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爱的安德烈》读后感2000字

  • 来源:本站
  • 发布时间:2019-06-17
  • 100已阅读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当代文学 >> 文章
简介 《亲爱的安德烈》读后感2000字:一月份一本书的flag完成了,看的是台湾作家龙应台的《亲爱的安德烈》,这是一部历经了三年时间和跨越国界的35封书信往来,更让我动容的是母女俩因为文字的不一样(

《亲爱的安德烈》读后感2000字

《亲爱的安德烈》读后感2000字:一月份一本书的flag完成了,看的是台湾作家龙应台的《亲爱的安德烈》,这是一部历经了三年时间和跨越国界的35封书信往来,更让我动容的是母女俩因为文字的不一样(安德烈熟悉德文,龙应台是中文),选择用共同语言英文通信,再做翻译,个中滋味,对于一个学语言专业的我来说,可能体会地更为真切一些。 龙应台作为安德烈的母亲,最开始是想了解儿子,跟儿子能够正常地沟通提出这个想法,没想到儿子爽快答应,并一写就是三年。

里面他们对于音乐、电影、民主、权利、德国教育制度以及东西方文化碰撞都进行了深刻的交流。

很多读者都很羡慕他们—羡慕他们可以坦诚地跟对方谈论任何事情,羡慕安德烈有如此开明的母亲,也羡慕龙应台的儿子可以跟她敞开心扉。

总而言之,这本书很值得一读,不论你是否为人父母。

推荐指数五颗星。 爱不等于喜欢,不等于认识,爱其实是很多不喜欢、不认识、不沟通的借口。

因为有爱,所以正常的沟通仿佛可以不必了。 爱冻结在经年累月的沉默里,好像藏着一个疼痛的伤口,没有纱布可绑。 ——龙应台。 多少父母和儿女同处一室却无话可谈,他们深爱彼此却互不相识,他们向往接触却找不到桥梁,渴望表达却没有语言。

我们的通信,仿佛黑夜海上的旗语,被其他漂流不安、寻找港湾的船看见了。

爱有分很多种,但是龙的这段话,引起我强烈的共鸣。 这里的爱应该指的是父母跟子女之间的爱。

子女是无法选择自己降临在什么样的家庭里面的。 我们知道,有些人从小在蜜罐里长大,衣食无忧,人生也一帆风顺,也有些人从小因为原生家庭的一些问题,比如家暴,缺乏安全感,性格不健全。

你能说父母不爱孩子吗?不能,他们也许不知道如何去爱。

孩子不爱父母吗?可能也爱。

他们的爱更可能来源于父母养育之恩,来自于父母朝夕的陪伴,来自于父母大部分时间还算正常的表现。

但是爱不等同于喜欢。

他们可能不喜欢自己的父母,不喜欢他们控制不住自己情绪声嘶力竭。

当我们不喜欢一个人时,我们不会主动去沟通,去了解对方。

更因为朝夕相处,正常的一些沟通仿佛都不必了。 我觉得中国很多父母都没有培养孩子独立的能力。 之前有新闻报道,大学生读寄宿生活惨不忍睹。

衣服不会洗,床单不会换,没有一点独立生活的能力。

看到这种新闻我哭笑不得,想起之前初中的一个同学也是类似情况,每一次妈妈来看她都千叮咛万嘱咐,但是她却毫不领情,觉得她很烦。

所以啊,父母们,不是你一手包办子女就会感受到爱,他们需要的是独立的人格,有平等沟通的权利。 儿童的依恋期早就过去,请接受这一个过程,并给予他们想要的独立吧。

我也要求你读书用功,不是因为我要你跟别人比成就,而是因为,我希望你将来会拥有选择的权利,选择有意义、有时间的工作,而不是被迫谋生。 如果我们不是在跟别人比名比利,而是在为自己找心灵安逸之所在,那么连“平庸”这个词都不太有意义了,“平庸”是跟别人比,心灵的安逸是跟自己比,我们最终极的负责对象,安德烈,千山万水走到最后,还是“自己”二字。

——龙应台看到这段,我想起中国式父母常见的论调。

每次跟孩子说起读书的原因的时候,会说:“你要是不好好读书,以后就去扫大街。

”想用这种方式简单粗暴地达到自己的教育目的,实现教育意义。 先不说劳动不分贵贱,只要用自己双手合法赚钱都是值得尊重的。 这样的论调有可能会让孩子迷失自己,传达一种“我读书就是为了不去扫大街吗?我没好好读书就要去扫大街吗?以及世界上只有读书一条出路吗?”的想法。

“研究生不堪读研压力跳楼自杀”、“清华硕士生毕业前压力太大跳河自杀”等等,每每看到这种新闻,我都深感痛心和不解。

痛心一条生命的逝去,以及不解因为学业不顺就选择结束自己年轻的生命。 也许里面原因错综复杂,但是家庭教育一定也是里面重要的一部分,父母有没有正确引导他们去看待个人价值的实现是非常关键的。

这也引发我的思考,如果以后我有了孩子,我会怎么告诉他们为什么要读书呢?不要无条件地相信理想主义者,除非他们已经经过了权力的测试。

一个有了权力而不腐化的理想主义者,才是真正的理想主义者。

不曾经过权力测试而自我信心满满、道德姿态高昂的理想主义者,都是不可靠的。

——龙应台作为一个普通人,只能通过历史、新闻时事等来了解过往和现在的当政者他们是如何善用权力或者是被权力侵蚀的。

古有陶渊明不为五斗米折腰,当时课本上教的都是夸赞陶先生如何为人不庸俗,有骨气,不为利禄所动。

故事是这样的。 有一次,县里派督邮来了解情况。

有人告诉陶渊明说:“那是上面派下来的人,应当穿戴整齐、恭恭敬敬地去迎接。 ”陶渊明听后长长叹了一口气:“我不愿为了小小县令的五斗薪俸,就低声下气去向这些家伙献殷勤。

”说完,就辞掉官职,回家去了。

其实放在当代的环境下,穿戴整齐来迎接访客也是一件极为正常和注重礼节的事情,到陶先生这就成为了阿谀奉承。

年轻时的陶先生本有一腔抱负,但是却因为不能适应职场上的风气而时隐时仕,最终没能善用权力实现人生理想。 让人唏嘘。

《人民的名义》这部剧在2017年大火,讲的就是当代反腐。

其中让人印象深刻的是一个处长,在任短短4年的时间,贪了两亿多现金,让人更吃惊的是,他居然一分都不敢用,原因是之前穷怕了。 人性的深幽难测,可以让理想主义者腐化,经得起测试的人才是可靠的。

权力在这样的人手里,小到一个单位,大到一个国家,才能让社会发展和进步。

当然,光靠个人自觉远远不够,有监督和制衡此刻尤为重要。 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