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角是木森,雅的小说

  • 来源:本站
  • 发布时间:2019-05-14
  • 50已阅读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当代文学 >> 文章
简介 永镇八荒主角是木森雅的小说完结版,剧情跌宕起伏、扣人心弦,由网络大神八归少年著作的一本剧情极佳的经典作品。 一个穿着朴素的中年妇女边收拾桌子边笑着应道:“回来了啊,练刀练累了吧,快来吃点

永镇八荒主角是木森雅的小说完结版,剧情跌宕起伏、扣人心弦,由网络大神八归少年著作的一本剧情极佳的经典作品。 一个穿着朴素的中年妇女边收拾桌子边笑着应道:“回来了啊,练刀练累了吧,快来吃点兽肉补补。 ”...‘成人礼见见血’为什么有一种很黄很暴力的感觉?成功把‘成人礼见见血’的意思扭曲到十万八千里后,木森决定回家吃饭补充补充能量。

至于一千组基础刀法什么的,让它见鬼去吧。

现在还有比突破燃木刀法大成更重要的是吗?在这个问题上,木森并没有说谎,他真的已经触摸到燃木刀法大成的门槛。 但行百里者半九十,木森总感觉有一层膜在阻挡他,怎么捅都破不了。

这让木森很心塞。

“木奎叔,我回家吃饭去了哈。

”“去吧去吧,多吃点,你看你瘦的。 ”看着笑容可掬的木奎,木森心中忽然闪过一丝不真实感。 这还是铁骨铮铮,动不动就跟自己吹胡子瞪眼的木奎叔吗?天阿鲁,我可能遇到一个假的木奎叔。 人啊,就是贱。 能习惯风霜刀剑严相逼,却习惯不了春风化雨绕指柔。 但不管习不习惯,饭还是要吃的。 “好香!阿姆今天煮了兽肉。

嗯,应该是岩羚的肉。

”在离家还有三个拐角的时候,木森忽然一定,然后吸了吸鼻子说道。

下一刻,灵力运转,他整个人似乎都变成了一阵风。 只听’嗖‘的一声,原地便失去了他的身影。 一个呼吸后,木森推开柴门喊道:“阿姆,我回来了!”一个穿着朴素的中年妇女边收拾桌子边笑着应道:“回来了啊,练刀练累了吧,快来吃点兽肉补补。

”“你就知道惯着他,这么好的天赋,天天就知道偷奸耍滑。

”浑厚的声音从里屋传来,话音刚落,便见一个身披兽皮的中年大汉推门出来,这是木森的阿爸,满脸的胡渣,刚毅的眼神,再加上身披的凶兽皮衣,一股凶悍的气质迎面扑来。 刚刚穿越到这里的时候,木森并不习惯。 在上个世界,他有自己的父母,有自己的家庭,这一下子多出来两个父母,还真是难于接受。 但人非草木,心也不是石头,十六年的温暖早把名为’亲情‘的触角根治在血液深处。

“小森其实也蛮辛苦的。 ”雅笑着说道。 木森连忙点点了头,表示自己很辛苦。

“呵呵……”木霄冷笑了一声,自己家的崽子还不知道什么德行吗?给他一张床敢睡到世界末日的主。 辛苦、勤劳之类的词,这辈子注定跟他无缘。 对于自己阿爸的冷笑,木森很忧伤。 他真想冲上去问一句:“亲爹,你真的是我亲爹吗?”但鉴于可能造成的严重后果,木森还是生生压抑了这股冲动。 但是,虽然我肉体上战胜不了你,可以在精神上战胜你啊。 “阿爸,我燃木刀法触碰到大成的门槛了。 ”什么叫一言出天地变色?这就是。 看到自己阿爸极度震惊和不可思议的神情,木森就像是在三伏天吃了冰淇淋一样,舒爽极了。

“小子,干得不错!”木森觉得自己的肩膀绝对红了,枯木的老爷们啥都好,就是太喜欢用肢体语言来表达情绪了。

“都是阿爸教导有方。 ”为人处世,该拍马屁一定要拍马屁,哪怕对方是自己的老子。 “那是,也不看看我是谁。 我木霄的种能差吗?”木霄的话是落地有声,可穿金石,其脸上脸上是掩饰不住的得意之色,他已经打算好了,回头就跟大家去传授育子心经,以后谁再说‘棍棒之下出孝子’这种教育方法不对,不要怪我分分钟拉出来吊打!木森虽然不知道木霄在想什么,但现在他感觉牙疼的厉害。

果然千穿万穿马屁不穿,对这个虚浮的世界彻底绝望了。

“对了,阿爸。

我想知道成人礼是怎么回事?”看到木霄陷入激动久久不能平静,木森只得无奈地转移话题道。

“哦,你们几个崽子不是该成年了吗?到时候会安排你们跟凶兽对战,见点血。 这个仪式年年有,你不是知道吗?”木霄显然还没有从激动的内心世界出来,面对木森的问题只是敷衍地回答了两句。

“这个仪式我知道啊。 但总觉得木奎叔的语气不太对,感觉像是有大阴谋。 ”想到木奎当时的神情,木森心中那种不祥的感觉更严重了。 作为一个偏偏美少男,第七感可是灰常厉害的。 “没啊。 就是今年的对战方式有点小改变,其他什么都没变。

”木霄依然心不在焉,脸上闪烁着跃跃欲试的神情,不知道想到了什么。

“怎么变得?”木森心中不祥的预感更重了。

“这次你们不再对战部落俘获关押的凶兽,而是去蛮荒寻找凶兽对战。 ”我类个三百六十度无死角大艹。

木森现在死的心都有,这是小改变吗?亲爹,你他喵的真的不是再逗我?这样会死人的啊。 深入蛮荒啊,你确定这是成人礼不是葬礼?“阿爸,你在逗我是吗?”木森一脸真诚地看着木霄,眼神中闪过期冀的目光。

“我干嘛要逗你?”木霄终于从波澜壮阔地内心世界中退了出来,听到木森发问,一脸惊讶地问道。 “深入蛮荒,会死人的……”见阿爸一脸懵逼的样子,木森决定把话挑明。 十几年来,他从来没有深入过蛮荒,甚至对战凶兽的经验都少的一逼,这不是去送人头吗?木森相信,听到这种消息,不仅他会懵逼,其余几个小伙伴也会懵逼。

在成人礼之前,部落一直禁止他们深入蛮荒,平时也只能在部落周边晃悠,除了欺负几个弱成渣的凶兽和一些野兽,他们有个屁的生死拼杀经验。

“蛮荒每天都在死人!”木霄眉毛一挑,显然对木森的话很不满意。 大丈夫生于天地间,怎能懦弱畏死?“阿姆……”曲线救国,有时候是一个特别赞的路线。

“小森,你总要长大。 ”雅一脸宠溺地看着木森,眼神虽然温和,但却流露出一股无可更改的坚定。 虽然她担心木森,但她更明白,要想让自己的儿子能在残酷的蛮荒活下去,这时候心必须要狠。 要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