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13章 隐藏的最后一位主播

  • 来源:本站
  • 发布时间:2019-05-15
  • 101已阅读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当代文学 >> 文章
简介 每次轮回都是一段新生,轮回中带不走前世的记忆以及任何外物,在宿命的影响下人会变成一张白纸,重复着做过成千上万次的选择,这正是宿命的可怕之处。 回想着和秀场考官的对话,我背靠铁门,

  每次轮回都是一段新生,轮回中带不走前世的记忆以及任何外物,在宿命的影响下人会变成一张白纸,重复着做过成千上万次的选择,这正是宿命的可怕之处。

  回想着和秀场考官的对话,我背靠铁门,站在这深层梦境的地下。   秀场考官是过去、或者未来的某个我失败后,留下的一缕意志,他存在的意义就是告诉现在的我真相。   “如果这次轮回依旧无法毁灭宿命,我是不是也会变得和他一样?”答案是肯定的,二十六亿次轮回产生的执念,让我从未像现在这样认同秀场的做法。

  “这天空已经被宿命禁锢了太久,人间不是棋局,谁也没有资格把众生当做棋子。

”我拿出秀场手机,点开了左面上的图标。   “图像获取中……”  “弹幕连接中……”  “数据稳定,是否开启直播?”  “是。

”  “欢迎天线宝宝死于谋杀进入直播间,欢迎铁岭彪爷进入直播间……”  阴暗的秀场地下,我站在破旧的楼廊之中,看着屏幕里滚动的弹幕,这里的所有人,无关身份和职业,他们都是值得尊敬的。   红楼直播进行到最后,我人气暴涨,这次开播只过去短短几分钟的时间,人气已经超过三万。

  相比较整个人间来说,三万人微不足道,但他们却是秀场散播在大地之上的火种,有时候,星星之火也可燎原。

  天线宝宝死于谋杀打赏超级惊悚直播间99冥币:“怎么不说话?空气中有种失恋的压抑感觉,主播,你被你男朋友甩了?”  可能只有我不是小仙女打赏超级惊悚直播间99冥币:“明天早上第一次上解剖课,不知道用不用自带尸体,看来我要给前男友打个电话了。

”  釒艮:“谁能打出我的名字?我换了五个输入法才找到这个字!”  寻常的叶哥:“叫声叶哥,留下支付宝,一人一千冥币。 ”  铁岭彪爷打赏超级惊悚直播间99冥币:“小伙,你是不把我彪爷放在眼中啊?!叶哥,15694852473……”  弹幕过去的速度很快,现在我还能想起第一次直播时尴尬的场景,想起一个个水友空降直播间时的错愕。

  秀场的出现,改变了我,也改变了他们的命运,或许这一世他们仍旧无法跳出棋局,但至少他们看到了真相。   我的直播方式和秀场其他主播都不同,我应该是唯一一个和水友进行深入交流,并且会去向水友求助的糟糕主播。   从任何意义上来说,我只是一个普通人,不普通的是我走到了最后。

  穿过楼廊,一步步向上,经过444房间时,我又特意进去看了一眼。

  贡桌倾倒,地上散落着破碎的纸人面具。

  我就像是第一次进入无灯路那样,慢慢前行,一直走出44号房间。   笼罩无灯街区的念头群已经消散,小A不知何时离开,她这么做应该是不想见我,所以特意提前规避。   “现在,我要去寻找最后一块轮回镜碎片了。

”每个人都在想法设法毁掉宿命,我也有自己的道路,这其中的关键就是轮回镜。

  深深吸了一口气,我驱散心底那股无法言说的孤独感,看向直播间,就像是演练了无数次那样,说出熟悉的话语。

  “欢迎大家来到超级惊悚直播间……”  在我念完开场白后,直播间的弹幕速度变慢,我隔着屏幕,知道在那一边也有几万双眼睛正看着我。

  “感谢大家的陪伴,谢谢你们陪我做完了这场梦,这既是结束,也是一次新的开始。

”我将手机摄像头对准自己,朝着被天空漏洞笼罩的街区走去。

屠夫被抓住,背叛者和黑袍一定会把他送到那里,因为那里是黑袍和背叛者们布局的关键。   天线宝宝死于谋杀:“卧槽,你别想不开啊!这特么一副交代后事的语调,你要去干什么?”  苏格拉底相悖论:“咋回事?被封杀了?需要法律援助不?”  直播间里弹幕瞬间刷屏,我看着一条条飞速划过的发言,沉默片刻后,没有回应,只是继续自己想说的话:“一个正常人平均每天会做出103次选择,每次选择会引发103个不同的变量,按照寿命为一百年计算,一个人在忽略外在影响的情况下会有三亿八千多万个结局。

”  “如果以每秒为单位,划分不同时间段的自我,同样按照寿命为一百年来计算,从生到死,时间的长河中会存在三十一亿五千万个不同的自我。

”  “时间和选择组成了命运,未来也因此而精彩,可是宿命的出现限制了一切,冥冥中自有天意在干预,一个人会在特定的时刻进行特定的选择,这种被限制的未来就叫做命。 ”  “经历了二十六亿次轮回之后,我看不到了自己的命,也没人能看到我的命了。

”  我是在自语,也是在倾诉,走在深层梦境的街道上,我只是说着自己想说的话。   “秀场对我的第二阶段考核将要进入尾声,这也是我此次轮回的一个关键点。

”秀场到底有多强,逃过宿命的审视,从轮回之中保留下来了多少道典和珍宝没人知道,这些是二十六亿轮回积攒下的底蕴,是其对抗宿命的凭依,现在的我还没有获得那一切的资格。

  “也许等到我打开体内所有道锁,继承全部的记忆之后,秀场的考核才会正式结束,那个时候,恐怕我就要直面宿命,成为他最大的敌人。

”我仰望天空,目光凝聚在漏洞那里:“我和宿命注定为敌,既然无法改变,那不如就趁着现在的机会,去更多的削弱他的实力。

”  深层梦境里的变故引发了很大的混乱,临近的街区几乎成了一片死域。   我马不停蹄,赶回漏洞之下的街区,这里已经变成了蜘蛛巢穴。   黑白灰三种颜色的蛛丝将街区包裹成了一个巨大的半透明的茧,隐约能看到狰狞的阴影在茧后活动。

  我还没走到,就听见街区内部传出阵阵轰鸣,似乎有人在里面大打出手。   “不知是小A和杂色长袍男人发生了冲突,还是屠夫仍旧在垂死挣扎。 ”背叛者的老巢就在深层梦境,占据地利,黑袍主播本身专修梦道,能发挥出百分之二百的战力,真正让我感到惊讶的是屠夫,失了先手,惨遭算计,还是在并不算擅长的环境里作战,竟然能以一敌众,坚持这么久。   “这家伙全盛时到底有多强?”  我一手抓着秀场手机,徘徊在外围,街区内外时间流速不同,所以我并不着急,耐心寻找机会。   没过多久,街区内部的交手再度升级,冲击产生的余波将街区外围的蛛网扯破,我看着爬出来修补蛛网的蜘蛛阴影,不再犹豫,趁着它们分身乏术之时,悄然进入街区内部。

  街区内轰鸣声不断,运用判眼能很清楚的看到,小A和杂色长袍男人在外围交手,两人的作战应该还只是处在试探的阶段,只是操控梦境中的巨兽想要探出对方的底牌。

  而街区中心的战斗却已经进入了白热化,黑袍主播和一个身穿血衣的男人生死厮杀。   两人的手段都超出了常人的理解范围,以血肉之躯发挥出令人震悚的恐怖力量。   “穿着血衣的男人应该就是屠夫本体意志,长相和朱立近似,我之前从来没有见过。

”躲藏在街角,我没有冲动,而是思考起另一个问题。

  小A曾告诉过我,已知的通过考核的秀场主播有十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