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浒传》人物谈——黑旋风李逵

  • 来源:本站
  • 发布时间:2019-07-04
  • 140已阅读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当代文学 >> 文章
简介 黑旋风李逵,《水浒传》人物,在梁山泊坐第22把交椅,36天罡星之天杀星。 有很多人喜欢李逵,明代的李贽,清代的金圣叹,两个评批《水浒》的大家,也都喜欢李逵;金圣叹将李逵评为上上人

《水浒传》人物谈——黑旋风李逵

  黑旋风李逵,《水浒传》人物,在梁山泊坐第22把交椅,36天罡星之天杀星。   有很多人喜欢李逵,明代的李贽,清代的金圣叹,两个评批《水浒》的大家,也都喜欢李逵;金圣叹将李逵评为上上人物,说“孟子‘富贵不能淫,贫贱不能移,威武不能屈’,正是他好批语”。   但我却不很喜欢李逵。

首先,他性情粗鲁,全不知为人礼数。

且看他初次出场的表现:  宋江和戴宗在江州一个酒楼上喝酒,忽听得李逵在楼下闹事,戴宗便将他喊上楼来。

他见了宋江,问戴宗:“这黑汉子是谁?”初次见面,素不相识,有这样问人的吗?况且宋江和戴宗在一起喝酒,必定是戴宗的朋友,看在戴宗面上,也该有一些礼貌。

跟这样的人在一起,会让人觉得很讨厌。

随后,宋江问他刚才在楼下为何事争吵,他说,他向人借十两银子,那人不借,他正要将那人家中打得粉碎。

宋江便给了他十两银子。

他拿了银子,撇下宋江、戴宗,就下楼去赌了。

好赌者本已让人厌恶,况他赌品又不好。

一会功夫,十两银子赌光了,他就抢了自己的银子,并抢了别人的十两银子,还把人都打了。

过了一会儿,宋江和他们到琵琶亭吃饭。 吃鱼汤时,他筷子也不用,用手去碗里捞起鱼来,连骨头嚼了下去。 又伸手去宋江、戴宗碗里,把鱼也捞过来,连骨头吃了。 宋江见状,叫酒保再给李逵切两斤肉来。

酒保说我们这里只卖羊肉,却没有牛肉。 李逵便把一碗鱼汤,泼在酒保脸上,说酒保无礼,欺负他只吃牛肉。 再后来,他又到江边渔船上去向人讨活鱼,渔人不给,他就抢,渔人不让他抢,他就大打出手,结果让张顺诱至江中,淹了个两眼翻白。

  李逵最让人憎恶的,是他的残忍,嗜杀成性。 宋江题反诗,被判死刑。

梁山泊劫法场时,李逵挥舞两把大斧,不问军士、百姓,杀得尸横遍地,血流成渠,不计其数。

晁盖喝道:“不干百姓事,休只管伤人!”他哪里肯听,一斧一个,排头砍去。

众人救了宋江,来到一座白龙庙,李逵提着双斧,从廊下走出来。 宋江问他往哪里去,他说:“寻那庙祝,一发杀了,那厮白日把庙门关了,实在可恶。

”  三打祝家庄时,祝彪兵败,投奔扈家庄,被扈成捉住,绑缚解来见宋江。 恰好路遇李逵,一斧砍下祝彪头颅;又轮起双斧,来砍扈成,扈成见不是头,跑了。 李逵便杀进扈家庄,把扈太公一门老幼,杀得不留一个。   特别不能让人容忍的,是他杀死沧州太守4岁的儿子。

他用蒙汗药将小孩迷昏,抱到一个树林里,用斧子将头砍作两半。 虽说这是宋江的主意,吴用的计策,要逼朱仝上山,但你怎么就下得了这个手的呢?你完全可以用另一种方法来执行任务,比如将小孩拐卖到别处等。

宋江、吴用为什么就偏叫李逵、而不叫别人来执行这个任务呢?当然,杀人未必就是坏人,对待敌人,就要像寒冬一样残酷无情,关键是不能滥杀、嗜杀、残杀。

  李逵为什么会如此残忍呢?鲁迅曾经说过:“专制使人变得冷酷。 ”在封建社会,生活在底层的人民,受到了太多的欺凌和杀戮,他们的冤曲无法得到伸张,于是就产生了一种报复的心理。 看到别人受欺凌和杀戮,不但没有同情心,反而会生出一种幸灾乐祸的平衡的快感。

过去人们喜欢看杀人,像阿Q那样,“好看”,就是在上个世纪六七十年代,每逢开公审大会枪毙人,那观看的场面,也是人头攒动,人山人海。 人们并未感到杀人的血腥和残忍,而是用一种欣赏的心态,得到了一种满足的快乐。

李逵就是这样的典型。   但李逵也有让人感到可爱的时候。

高俅有个叔伯兄弟叫高廉,在高唐州当知府,倚仗高俅的势力,无所不为。

高廉又有个妻舅叫殷天锡,倚仗高廉的势力,在高唐州欺男霸女,横行害人。

小旋风柴进的叔叔柴皇城,有个花园,被殷天锡看中,殷天锡就带着二三十个恶仆,到柴皇城家中,叫柴皇城搬出去,他要来住。

那柴皇城是前朝后周皇帝柴世宗的子孙,是金枝玉叶,龙子龙孙,赵匡胤夺了后周的天下,赐给柴氏子孙丹书铁券,除谋反外,犯下任何罪行都予以赦免。 但殷天锡不管他这些,在他眼里,这个天下第一大的是高俅,第二就是他姐夫高廉,除此以外就是他,他的一句话,就是圣旨。

柴皇城当然不肯搬出去,殷天锡就将他打死。 柴进要拿“条例”――丹书铁券――和高廉打官司。 李逵说:“条例,条例,若还依得条例,天下不乱了。

我只是前打后商量。

”在封建社会,从来都是衙门口朝南开,无钱无权莫进来,《水浒传》中常有两句名言:“依着王法饿杀,依着刑法打杀。

”不仅是普通民众,就连柴进这样的贵族,也要受当权恶霸的欺凌。 所以,在李逵心中,依法办事根本解决不了问题,他只相信他的两只拳头和两把板斧。 第三天,殷天锡又来了,柴进正在家中为柴皇城办丧事。 殷天锡对柴进说:“我前天就吩咐你家搬出去,怎么还不搬?”言语不合,喝令手下恶奴殴打柴进。 李逵见了,怒不可遏,将殷天锡揪下马,一顿拳脚,打得呜呼哀哉了。 看到这里,就是活佛,也会被殷天锡的蛮横霸道,气破肚皮;也会为李逵的杀人,喝彩叫好。   上个世纪批《水浒》时,说李逵是最坚定的“革命派”。

是的,李逵是个无产阶级,上无片瓦,下无立锥之地,在革命中,他失去的只是枷锁,得到的却是大碗喝酒、大块吃肉的快乐生活。 所以,他又是梁山招安最坚决的反对派。 一年重阳节,梁山众好汉大排宴席,宋江乘着酒兴,作了一首《满江红》词,叫乐和演唱。 当唱到最后“望天王降诏早招安,心方足”两句时,只见李逵圆睁怪眼,大叫道:“招安,招安,招甚鸟安!”一脚将桌子踢翻。

宋江为了招安,带着李逵、柴进、燕青,到京城来走皇帝的相好李师师的门子。

刚好皇帝也到了李师师家,宋江正想利用这个千载难逢的时机,向皇帝当面讨一道招安赦书。 不想李逵在外间闹了起来:提起一把交椅,劈脸将太尉杨戬打翻在地;又在墙上扯下一幅画,用蜡烛点着,放起火来,一面又将香桌椅凳,打得粉碎。 吓得皇帝一道烟从地道里跑了。

后来朝廷降诏招安,陈太尉到梁山,宣读招安诏书刚罢,就见李逵从梁上跳下来,一把夺过诏书,扯得粉碎,揪住陈太尉便打。 宋江、卢俊义急忙抱住他。 刚让他停止行动,高俅府上的李虞侯不识时务,又喝道:“这厮是谁,敢如此大胆!”李逵正气没处出,劈头揪住李虞侯就打,喝问道:“那诏书上话是谁说的?”蔡京府上的张干办,此时又要拿皇帝来压人说:“这是皇帝的圣旨。

”李逵说:“你那皇帝,倒要做大,来招安老爷们;我好歹把你那写诏的官员,全都杀了。

”  李逵不愿招安,一是他痛恨官府,不愿与官府为伍。

二是他也当不了官,让他当官是会把一切都搞得乱七八糟的。 三是当官没有在梁山自在快活。 有一次,他和燕青来到寿张县,县官吓跑了,李逵便穿上官服,坐起堂来。 他叫两个牢子装做打架的来告状。 告状的说:“他打了小人。 ”被告的说:“他骂我,我才打他。

”李逵判道:“这个打人的是好汉,放了他;这个被打的不长进,怎么就被人打了呢?把他枷号在衙门前示众。

”  李逵最后被宋江毒死。 梁山平方腊后,宋江和李逵都被封了官。 李逵被授镇江润州都统制。 宋江被高俅、童贯陷害,喝了毒酒。

他怕死后,李逵闹事,坏了他忠义的名节。

便将李逵从镇江召来,喝了慢性毒酒。

然后告诉李逵。

李逵听后说:“罢罢罢!生时伏侍哥哥,死了也是哥哥生边一个小鬼。 ”临死嘱咐从人,死后将灵柩运去楚州,葬在宋江墓旁。   这种对领袖的愚忠,又让人觉得可怜,为之泣下。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