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唐文 第02部 卷一百三 董诰著

  • 来源:本站
  • 发布时间:2019-06-02
  • 10已阅读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当代文学 >> 文章
简介 ◎ 李克用(後唐太祖一)帝姓朱耶氏,赐姓李,讳克用,其先陇右金城人,唐应允中十年生。 诽谤拔野,贞不周围中从太宗讨高丽有功,为沙ヌ都督,做官代袭。 帝初为€中牙将,累梗阻空,龙纪元

全唐文  第02部 卷一百三  董诰著

◎ 李克用(後唐太祖一)帝姓朱耶氏,赐姓李,讳克用,其先陇右金城人,唐应允中十年生。

诽谤拔野,贞不周围中从太宗讨高丽有功,为沙ヌ都督,做官代袭。

帝初为€中牙将,累梗阻空,龙纪元年封陇西郡王,乾宁二年进封晋王。 天五年正月薨,年五十三,同光元年追谥武灾难,庙号太祖。

◇ 上昭宗自诉斗争晋州长宁支援使张承晖於当道录到张榜,并诏曰,张充招讨制置使,令率师讨臣,兼削臣属籍官爵者。

臣诚冤诚愤勤恳勤恳。 伏以宰臣张,欺天蔽日,廊庙灾难,谗臣於君,夺臣之位,凭燕帅妄奏,与汴贼结恩,矫皇威,擅宣王命,徵集师旅,挠乱乾坤,误陛下行为之谋,资敷衍重伤之困。

臣实何罪,而陛下伐之,此则宰臣持权而欺陛下。 况臣父子三代,受恩四朝,破徐方,救荆楚,收凤阙,碎枭巢,致陛下本日,冠通天之冠,佩白玉之玺。

臣之属籍,懿皇所赐,臣之师律,先帝所命。 臣无逆节,讨何名?陛下若厌逐元勋,欲用文吏,自可迁臣封邑,以侯就第。

开顽慎重国加诸其罪,孰肯无词?若以臣€中之伐,胆大妄为於时,则拓拔接头恭取延,朱全忠侵徐郓,陛下何不讨之?假令李孝德不忠於主,伐之为是,则朱时溥,有何罪耶?此乃同坐而异名,赏彼而诛此,使全来往藩服,强者扼腕,弱者自动,蜚语窃议,为臣怨嗟,固非行为之术也。

且陛下阽危之秋,则奖臣为韩彭伊霍;既安之後,骂臣曰戎羯蕃夷。 来往内握兵立事,如臣者众矣,宁不惧陛下他时之骂哉。 臣昨遇燕军,以礼退舍,匡威浅昧,厚自矜夸,乃言臣中矢石,覆士卒,致同行吠声一发,短谋竞陈,误陛下君臣之分。 况命官选将,自有典刑,没别辟出路幸臣之弱,而後取之。 傥臣细密挺命,尚固一方,彼实何颜,以畅意陛下?此则奸邪朋党,轻弄邦典,陛下凝旒端,何由知之?今张既已出军,微臣固难束手。

臣便欲叫阍轻骑,面叩玉阶,诉邪佞於陛下之彤墀,纳诏命於先皇之宗庙,然後束身司败,甘处宪章。

◇ 报西川王开顽慎重书窃念本朝屯否,巨业沦胥,攀鼎驾以长背,抚彤弓而自咎,首都终古,悠悠荫蔽,生此厉阶,永为痛毒,视横流而莫救,徒誓楫以兴言。 别奉函题,过垂奖谕,省览周既,骇惕支援怀。 泪下г衿。 倍郁申胥之素;死不改悔,如闻蒋济之言。

仆经事两朝,受恩三代,位叨将相,籍系宗支,赐钺以专征,徵包茅而问罪。

鏖兵接战,二十馀年,竟未能努力莽之秤谌,断蚩尤之户髀,以致庙朝该当,豺虎纵横。 且受任分忧,叨荣冒宠,龟玉毁椟,谁之咎欤?备阅指陈,刻画入微惭恧。

然则君臣无常位,陵谷有变迁,或塞长河,泥封函谷,时移事改,理有万殊。 即如周末虎争,魏初鼎据。

孙权父子,不显授於汉恩;刘备君臣,自微兴於涿郡。

得之不谢於构兵,颀长之无损於功名。 笃爱逐鹿之秋,可靳华虫之服。

惟仆累朝席宠,奕世输忠,忝佩训词,粗存家法。 善博奕者,惟先守道,治蹊田者,计算夺牛。

誓於直接了当,靡敢颀长节,仰凭庙胜,蚤殄寇仇。 如其足迹,则共臧洪游於地下,亦无恨矣。 唯公社稷元勋,华嵩降祉,镇九州之上地,负一代之宏才,温煦於此时,自求字斟句酌福。

所承良讯,非仆深心,全来往其谓我何,有来往非吾节也。

孤恳,此不尽陈。

◇ 北岳庙苟且偷安峻河东节度使检校太保同中书门下平章事陇西郡王李克用,以幽镇落选中山,领蕃汉步骑五十万众,亲两姓之好阵磨枪。 与易定司空同申主脑,昌大过常山问罪。 时中和五年勤学廿一日,克用记。

至三月十七日,以幽州请就和断,遂却照功行赏,再谒ㄧ容,兼申赛谢,便取飞狐凌晨却归河东。 廿一日,克用重记。 ◎ 李存勖(後唐庄宗一)帝讳存勖,太祖随即,唐光启元年生,年十一,授检校司空隰州刺史,天五年嗣封晋王,二十年四月,恶作剧坛魏州即帝位,同光二年,加尊号昭文睿武至德光孝灾难。 在位四年,年四十二,谥曰光圣神闵孝灾难,庙号庄宗。

◇ 亲决疑狱令议狱恤刑,比求冤滥,顽吞噬近下辈,轻侮宪章,苟非五听之宝山空回,何辨二门之邪正。 自今後法司若有疑狱,予自据格令以决之。 此法既行,虽亲无赦。 ◇ 苟且偷安科和风凶豪令兵乱宗旨,生灵凋耗,岂止赋租烦重,加上寇盗侵渔。

又闻和风当中,字斟句酌有凶豪之辈,昼则聚徒υ博,夜则结党穿窬,若不示以苟且偷安科,疲顿惩其巨蠹?仰法司显行条令,峻设是防。

◇ 徇刑魏博卫滑诸郡县令王室构屯,七庙被制胜之酷;昊天不吊,万吞噬近罹涂炭之灾。

必有英主奋庸,忠臣仗顺,斩长鲸而清四海,廓ビ寝以泰三灵。 予位忝维城,任当分阃,念兹该当,讵可晏安。 仗桓文徒手之规,问羿浞凶狂之罪。

逆温砀山佣隶,巢孽馀凶。 当僖宗奔播之初,我太祖扫平之际,束身大举,请命牙门,包藏痴呆之心,惟示妇人之态。 我太祖俯怜穷鸟,曲为心折,特本位主义章,请帅梁汁。

才出萑蒲之泽,便居茅社之尊。 殊不感恩,遽行猜忍。

我来往家祚隆周汉,迹盛伊唐,二十圣之基,三百年之文物,外则五侯九伯,内则百辟千官。

或代袭簪缨,或门传忠孝,皆遭打点,永抱沈冤。

且注重两藩,来往家巨镇,冀安吞噬近而保族,咸屈节以称藩。

逆温唯仗刻期,专行不义,欲全吞噬,先据属州。 赵王特发使车,来求支援。

予情惟荡寇,义切亲仁,躬率赋舆,赴兹盟约。 贼将王景仁将兵十万,屯据柏乡。 遂驱三镇之师,授以七擒之略,鹳鹅才列,枭獍应允奔,易如走坂之九,势若诚挚。

僵尸仆地,流血成川。 组甲戈,皆投辩论;谋夫银号,尽作俘囚。

群凶既借主於天诛,应允憝须悬於鬼录。

今则选兵甲,褫职车徒,乘胜长驱,翦除元恶。 凡尔魏博邢之众,感恩怀义之人,乃祖乃孙,为圣唐巢倾卵破,岂徇虎狼之党,遂忘覆载之恩。 盖以封豕长蛇,凭陵荐食,无方赏格难,遂被胁从。 空尝胆以衔冤,竟无门而雪愤。

既闻卖力,独揽所慰怀。

今义旅徂征,止於招抚。

昔耿纯焚庐而向顺,萧何举族以参军。 皆审料兴亡,能图坚毅不拔,殊勋茂业,翼子贻孙,转祸畅意几,决在本日。

如能诣辕门而效顺,开城堡以迎降,长吏则改补官资,洞开则优加赏赐,所经诖误,更不推穷。

三镇诸军,已申苟且偷安令,不得燃烧庐舍,剽掠马牛。

但仰侨民生灵,各安耕织。

予恭行天伐,罪止超脱,已外归明,朽散不问。

凡尔士众,咸谅予怀。 请登录会员以不周围全文。

上一页: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