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51章 站在轮回一侧

  • 来源:本站
  • 发布时间:2019-05-15
  • 50已阅读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当代文学 >> 文章
简介 “你说这怪物是从畜生道里跑出来的?”我看着天心上人的弹幕,久久说不出话来,心底一个个念头浮现。 猪笼公寓执念的产生和畜生道有关,他们现在又操控着红楼租客去猎杀畜生道里的怪物,

    “你说这怪物是从畜生道里跑出来的?”我看着天心上人的弹幕,久久说不出话来,心底一个个念头浮现。   猪笼公寓执念的产生和畜生道有关,他们现在又操控着红楼租客去猎杀畜生道里的怪物,难道他们是想要从鬽猪身上获得某种东西?还是说他们并不知道轮回入口的具体位置,想要通过鬽猪来找寻通道?  我刚才和鬽猪交手,这怪物形似野猪,但实力却比人间的猛兽强太多了,除非数十道执念联手,否则绝无猎杀成功的可能。   “无脸女也是执念,红楼租客设计将其引开,莫非就是担心在联手时受到干扰?”想起那个关于碎脸的任务,我就有些头疼,这次直播的支线太多了,一个晚上的时间根本不够。

  踢了踢脚下的尸体,我从地上找到一块边缘锋利的瓦片,沿着鬽猪肚皮上的伤口将其剖开。   黑色猪皮之下没有鲜血流出,鬽猪的血肉像是发臭的烂泥,拧在一起。

  在它的内脏、肠道之上印有一张张模糊的人脸,能勉强看出五官,表情虽然各有不同,但都属于同一个人。   “喜怒哀乐都被印在了内脏上,那一张张人脸就是它上辈子的模样?”我没有任何证据,这只是猜测。

  “轮回神秘莫测,谁也不知道死后的世界是什么样?这次直播对我来说是个机会,若能明悟轮回,哪怕就看出一点皮毛,也将受用无穷。 ”阴阳鬼术提升需要对轮回有一定的理解,更重要的是轮回和我身上的九把道锁有关,那些被封存遗失的记忆可能就散落在轮回当中。   拿起手机,屏幕正对鬽猪尸体,我将其肠肚上的人脸录入直播间当中:“天心大师,此兽腹中藏有天机,无血无穴,肚肠之上印有人脸……”  我话未说完,天心上人的弹幕就发了出来:“快快移开!这等天机岂能乱语?你妄自揣度,那是会遭天谴的!”  一向淡然稳重的天心上人,此时竟抢先在我话说完之前就开口,看了他的弹幕我也意识到不妥。

毕竟轮回涉及天地间最根本的秩序,倘若我在直播间里当着上万水友的面,一锤定音,确定轮回所在,以后恐怕会被因果缠身,再也无法洗脱。

  天机不可泄露,就像算命的人从来不算自己的命一样,他们比谁都清楚命中注定这四个字的含义。   即使侥幸逃过一劫,以后说不定还会有更大的灾厄找上门来。   对于常人来说,健康平安已然足够,让他们知道太多只会害了他们。   这世上并不是任何人都能成为篡命师的,而就算成为了篡命师,又能如何?据我所知,每一位篡命师都没有好下场,强如双面佛,现如今也不敢在阳世抛头露面。   “多谢大师提醒,差点就惹了大因果。

”常人并不知晓轮回,若是因为我的指点确信轮回存在,那他们的因果就会由我来承受,倘若他们遭遇不幸,我也会被牵连。   天心上人:“不知命者如聋聩,你泄露天机,要喊醒他们,出发点是好的,只是方式太过激烈,有损你自身阴德。 施主听我一言,你这次播录的一些东西已经超过寻常范畴,天难容你。 凡事都讲究一个度,过犹不及,点到即止,我觉得你最好还是提前下播吧,否则来日灾厄必将临身。 ”  天心大师是真心为我考虑,我能看出来,可是下播不下播,这一点并不是我说了算,真要说起来,我不过也只是秀场手中的一枚棋子罢了。

  现在我虽然有了一丝反抗的能力,但是我还没有做好反抗的准备,更没有承受失败的能力。

  “大师,你的好意我心领了。

”移开镜头,我把屏幕对向自己:“人活着,大多时候都是被迫的,既然有些事注定要有人去做,那我愿意去当第一个。 ”  本来只是随便的一句感慨,没想到却引起了天心上人的共鸣,在水友的一片嘘声中,他的弹幕多少有点鹤立鸡群、清新脱俗:“众生度尽,方证菩提,地狱未空,誓不成佛!这也是我最欣赏你的地方,你的路我不敢去走,但我愿意助你一臂之力。

”  天心上人:“轮回无路,活人永远无法踏足其中,想明白这一点你才能看见轮回。

”  发出这条弹幕后,天心上人就再也没有说过话,似乎他已经向我泄露了什么很重要的东西,要赶紧离开,逃避因果。

  “轮回无路?”我思索着天心上人的话,不是太明白他想要表达的意思:“活人无法进入,生对应着死,难道他的意思是要我摆脱肉体?”  剖开猪皮之后,鬽猪的内脏器官正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消散,好像被风吹动的沙雕。

  主楼外暴雨倾盆,我守着尸体一直到后半夜。   眼看着鬽猪的尸体就要完全消散,隆昌旧址里开始出现异动。   一道道黑影在残破的楼房内快速奔走,最后他们打着黑伞从各个藏身之处走出。

  面无表情,仿佛吊丧一般,手持上坟用的黑伞,他们动作整齐划一,走在古楼当中。   “我就知道你们会来。 ”扫视远处的一道道黑影,我面色冰冷,这些身影有的我十分熟悉,走在最前面的正是朱立!  乌云压顶,下雨的夜晚要比往日更加黑暗。   十几道人影从各个方向把我围在中央,朱立伞柄压在肩膀上,目光不断看向我身边的鬽猪尸体。   “怎么?来了,不准备说些什么吗?”我声音有些沙哑,在说话的同时,已经引动了血狐留下的杀意。

  “你到底是哪路神仙?”朱立露出洁白的牙齿,笑眯眯的,这个人最可怕的地方就在于,你永远也猜不出他心里正在想些什么。   “神仙不敢当,我来红楼只是为了找一个人。

”红楼租客煞费苦心就是为了猎杀鬽猪,我将鬽猪的尸体留下,他们想要达成目的,必定会来找我,这是阳谋。 事实证明,我猜的不错。   “找人?”朱立裂了裂嘴:“红楼里猪有很多,人却少的可怜,而且你不都已经见过了吗?我们这没有你要找的人。

”  “那可不一定。

”第二次见面,一切都已经挑明,我也没必要再去绕弯子:“如果你们想要我身边的这具怪物尸体,那就让我看到你们的诚意。 之前我虐杀执念相信你们也看到了,希望你们不要犯傻。

”  红楼租客最开始打的主意估计是让我和鬽猪厮杀,最好是两败俱伤,然后他们坐收渔翁之利。

结果出乎他们预料,血狐的不败杀意在吞食过将近百道执念后有了质的提高,我杀死鬽猪并没有耗费太多力气。

  就算被我威胁,朱立脸上的表情仍没有发生太大的变化:“我可以肯定猪笼公寓里没有你要找的人,不过为了显示我的诚意……”  他朝身后挥了下手:“把公寓楼内所有的人带过来。 ”  黑伞朝两边散开,一男一女一个幼童被推了出来。   幼童就是住在红楼六层的小男孩,女的是白雅儿,那个男的倒有些陌生,二十出头,用黑布蒙着眼睛,他上衣被扒光,后背还被人撕下了一大块皮。

  “猪笼公寓里只有他们三个是人,其他的要不变成了猪,要不就已经成为了尸体。

”朱立也不知道保留有怎样的底牌,他表情有些诡异。

  倒在泥地上的三人怎么看都不像是秀场主播,我若有所思,决定不再纠结于这个问题,手朝鬽猪尸体一指:“这东西对你们有什么用?为何不惜用活人做诱饵,也要猎杀它?”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