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角是季川,辛云的小说

  • 来源:本站
  • 发布时间:2019-05-14
  • 62已阅读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当代文学 >> 文章
简介 既见君子,何必矜持主角是季川辛云的小说完结版,剧情跌宕起伏、扣人心弦,由网络大神江小鱼著作的一本剧情极佳的经典作品。 辛云整理了一下蓬乱的头发说:“六年不见,不认识我了?”...辛云的视

既见君子,何必矜持主角是季川辛云的小说完结版,剧情跌宕起伏、扣人心弦,由网络大神江小鱼著作的一本剧情极佳的经典作品。

辛云整理了一下蓬乱的头发说:“六年不见,不认识我了?”...辛云的视线游移过他颀长的脖颈,线条分明的胸肌,最后视线滑落到他柔软的裤子遮掩不住的裆部。 嗯,好评。

思及此,辛云马上就移开了目光。 看男人的时候一定要注意看一眼裆部这个习惯,是辛云新养成的。

因为写文的原因,她需要收集大量的数据,还要靠清晰的画面来催生她的灵感和想象,简称职业病。

季川只要出现在人前,要么是西装革履,要么是休闲时尚,从未穿着家居服被人用目光这么赤裸裸的打量,视线如果有实质的话,他觉得已经被对方全身抚摸了一遍。

他感到十分尴尬,已经不想请对方小声一点了,他决定换到客厅去睡沙发。 辛云不是第一次看到季川发丝凌乱的模样,只是在以前,她完全没有留意到他身上散发出来的男性魅力这么强烈。 原来季川,是这么性感的长相吗?辛云笑望着他说:“季川,好久不见。

”季川表示,哈?辛云整理了一下蓬乱的头发说:“六年不见,不认识我了?”六年,有些遥远,季川的记忆一时没能回归。 辛云望着季川的眼神很是炙热,她说:“之前你一直戴着眼镜,我都没有发现,原来你的瞳色这么浅呢。 真漂亮,像茶色的水晶一样。

”季川忙用手摸了一下脸,没有眼镜,他才知道出来的时候忘记戴眼镜了。 可能是因为中国人的瞳色和发色都很单一的关系,遇到颜色不一样的人总会更加好奇,会想要观望,过多的瞩目让季川感到很不自在。

他是个低调而内敛的人,甚至性格还偏内向。

可他天生是茶晶色的眼睛和浅棕色头发,身处黑发黑眸的中国人堆里,十分醒目。

他单纯的以为老是被人盯着瞧,是因为他异于常人的瞳色和发色,所以他就戴上没有度数的平光眼镜稍作阻挡,情况虽然有所好转,却没有从根本上解决问题。

不仅路人喜欢看他,就连他的学生也常常在听课的时候,望着他就失了神。 他发现了以后都会非常严肃的告诫对方:“如果再发生这样的事,我会拒绝再给你上课。 ”学生望着季川那张清俊的脸,被他认真的眼神定定的凝视着,严肃的话语从他绯色的唇间吐露出来。 在这一刻,学生想的并不是“好害怕,季老师生气了”,而是“哎呀,不行,我被季老师这样看着,心跳得好快,脸都要烧起来了,讨厌啦”。

长得好看这件事,是一件天赐的礼物,别人想都想不来。

他却认为他的长相为他的生活和工作带来了诸多烦恼。 季川,一个被美好的外貌所困扰的男生,他的烦恼,普通读不懂。 辛云发现季川还是没有认出她来,笑意深深的说:“怎么,连和你一起开过房的人都不认识了?”“开房”这两个字直接而清晰的唤起了季川的记忆,毕竟他至今为止,只和一个姑娘开过房,那个姑娘当时哭得好伤心,然后,他还被人打了,怎么可能忘得了。

季川细细一看,在彩色的妆容之下,她的轮廓,他还有印象,于是他说:“辛云?”辛云的名字很好记,她在自我介绍的时候就曾说:“我叫辛云,和幸运谐音,特别好记。

”六年前的暑假,辛云高三毕业,季川结束了他大二的课程,两个人都是青涩得冒泡的年龄。

辛云拖着她巨大的行李箱,按响了宁泽家的门铃。

本来说好了,宁泽是要去火车站接辛云的,可是辛云左右没等到他来,打电话也不接,她只好自己打车过来了,好在以前她给宁泽发过快递,地址她存的还有。 辛云按了很久门铃,半晌都没有动静。 脾气急躁的姑娘在大热天里折腾了这半天,耐性早就耗光了,她生气的踹了一脚防盗门,“哐”的一声响,终于惊醒了趴在沙发上沉睡的宁泽。

宁泽爬起来,人还是迷蒙的,他抓在手上的手机“咔哒”一声掉在地上,捡起来一看时间,瞬间瞌睡就飞到外太空去了。

宁泽慌慌张张的冲到门口处,打开了门才想起来自己脚上穿的还是拖鞋呢,忙又弯腰在鞋柜里拿鞋子。 门缓缓的开了,辛云站在门口,望着一边碎碎念“糟了,糟了”,一边匆忙换鞋的宁泽说:“你要出门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