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医狂妃:我的面具小侯爷

  • 来源:本站
  • 发布时间:2019-07-17
  • 98已阅读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当代文学 >> 文章
简介 正文第203章八九不离十[更新时间]2019-07-0122:38:17[字数]2080轻轻的勾了个嘴角,表情似笑非笑。 “你都不知道我们到底是什么人,都愿意跟我们合作?就不怕到时候被人

法医狂妃:我的面具小侯爷

正文第203章八九不离十[更新时间]2019-07-0122:38:17[字数]2080轻轻的勾了个嘴角,表情似笑非笑。

“你都不知道我们到底是什么人,都愿意跟我们合作?就不怕到时候被人卖了还帮着数钱?”那男人好像觉得凌颜霜有些好笑,这女人不长脑子吗?还是说,这是故意装出来的,想要扮猪吃老虎?“你们是什么人都不重要了,关键的是,我相信一句话,敌人的敌人就是朋友!你既然那么了解我的底细,你就一定会知道我对凌颜雨的恨有多深!只要能够让凌颜雨痛苦,让凌颜雨也尝尝我今天这种绝望的滋味,我什么都愿意做!”凌颜霜说的咬牙切齿,她本来喉咙里就喊着一口血,可是在提起凌颜雨的时候,却是狠狠的咬牙切齿,硬生生的碎了一口带着血的唾沫,眼睛都不眨一下。 面具男看的都有些惊讶了,本来听说这凌颜霜一直都是被欺软怕硬的草包,向来没什么能耐,不过,想不到,在提起对凌颜雨的恨意的时候,一个草包竟然也能有如此大的决心。

面具男甚至还笑着拍了拍手。 “那好……那,这件事可就这么说定了……不过话说回来,凌颜霜,你虽然只是一个庶女在家中并不受宠,不过,你们的家事,你应该还是知道一二的吧?”凌颜霜皱了下眉头,对这个男人一开口就不忘贬低自己的口吻表示不满,但还是强压下心头的不适,硬着头皮问下去,“你指的是什么事?”“呵呵。 ”那男人突然又笑了笑,踱着步子转着凌颜霜来回走了半圈,这才悠悠人的开口道,“那,你知道你们家的传家宝,惠心玉吗?”“惠心玉?”凌颜霜当下抬起头来,打量着那男人的眼神,也变得更加饱含深意,一边不动声色的皱了皱眉头。 “那东西,传说当中才有的,我现在从小都在凌府长大,可是从来也没听到凌府那老头子说起,更加没有见过这东西……”凌颜霜一边说着,自己都快怀疑这惠心玉到底是不是民间杜撰出来的?!可是那些民间传言又说的活灵活现的,说是那李氏还在世的时候,悬壶济世,就没有什么是她治不好的疑难杂症,身入古山悬崖采药出生入死,也多亏了有那惠心玉护体……可是这传言说的再怎么栩栩如生,毕竟凌颜霜也从来没有亲眼见过,这东西在凌府似乎也成了不可说的秘密,从来都没有人敢主动提起过,具体的事由,凌颜霜就更加不得而知了!果不其然,那男人在听到凌颜霜说什么都不知道的时候,脸色明显阴沉了沉,神情也变得越发不耐起来。

“你在耍我!?”那男人脸上蕴含着薄怒即将喷薄而出,眼眶微突的愤怒和瞪的快要眦裂眼睛,都以一种势不可挡的怒火滔滔将凌颜霜包围。

凌颜霜一见这男人生气了,也急了,别忙着急着为自己辩护。

“我当然没有!”“只是这件事情,家里从来都没有人提起过,凌府那个老头子也从来都什么都不说,我们更加就无从得知了,也无从考证……但是!我也不是不可以想想办法……”看着那男人脸上的不耐烦越来越多,凌颜霜当下也顾不上别的了,只想着先怎么稳住这个男人才好!“你能想什么办法?”那男人眉头皱了皱,明显是对凌颜霜说的话表示很怀疑。 凌颜霜一不做二不休,“我再怎么样也是凌府的女儿,别的不说,出入凌府的自由还是有的!只要那惠心玉真的还在凌府,我就一定会有办法把它找出来!”那男人将信将疑,不过看到凌颜霜这么一副自信满满的模样,想了想,勉为其难的还是点了点头,答应下来。

“那我就姑且相信你一次……别忘了,如果你敢骗我的话,我可是有一百种一千种办法好好的折磨你……”凌颜霜心里响起警钟,脸上却一片正色,道,“放心吧,我一定会尽我所能办好的……”看着那男人稍稍缓和了些的脸色,凌颜霜总算是长吁短叹,舒了一口气。 只是,这话是说出口了,她到底有什么办法能去找到那惠心玉的呢?传说当中,那惠心玉确实是个好东西,能解其毒,还能保护其主人安全,一直以来都是李家的传家宝。

后来李氏嫁到了凌府之后,这惠心玉顺带着也被带了过来,再然后李氏惨死,惠心玉同样也下落不明,消失的无影无踪……这么一来的话,惠心玉还是很有可能就在凌府的……对了!那个凌颜雨!好几次都能够逢凶化险,而且,之前她打的那凌颜雨明明都奄奄一息的断气了,可是她才刚走出院子里,那凌颜霜竟然就生龙活虎的活过来了!一进宫中就治好了太后的顽疾,从此深得太后和皇上的赏识……如此看来,这凌颜雨倒是变得越来越可疑了!会不会,李氏死前,真的把惠心玉交给了她唯一的女儿凌颜雨?而这凌颜雨也正是因为有了惠心玉的庇护,所以这么长久以来,才敢这么为所欲为,猖獗大胆!凌颜霜眼中闪过一丝得逞的冷笑,面具男子看得出奇,“你笑什么?”只见凌颜霜胸有成竹的拍了拍自己胸脯,“我大概知道惠心玉的下落了!”那个男人眉头一挑,紧紧的盯着凌颜霜,甚至就连眼睛都没眨一下。

听到凌颜霜得意的把话补充完,“这惠心玉,十有八九是被那凌颜雨故意给藏起来了!”一边说着,还把自己的各种分析都通通告诉那男人,说的头头是道,还有理有据。

男子一听,像是也若有所思的跟着点了点头,脸色随即变得高深莫测起来。 那个凌颜雨,果然有问题!……昨天安信侯府一位形似王妃的人被掳走,这消息虽然被压了下来,可也不知道那陈敏泓是怎么听到了风声,一大清早的又是带着大包小包的礼物赶来探望,开口就是嘘寒问暖,笑容一脸殷切。 “王妃,听说最近侯爷府里也不是那么太平,不知道王妃的身子有没有大碍?如若王妃不喜,不如去我丞相府内小祝几日好了?呵呵呵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