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1章 他是寒门的希望

  • 来源:本站
  • 发布时间:2019-05-15
  • 37已阅读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当代文学 >> 文章
简介 “闵老师,我送你出去。 ” 骆佳佳迈步往门口走,闵姜西紧随其后,男孩儿被妈妈拉着,还挣着去踢骆佳佳的腿,这一下恰好踢在骆佳佳的麻筋儿上,她难免‘咝’了一声,蹙眉看他。 小

  “闵老师,我送你出去。 ”  骆佳佳迈步往门口走,闵姜西紧随其后,男孩儿被妈妈拉着,还挣着去踢骆佳佳的腿,这一下恰好踢在骆佳佳的麻筋儿上,她难免‘咝’了一声,蹙眉看他。

  小男孩儿还没等说什么,女人先开口道:“干什么,你弟弟这么小,你还想打他?”  骆佳佳没说话,小男孩儿梗着脖子,有恃无恐,大声道:“我讨厌你!”  闵姜西视若无睹,平静的离开骆家,因为她知道,这样才能最大程度的保护女孩子的自尊。

  乘电梯下楼,站在小区门口打车,刚坐进车里,骆佳佳的短信同时发来,上面写道:闵老师,以后每个周六下午可以连上两节课吗?  闵姜西回道:可以的。   等了一会儿,没有后续。 坐在车中,闵姜西侧头看着不停掠过的街景,脑中难免联想自己走后,那个家中会发生什么样的事情。   最好不过相安无事,骆佳佳回房间,一个人埋在书桌上继续题海战术;若是坏……她不愿意想,这世上的美好大抵类似,可坏却能坏的五花八门,只有想不到,没有不可能发生。   ……  先行不仅有国内知名的线下辅导,同样出名的还有面向全网的线上教学,家教可以在线上进行有偿和无偿两种答疑,有偿按照家教等级收费,无偿也会计时效,累计时常兑换不同的教育物资,分发到各个贫困地区,资助困难学生。

  闵姜西一周只有周日休息,基本全天都在做无偿解答,像她这个级别的家教,几乎没人在做无偿,但她不介意,钱是赚不完的,甚至比起大城市有钱有资源却不想学习的孩子,她更愿意为困境中拼搏的孩子们尽一点微薄之力,天晓得电脑对面的孩子们,也许凑个上网钱已是极致。

  晚上六点多,放在桌上的手机响起,闵姜西看了一眼,划开接通键,“齐老师。

”  齐昕妍道:“没打扰你吧?”  “没有。 ”  “我跟佳佳联系过,她还蛮喜欢你的,说是周一家里人会去公司跟你签合同。 ”  闵姜西微笑道:“谢谢你齐老师,有客户先想着我。 ”  “别客气,说句实在的,我们公司这么多人,别看你是新来的,但我跟你最合得来,而且你也有真本事,我不过是顺水推舟。 ”  闵姜西道:“你什么时候有空,我请你吃饭吧?”  齐昕妍道:“我找你正为这个,你现在出来方便吗?我们见个面。

”  拿人的手软,齐昕妍都这么说了,闵姜西当然不会拒绝,等她应下之后,齐昕妍道:“其实今天还有一个人,佳佳的家人想一起吃顿饭。

”  闵姜西脑海中第一个出现的就是骆佳佳的妈妈。   齐昕妍把地址告诉闵姜西,闵姜西挂了电话,收拾一下打车过去。

  她对深城不熟,上车后告诉司机:“雍雅山房。

”  司机从后视镜里看了一眼,说:“这个时间点有可能会堵车,你愿意的话一百块,不愿意我给你打表。 ”  闵姜西问:“很远吗?”  司机说:“看情况了,不堵车走大桥,差不多四十分钟,堵车的话一个小时。

”  这已经不近了,闵姜西答应了一百块,上车后给齐昕妍发消息,“齐老师,我刚上车,师傅说可能要四十分钟到一小时才到。

”  齐昕妍很快回复,“好,你别太着急,我也刚准备出门。

”  闵姜西放下手机,漫漫长路,司机主动道:“去见家教吗?”  闵姜西说:“是同事。

”  司机有些惊讶,“你是老师?”  闵姜西淡笑着应声,听惯了年轻,不像这类的话,她始终但笑不语。

  司机说:“我猜你是先行的家教吧?”  闵姜西不答反问:“您从哪儿看出来的?”  司机说:“雍雅山房是深城数一数二的高消费场所,你们约在那里见面,一看就是有钱人,你们又都是家教,深城除了先行还有哪里的家教这么会赚钱?”  闵姜西笑说:“您不开计程车可以专业相面给人算卦了。

”  司机健谈,话锋一转,继续道:“你们的大老板是楚晋行吧?”  闵姜西点点头,“嗯。 ”  “他可真够厉害的,一个没背景没靠山的人,可以独自在深城打下这么大的家业…欸,这栋楼就是他的。 ”  说着说着,司机侧头往外瞄,闵姜西看到一栋很高很有未来感的灰色大楼,楼顶硕大的Logo,先行科技。

  司机边开车边感慨:“越是大城市越是排外,本地有钱有势的人不会把资源让给外人,多少外地人拿着钱往里冲,一波又一波,最后剩下的又有几个?当年楚晋行刚来深城闯荡时候不也坐过一年多的牢,都以为他混不下去的,可能放出来之后就离开了,谁知道短短几年,他就在深城扎了根。

”  闵姜西道:“他坐牢是因为合作伙伴犯事潜逃。 ”  司机笑了笑,“还是年轻啊,人说什么信什么,能登出来的版本当然都是修饰过的,你别看我就是个的哥,但我们这行消息最灵,听说他是锋芒太露,挡了别人的道,别人给他下绊子,不然以现在的监控和警备力量,是个苍蝇都能抓出来,怎么会让主犯逃跑,让合作伙伴背锅?”  楚晋行出事那年,闵姜西刚刚考进夜大,他坐牢的消息一夜之间传遍全网,是经济案,涉嫌金额很大,主要嫌疑人逃跑,警察在公司里将楚晋行抓获,他当时没怕也没狡辩,请了很好的律师来打官司,但结果大家都看到了,一年的牢狱之灾。   那时夜城先行已经成立,也正是他顺风顺水意气风发之际,谁料去深城发展,栽了那样大的一个跟头。   当时程双坐在寝室中看电脑,感叹连连,学校也是很快撤了一切有关楚晋行的宣传,他就像个人人争抢的香饽饽,一夕之间落魄到众人嫌弃的狗不理。

  “我始终相信,有能力的人无论顺境逆境都能挺过来。

”  闵姜西开口,这是她当年心里想的,只是如今说出来而已。   司机附和道:“是啊,都说寒门再难出贵子,他给了很多人希望,我平时都叫我儿子向他学习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