搞有小动作。 ”  “你这话说的太让人寒心了吧?天底下哪有医生不盼着病人早点康复呢?”值班护士干笑一声:“反正你们不能带她走,出院需要医生开的证明和直系亲属陪同,你们不满足条件!”  我皱起了眉:“如果我非要带她走呢?”  “那对不起,我只能报警了。 ”值班护士也不知道暗地里收了多少好处,此时态度异常坚定,双手扒住病房门。

  就在我们僵持不下的时候,走廊尽头有人走了过来。   四五十岁,身穿白大褂,带着黑框眼镜。

  值班护士一看见来人就像是看见了救星,跑过去抓住他胳膊:“李主任,他们两个要把9114病房的疯女人带走。

”  “行了,你忙去吧,我都知道了。

”李主任朝值班护士微微一笑,然后看向我们两个。

  “小张,大晚上的还不睡啊。

”他先是看了一眼张秘书,两人似乎很早以前就认识。   “李主任,打扰您了。

”  张秘书用了敬语,我心中泛起嘀咕,这李主任是个什么身份?  “没事,今天正好我值班。 ”他面带笑容又看向了我:“你就是蒋诗涵的哥哥?我怎么没有听她妈妈提起过?这孩子刚住院的时候,她妈妈哭的很伤心,我可是没少安慰。

”  “他在撒谎。

”我面无表情,李主任就是一头笑面虎,他先说自己今天值班,可我看了他的皮鞋,鞋油是刚擦过得,应该是回到家中让保姆擦过鞋准备等到第二天出门再穿,可没想到被大半夜叫了过来。   另外,我之前留意张秘书打出去的几个电话,里面并没有哪一个人姓李。   “来者不善。 ”  李主任说话慢慢悠悠从容不迫:“我跟你们黄董事也是多年的老朋友了,他的孩子出了事我能理解,但这里毕竟是医院,医院有医院的章程,病人要出院也要征求我们的意见,毕竟我们要对她们每一个人的生命负责。 ”  “蒋诗涵这些日子让您费心了。 ”张秘书语气恭敬,背在身后的手朝我轻轻挥动,示意千万别冲动。   李主任含笑点头:“不辛苦,救死扶伤是我们医生的天职。 ”  他装模作样看了看表:“都快凌晨十二点了,你俩也别在这杵着,该回去回去吧,晚上我会帮你们把手续办完,明天一早就能接人。

”  “那麻烦李主任了。 ”张秘书说完抓着我肩膀,不由分说要带我出去。   我没反抗,两人一直走到楼梯拐角才停下。   “高健,今天这事我看就算了吧。

”  “不行,对方已经察觉,如果今夜我们把蒋诗涵一个人留下,她很可能会死!”  张秘书并不相信,觉得我小题大做:“楼下有保安,值班室里还有护士,病房外面又都是监控,你就放心吧。

”  自从看到李主任后,张秘书态度发生了巨大转变,我不禁疑惑:“那个李主任是什么来头?”  “咱们乾鼎制药是做实体药业的,李主任就是人民医院把控药源的人,他跟我们合作了几年时间,也算是黄董事的老朋友了。

”  “老朋友?”不过是商业互助关系罢了,我想起李主任脸上虚伪的笑容,又看着张秘书一成不变的职业化微笑,突然感觉有些恶心,这些家伙考虑的都是自己的利益,真正担心蒋诗涵死活的反而是我这个不相干的局外人。

  “真的没有办法今夜把她带出去吗?”我看着张秘书的眼睛,但却发现他眼中没有一丝动摇的痕迹。   “抱歉,我无能为力。

”  “好吧。 ”我甩开张秘书的手,“你可以走了,今晚我留下来守夜。

”  “守、守夜?”他看着有些阴森的走廊,脸皮轻轻抽动:“你是认真的吗?”  “当然,受人之托,忠人之事,这是我们的宗旨。

”  目送张秘书下楼,我在走廊上抽了一根烟,然后拐回9114病房。   李主任已经离开,值班护士也不见踪影,我走遍整条过道,发现唯一的监控探头今天并没有打开,这种种迹象似乎都在暗示,今晚一定会有事情发生。   拿出阴间秀场的手机扫遍病房内各个角落,但我却没有看到小鬼的身影,这种明知道身边有鬼,但是却找不到的感觉最让人难受。   蒋诗涵又默默站到床上,不过这次她没有踮起脚在天花板画画,而是抓着自己衣服死死的盯着我。   “别怕,我是来帮你的。 ”将贴身放置的七罡符拿在手中,我关严房门,时刻注意着手机屏幕。

  病房内静悄悄的,直到午夜十二点的钟声响起,面容诡异的蒋诗涵说出了自我们见面后的第一句话。

  “天黑了。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