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伤寒论》六经辨证及临床应用46

  • 来源:本站
  • 发布时间:2019-07-17
  • 127已阅读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当代文学 >> 文章
简介 导读一、水痘高热夹湿浊,兼顾不周退烧慢我们再看一个案例,也是一个里面夹有湿浊的一个状态。 这个是我们医院骨科的一个医生出现成人水痘,发病很严重。 起水疱四天,而且伴有高热,最高达℃

	《伤寒论》六经辨证及临床应用46

导读一、水痘高热夹湿浊,兼顾不周退烧慢我们再看一个案例,也是一个里面夹有湿浊的一个状态。 这个是我们医院骨科的一个医生出现成人水痘,发病很严重。 起水疱四天,而且伴有高热,最高达℃,当时在急诊科处理了四天,退不了烧,皮疹发的非常厉害,后来收到我们医院住院。

刚好当天下午星期六,我值夜班,病人出现高热,恶寒,胸闷,咳嗽,痰白,咽痛,不欲食,呕吐,我当时也是因为忽略了患者湿浊的一面,导致他见效相对慢了一点点,到最后还是见效了。

所以这个湿浊一定要引起高度重视,很容易被忽略。

呕吐,腹泻,口干,口稍苦,疲倦,全身大量的皮疹,舌淡红,苔黄厚,根部稍腻,脉弦稍滑。 舌淡黄厚,根部稍腻,没有重视这一点。 我还是考虑一个三阳合病,用了小柴胡汤合葛根汤加石膏,射干,桔梗,不是说一点都没注意到,还是注意到有点夹湿,所以给他加了苍术和茯苓,但是兼顾的不是特别到位。

当天晚上,热就非常缓慢退到℃。 但是,患者症状非常严重,胸脘胀痛,呕吐,这个时候就觉得中焦的湿浊还是比较盛,但我又想用经方,所以我就改成了小柴胡汤合半夏厚朴汤。 这个合方,如果是比较轻的湿浊,我们用小柴胡汤合半夏厚朴汤是一个比较好的选择。

我们说半夏厚朴汤治疗气郁痰阻,痰和湿是一个,厚朴,半夏既化痰又化湿浊,吃了以后胃部就觉得舒服一些,呕吐减少,第二天早上的时候,热退到了℃,但是到了上午又开始往上升。 这个时候,他的淡黄厚腻苔就非常明显,不像昨晚比较轻,舌偏胖大,胸闷气短稍促,咽痒甚而咳,所以这个时候我觉得还是湿浊未化,三焦湿浊未宣化,要宣散气机,芳香化浊,所以半夏厚朴汤就力有不逮,我给他用小柴胡汤合三仁汤,加苏叶、防风、茯苓,吃了这个方以后,病人的自我感觉就明显好了好多,虽然这个烧退得缓慢了一点,到了晚上的时候就退到℃,精神好转,不再呕吐,痒咳减少,胃脘觉得比较舒服,胸闷气促气短都觉得好转,所以这个方是比较恰当的。

后来我想,如果我一开始就开这个方,有可能会更好一点。 这说明什么问题?二、病轻病重用量殊,发热药量需加大其实我们现在看很多名老中医的医案,有一些名医开方的时候,药量很小,开几克几克的,好多发烧的话,两三天,三四天才退烧。 现在我看这个医案的话,这个老中医,如果当时量再大一点的话,见效更快。

因为我自己临床体会,相当多的外感病都是在24小时内退烧的,这样的例子非常多,一天之内的退烧非常多。

但是你看看很多名老中医,两天三天退烧的,最开始我们学医的时候,觉得这些老中医很厉害,现在看觉得还是慢了一点,就是他们在剂量上面没有加重。 所以,而六七十克才相当于张仲景原方的一半。 张仲景小柴胡汤柴胡8两,8两是120克,因为现在的考证已经证实,汉代的1两相当于现在的克,那么就约等于15克多一点。 所以我们如果是没有用到足够的量,特别是急重病人,如果你辨准的话是有效果,但是会来得慢一点。 有的人在问剂量的问题,我的原则就是,很多医生就过分地固执,经方一定要用原方剂量,一个很简单的病,长痘痘,或者一些皮肤的瘙痒,或者其他的内科病,胃病或者肠胃病,一个普通的小感冒,你也用原方剂量,你这是浪费药材,但是重病的话,你要加量,所以我们要灵活运用,不要什么都是轻量,什么都是重量,这个不好。 有些医生就是太过固执了。

三、湿去热孤热易清,水痘高热终治愈那么这个情况,到第二天早上,他有个一过性的到了39℃,我看他有点化热的趋势,舌面有点红,苔黄腻减,但较前有点偏干,偏黄,所以,第二天上午,就是星期一的上午,我看怎么还烧,我就改成了甘露消毒丹了,但是这个方没吃,他自行就退烧了,没有做任何处理。 你把湿热治成干热,有时他不用药,自己就能退下去。 所以对这种湿浊困阻的热,我们一定要引起高度的重视。

去年年底的时候,我们单位护士的小孩,才四岁,得了变应性亚败血症。

发高烧,烧了三天,都是四十度以上,在我们院急诊治了三天,退不了烧,检查有肝脾肿大,还有其他项目,确诊是变应性亚败血症。 后来她妈妈过来找我,我说:“你赶紧把他带过来,中药这个退烧效果很好。

”然后她就把小孩带过来,我看了一下,也是第一次忽视了他湿浊的情况,还是开了小柴胡汤合葛根汤。

因为小孩子怕冷,穿了厚衣服,身上一点汗都没有,符合小柴胡汤合葛根汤的证据。

吃了以后,没有效果,没有效果两个原因,一个是来看我的时候马上给孩子吃了西药退烧药。 那个时候烧还没有退,但是西药已经吃进去了,我就说:“你怎么那么急,把他带过来,不要吃西药。 ”最后,西药把烧退下去以后,第二天又还是烧。

第二天又过来,好不容易把小孩子的舌头撬开了。 因为小孩子很难看舌苔,有时候还是要注意看。 撬开以后用手电筒一照,很厚腻的苔,非常厚腻的苔,我说不对,马上给他改成了小柴胡汤合三仁汤。

开完以后,下午第二天我就去重庆开会,然后开完会当天晚上,我就给他妈妈发短信说:“小孩子退烧没有?”她说:“退了,退成了低温了。 ”退到是℃还是多少?我就知道怎么回事了,很可能是急诊科用寒凉药用多了,这个方一吃下去以后,小柴胡汤合三仁汤,没有明显的发汗药,但是对证以后,烧一下子就退下来了,退到低于正常的温度。 是多低我忘记了,反正就是低于正常的温度,很低的一个温度,后来我又调整了一下方,三天全部好掉了。

从这些案例我们可以看出来,你如果没注意这个湿浊,表面上看上去他似乎符合这个外有风寒表实,内有少阳热的情况,你觉得开这个方好像开得很好,但是没有效果,所以这个一定要引起高度的重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