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0章 失去了抵抗力

  • 来源:本站
  • 发布时间:2019-08-04
  • 21已阅读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当代文学 >> 文章
简介 梅见吴能使眼,当然不敢乱说了,忙主改。 昨晚你没喝吧。 呵呵,还好,嫂子,你先回去吧!代我谢谢二牛哥,吴能笑。 梅觉得吴能有此怪怪的,太客气了,但也没有深想,临走时嘱咐,吴能

第30章 失去了抵抗力

梅见吴能使眼,当然不敢乱说了,忙主改。 昨晚你没喝吧。 呵呵,还好,嫂子,你先回去吧!代我谢谢二牛哥,吴能笑。

梅觉得吴能有此怪怪的,太客气了,但也没有深想,临走时嘱咐,吴能,别喝太多酒,自已一个人要照顾好自已,要是不想自已做饭,明天就到嫂子那边吃去哈。

想,嫂子,知了,吴能笑,然后装作将门带上了,往吴勇家方向走,梅见吴能果真上吴勇家去了,也就捉着手电筒回自已家去了。

待梅走远后,吴能马上跑回了自已家,站在门。 先四下看了看,见没有人,推开门,又关上了,小声说,里子姐,没人了。 不许再碰我,我已经对不起我们家吴老师了,你今天都亲了我两次了,你个死吴能,走吧!我警告你,到了家里可不许再用那种要吃人的眼光看人,看来不赶快给你说个媳妇你迟早要出事,刚才你把手电筒扔哪里了。 兰子说,然后走到前去她的手电筒。

呵呵,里子姐,我来,吴能本不把里子的话当回事,他越来越有信心了,觉得兰子这个极品女人迟早就是他的。

将手电筒递给兰子后,吴能小声说,兰子姐,你先走吧!我一会儿就来。

你没有手电筒行吗。 黑咕隆终的。 兰子贴地问。 这句话让吴能很感,他小声坏笑,里子姐,你放心,为了你,我肯定不会掉死的,你还没有做我的女人呢!死不改,就掉死你,兰子见他一直没个正经,气呼呼地出了他的房间。

吴能在后面嬉皮笑脸,兰子姐,我敢打赌,我死了,你肯定金难过的,再怎么着我也救过司南一命吧……兰子也不理他,气呼呼地往家里赶,吴能就在后面撵着她,到了家里,吴勇已经摆好了酒杯在等着他,见吴能来了,起笑,来,吴能兄弟,晚上再喝点吧!喝了好觉。 呵呵,吴老师,算了,晚上不喝了,白天都喝的难受,吴能说。

勇,别让人家吴能喝了,下午喝的太多到现在才起来呢!喝多了也伤,兰子一想到下午吴能对她的举,心有余悸,生怕自已晚上再送他回去觉会遭他的欺负。 现在最让里子担心的是,她觉得自已在这个二子吴能面前,已经失去了抵抗力,她自已也不明白,为什么吴能一抱她,一亲她,她的就完全不想抵抗,理智促使她不能让吴能得逞,可是完全出卖了她,甚至隐隐地期待着吴能快点对她采取行,这才是她觉得最可怕的。

因为她觉得吴勇才是她的最,才是她的骄傲,是她的依靠,没有了吴勇,她都不知自已该怎么活?最终,吴能在吴勇的持下,还是与他推杯换盏各喝了半斤多白酒,吴能有些疑,不知这吴老师为什么总是灌他的酒,难他是故意让自已占他老的便宜?没理呀。 其实,只有兰子心里清楚,她明白,自已男人心里很苦,这么多天的努力,就没有成功举起他的宝贝,作为男人,他的自尊受到了极大的挫折。

酒后,吴勇依提前到了酒桌上,被兰子给架到上觉去了。

而吴能则选择了自已摇摇晃晃地回家去了,他没有让兰子送他,目送着吴能跌跌撞撞地回去,兰子突然觉得自已对这家伙是不是有此过分了。 难自已伤了他的心吗。 吴能这家伙并不清楚,他今天几次三番地表白和对兰子的亲密,尤其是他有力的拥抱和强制的亲,让兰子对他有了异样的感觉了,她上骂他,可心里一点也不讨厌他了,他甚至希望吴能要求她送他回去,到家后依然像她过去请他吃饭时那么猴急猴急地欺负她。

可吴能竞然直接拒绝了她主示好,这让她颇觉失落。 吴能回到家后,将蜡烛点着了,洗脸洗脚,然后上了他的木板,因为他家的位置靠近山。

,夏天相对其他人家更加凉,所以吴能极少到外面去。 他刚上,就听外面有人喊,吴能,你猴惠子在家呀?的,好像是村长,他来嘛呀。

吴能心里直哨咕,但他还是应,哎,村长,我在家呢!说着,他忙下了,给材长吴德财开门。

门打开了,果然是寒山材老大吴德财打着手电筒站在了门口,表依旧那么严肃,吴能你个猴惠子总算给村里办了件人事,准备一下,明天跟我上镇里去,早上出发。 门材长,跟您上镇里去。

嘛呀。

,吴能惊讶地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