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活随笔冬天里的那场雪

  • 来源:本站
  • 发布时间:2019-08-05
  • 56已阅读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当代文学 >> 文章
简介 隆冬季节,一扬大雪悄然而至,飘飘洒洒漫天飞舞,从早晨开始整整下了一天,可还是没有停歇的意思。 天和地之间已经没有了明显的界线,在雪花的掩映下浑然一体,被彻底改变了本来面目,这里便成了

生活随笔冬天里的那场雪

  隆冬季节,一扬大雪悄然而至,飘飘洒洒漫天飞舞,从早晨开始整整下了一天,可还是没有停歇的意思。 天和地之间已经没有了明显的界线,在雪花的掩映下浑然一体,被彻底改变了本来面目,这里便成了雪的世界。

  望着窗外的大雪,总觉得哪里有些不对劲儿!  那成群结队踏雪嬉戏的孩子们呢?箩筐下那饥肠辘辘的小鸟呢?那些猫冬的人呢?猛然惊醒,原来是联想起了儿时冬天里的那场雪。

  生活在北纬40度线左右的人们,一年中约有半年的时间要与雪打交道,所以他们对雪是那么的了解和熟悉。 每年十月中旬开始,雪就像一个精灵不期而至了。 初时悄无声息,总是在人们不经意间把万物打扮成了银装素裹。   在雪的世界里,一定有孩子的憧憬和希望。 女孩子们在院子里堆上一个漂亮的雪人,象征着幸福与和谐。 半大小子们之间展开的一场场激烈的雪战,又诠释了原汁原味的本土运动竞技,一切都是那么自然,充满了情趣。

  在这个季节,同样也是大人们最清闲的时候。

忙碌了一年的他们,此时正在延续北方地区数百年来特有的猫冬习俗。

  打开了一坛子老酒,前后街的小哥儿几个坐在火燎燎的炕头儿上开怀畅饮。 关键不在乎谁的酒量有多大,为的是大碗喝酒图个敞亮、来个痛快,再借着酒劲儿把天南地北来它一通神侃,不醉不罢休,那感觉特好。

  摊开了一副老纸牌,东西院儿的大姑娘、小媳妇们,围着堂屋地里的八仙桌子,甩开了么鸡、二饼。 输赢对于她们也并不重要,为的是宣泄了东北老娘们儿那个疯、那个彪、那个泼、那个浪的那股子劲儿。

  大棉袄子二棉裤,哪怕它零下四五十度,一九二九人冻手,三九四九冻死狗。   民谣确实有些夸张,不过那时候的人们,也着实是忒土了点儿,生活的内容也不得不承认相对是单调了一些。

不过他们对生活的理解的热爱;由其是那种与天斗、与地斗苦中取乐却其乐无穷的情怀和境界;以及人与人之间那种纯朴、真诚的交往等等,恐怕现代人是无法与其相比拟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