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米高的小姑娘连吃17碗面不饱,两个肉包子意外揭开内情

  • 来源:本站
  • 发布时间:2019-07-26
  • 4已阅读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当代文学 >> 文章
简介 每天读点故事app作者:薄中瑾|禁止转载1铺子里没什么人,也没什么鬼,小山主搬了张长榻,在脸上盖了张帕子,懒洋洋地半躺在铺子前的海棠树下晒太阳。 不晓得过了多久,正半睡半醒的时候,暖歌急

1米高的小姑娘连吃17碗面不饱,两个肉包子意外揭开内情

每天读点故事app作者:薄中瑾|禁止转载1铺子里没什么人,也没什么鬼,小山主搬了张长榻,在脸上盖了张帕子,懒洋洋地半躺在铺子前的海棠树下晒太阳。

不晓得过了多久,正半睡半醒的时候,暖歌急匆匆地跑过来抱着小山主的腿哭嚎。

小山主被她嚎得肉跳心惊,睡意也没了踪迹,可是看着暖歌一副死了爹娘祖宗的哀痛表情又发不出火来。

暖歌眼泪汪汪地告着状,“山主,那个小丫头又抢我枇杷果!”小山主顺着暖歌的方向往铺子里望过去,一个身量不足三尺,还没暖歌高的小丫头,正坐在桌子上抱着手里的枇杷果大快朵颐,一个个子高挑的年轻人站在一旁一脸嫌弃。

暖歌看枇杷果已经快被那小丫头都吞下了肚子,顿时哭嚎得更撕心裂肺了。 小山主望着闹哄哄的一群妖精,觉得头疼得厉害。

那个身量不足三尺的小丫头便是可吞天地八荒的饕餮,身后的年轻人是传说中令大小神仙闻之变色的凶兽穷奇。 那小丫头吃完了枇杷果转身望着自己白嫩嫩的胳膊流口水,小山主眼角跳了跳,悠悠道:“听说西边的镇元子最近想做点好事,收个不懂事的妖怪教化教化,把你送过去吃斋念佛个三五百年,怎么样?”那小丫头止了口水,委屈地咬着自己手指头哭丧着张水嫩嫩的包子脸望着小山主。

小山主冷哼了一声坐到了桌边。

看来传说中的东西大都不靠谱得很。 比如传说中四大凶兽之一的可吞天地八荒的饕餮就这样被人打散了元身,剩个魂魄日日在这处凡世飘荡,还每天自得其乐地顶着块惨白色的锦帐在街上吓唬来往的小孩子。

小山主和暖歌来的时候,此地闹鬼的传言正传得厉害。

小山主瞧着她这个样子,瞧得忒心累,正巧几个月前五庄观新送来两颗人参果,暖歌闹着吃了颗,剩一颗,小山主看着还嫩白新鲜得可人,就索性给这只剩个幽魂的饕餮做了个身子。 虽然不大灵便,但几日也就适应了,没想到的是,饕餮垂涎这五庄观的人参果不是一日两日了,于是日日盯着自己白生生的胳膊流口水。

饕餮是个顶没出息的妖,同是位列四大凶兽,她既不像梼杌穷奇那般英勇善战,也不像混沌那样善于惑人心魂,她会的统共不过一个吃字,可她吞得下天地八荒,所以她仍觉得自己很是厉害。 所以,她这半生,大抵成也一个吃字,败也一个吃字。 2路边的小面摊前,小道士说要请她吃碗阳春面,她一口气吃了七八碗还没个要停下的意思。

小道士看着摞得越来越高的空碗,愈加哭笑不得,却也没拦着她,不过是想看看这个俏生生的丫头究竟有多能吃。 她吃到第十七碗的时候停了下来,倒不是因为吃饱了,而是怕吓着面前这个看着很是俊秀文弱的小道士。

小道士问她:“可吃饱了?”她下意识摇头,又猛地点头,可眼睛却眼巴巴地盯着老板还煮在锅里的面。 小道士笑得乐不可支。

她瞧着小道士笑得暖洋洋的眉眼,觉得心口突然热得像是在油锅里过了一遍,只得痴痴地望着小道士,极憨厚地回了他一个笑。 她觉得自己爱上了这个小道士,大部分人的爱情都不会从爱开始,而是更加含蓄安全的喜欢。 可她不懂这些,她不晓得什么叫爱,可偏偏觉得自己爱上了这个小道士。 她在这处凡世呆了百十年,爱过很多东西,也学会了人间一个成语,拆骨入腹。 她爱大酒楼的四喜丸子和片酱鸭,也爱路边三文钱一碗的阳春面,遇到小道士之后,她才晓得,原来爱并不是统统要拆骨入腹,她爱小道士好看的眉眼,可并不想吃了他。 小山主觉得,这也有可能是小道士太文弱看着不大好吃的缘故。

小道士是个捉妖师,是个立志保卫乡里,却很是郁郁不得志的捉妖师。

归根究底竟是她来这处凡世呆了近百年,好歹顶着四大凶兽的名头,此地百十年都没个大妖小怪敢来造次,所以小道士祖传的捉妖术从他祖父起便没机会再见天日了。

小道士整日扛着把锈迹斑斑的剑走乡串里,务农的汉子抱着娃娃的婆姨都指指点点,这小城里连个打劫的山匪都少见,哪来的什么妖怪,小城的人都觉得小道士大抵是个疯子。

后来,小道士就不怎么爱笑了,她总是掂着脚尖去抚小道士皱着的眉头,她想,那样好看的眉眼,这样皱着多可惜啊。

小道士说,我自幼就修习捉妖术,一二十载,道术已成,这里却从未出现过精怪之物,还要忍受这群乡野之人的嘲讽。

父亲说,曾祖道术大成,曾是御封的国师,那是何等的风光。 她啃着手中刚出锅的饼子,不解道:“这样太太平平的日子不好?”小道士伸手抚了下她鬓角散下的的乱发,轻声道:“你不懂的。

”她呆愣愣地望了小道士半晌,道:“要不我给你打两下,这样他们就不会再瞧不起你了”。 小道士只看着她却不说话。 她急了,忽地一下现出原形来,头生麟角,脚踏火云,道:“看,我真的是妖的,我是个很厉害的妖。

”小道士从地上爬起来,望着她若有所思。

她和小道士商量好,找一个风和日丽晴空万里的好日子,她现了原形在街市闹腾一阵,然后三招两式装模作样地败在他英姿飒爽的剑下,然后他便能一举成名,接受万众瞩目顶礼膜拜。

小道士答应她,事成之后,带她吃够三十碗的阳春面。 她从前在戏本子上看过诸多报恩的段子,最多的莫过于以身相许,她想,这次她帮了小道士这样大的帮,小道士若要以身相许于她,可如何是好?她喜滋滋地傻笑,小道士敲了下她脑袋,然后递给她两个刚出笼的包子。

然后,四大凶兽之一的饕餮被人打散了元身,三魂飘荡了许久之后,被穷奇送到了小山主这里。

3她一向怕疼得厉害,平日里贪吃,烫了舌头都要没出息地落上半天的泪,可是那日小道士将手中闪着光的长剑刺进她胸口时,她竟然不觉得疼,只觉得心口这里没了知觉。

那日的包子里沾了小道士的血,原来天下的大小精怪,都是畏惧捉妖师的鲜血的,这些,她从前竟然不晓得。

小道士反手抽出长剑,望着惊慌失措的乡人,道:“此妖为凶兽饕餮,上古恶兽,出没之地,精怪横行,此地不再是安居之所,你们各自逃命去吧。 ”她意识涣散得厉害,却恍恍惚惚地觉得心口疼了起来,疼得她蜷缩成一团,低声地嘶吼,而这模样在那乡民眼里,不过是多了两分凶恶模样。

后来,这处凡世没了饕餮的名头,果然开始有了些大小精怪作乱,小道士做了自己梦寐以求的捉妖师,捉妖杀怪,门子弟子无数,如愿有了御封的名头,盖过了百十年前曾祖的风光。 他偶尔回小城,吃一碗路边的阳春面,总有从前的旧识不知趣地问,“从前那个总跟在你身边的俏生生的姑娘呢?”他笑笑,不答话,眼前却有一霎时的酸涩。 他想,大概是这面辣椒放得太多了些。

铺子里,小山主冷笑了声,道:“他一个捉妖师,怎么看不出你是妖?不过从头到尾都在诓你罢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