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8章 随行,被器重了

  • 来源:本站
  • 发布时间:2019-05-15
  • 52已阅读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当代文学 >> 文章
简介 孤飞燕本疲得很,可是,一闭上眼,既想起臭冰块那认真的模样,又想起程亦飞那桀骜不驯笑容。 向来没什么心肺的她居然失眠了。 翌日。 孤飞燕醒来的时候,君九辰已经进宫了

  孤飞燕本疲得很,可是,一闭上眼,既想起臭冰块那认真的模样,又想起程亦飞那桀骜不驯笑容。

向来没什么心肺的她居然失眠了。

  翌日。   孤飞燕醒来的时候,君九辰已经进宫了。

她乖乖待在明玥居,一边等消息,一边养伤。

  午后,她没听到宫里头的消息,反倒等来了原主的二叔和二婶的探望。

  当然,这二位半步也进不了靖王府,只能在后门等着。

门卫来报了夏小满,夏小满无比嫌弃,却还是告知了孤飞燕。   孤飞燕想也没想就让夏小满去拒了。 孤家这对趋炎附势的夫妻无疑是见风头不对,弃了祁家来讨好她了。

她才没闲功夫奉陪。 他们的账,她先记着,回头有空了再去算。   夏小满又多了一嘴,孤飞燕才知道她在大理寺公堂上现场鉴药的事传遍了皇城内外,可她的口碑还是极差。 有不少人说她是踩了狗屎运恰好熟悉六丹商陆而已,还有更多的人说她就算有能耐,也不过是个水性杨花的女人。 就连御药房那些内行人都说她这种女人就算有本事,医德也不会好的。   夏小满一脸幸灾乐祸,“不守妇道,活该!”  孤飞燕原本还想私掏腰包给夏小满补上半年的例钱,听了这话,她只甩了他一句,“妇道值几个月例钱?”  夏小满跟个孩子似的,气得想打人。 就在这个时候,门卫又来了,“禀满公公,祁家军几位副将带了一群兵来,全跪在大门口帮祁家喊冤。 为首的说是没见着殿下,就不起了!”  孤飞燕和夏小满都意外了。   不用孤飞燕说,夏小满就推着她,抄了小路以最快的速度往大门赶。 两人在大门边的小机关偷窥了下,只见门外跪了一排人,为首的副将皆穿镶有祁家标志的铠甲战袍,士兵们全着正式军衣,却没有任何一人佩戴武器。 而周遭,早就围满了老百姓,一片议论。

  这帮人敢为祁家上门来喊冤,应该是案子有什么进展了。

  孤飞燕心下是有猜测的,但还是让夏小满去打听。

夏小满派人入宫请示靖王殿下后,便亲自去了大理寺。

  夏小满带回了两个大进展,第一是吴公公和简药师有牵连,两人都涉案了程亦飞的劫药案;第二是仵作怀疑简药师是被杀,而非自杀,目前还在做最后的验证。   第一点孤飞燕是非常清楚的,而第二点她太意外了。

她没想到在已有两个口径一致的证人情况下,靖王殿下还会这么快就怀疑简药师,这么快就查到疑点。   有了这两个进展,怪不得祁家军会来喊冤了。

看样子祁家父子被禁足在府里,消息还是非常灵通的。

  晚上,从宫里头回来的人不仅待会了靖王殿下的交代,还带回了八卦。 对于大门口的事,靖王殿下就交代了四个字,“不必理会”,而八卦可多了。   譬如,怀宁公主被韵贵妃严厉禁足,除了仆人,哪怕公主皇子们也都见不着她;譬如,昨夜大皇子和韵贵妃在御书房门口等了一夜,今早靖王殿下去了,他们才知道皇上昨夜睡在寝宫;譬如,大皇子提议着急群臣一起商议药膳案,被皇上骂得狗血淋头等等。   两日之后,君九辰终于回府了。

  孤飞燕的伤已痊愈,她一听得靖王殿下回来的消息,立马兴冲冲地奔去寝殿。

她还没到门口,就看到靖王殿下从屋内走了出来。

  他刚沐浴过,换了一身月牙白的便装,墨发只用一根白玉簪半绾,整个人显得特别清冷,比起着玄衣时还要多几分拒人千里之外的冷漠感。   孤飞燕对药草味特别敏感,距离不算近,却还是嗅到他身上淡淡的药草气息。 他平素寒毒没发作,都喜欢泡药浴,她是知道的。   君九辰一出门就看到孤飞燕了,只是,他当没瞧见,大步往外走。

  孤飞燕犹豫了下,连忙绕了路,赶到前面的路口。

见他快来了,才突然跑出来,假装偶遇。   她恭恭敬敬的,“奴婢,拜见殿下!”  君九辰将一切看得透透的,道了平身,却没有止步。

  孤飞燕连搭讪的话都想好了,“殿下近来可好?药矿石可有下落了?”  明明是两个问题,君九辰就答了后面的,“还没。

”  他腿长,走得快,孤飞燕三步并作一步才勉强追上,“殿下,药膳之案若不是您,奴婢怕是早没命了,更没机会验药以证清白。

”  她说着,连忙抢到他面前,福身,“奴婢等您很久了,特来谢恩。

”  其实,孤飞燕真正想说的是她比大药士还熟悉赃物六丹商陆,她等两天了就盼着他能带她去大理寺协助调查。

只可惜,她不敢表达得太直接。   君九辰这才止步,看了看她的双手,道,“恢复得挺快。

”  孤飞燕嘿嘿笑,“多亏太医良药。 ”  君九辰颇为认可地点了点头,才道,“你也算半个本王的人,他们冤枉你,欺的是本王。

这种事,你就不必谢恩了。 ”  孤飞燕第一次听靖王殿下说这么长的话,感觉话题都被他谈死了,继续不下去。

她只能无奈地福身,“是,奴婢遵命。

”  君九辰大步从她身旁走过,她那小脸都渐渐耷拉了下来。 然而,君九辰还未走远,就丢来一句,“你既熟识六丹商陆,就随本王走一趟吧。

”  孤飞燕一下子就来了精神,像是重新绽放的花朵,笑得好不灿烂。

她就知道,靖王殿下是明白人!  “是,奴婢遵命!”  她兴冲冲地跑过去,没敢超过君九辰,也没敢跟他并肩,就屁颠屁颠跟在他背后。 她期待第二审已经很久了,今日的大理寺,必有好戏!  孤飞燕和君九辰抵达大理寺时,大理寺大门口已经围满了闻讯而来的看客。 公堂上,大理寺各级官员都就位,祁家父子也已经到场,都跪在堂中。 只见祁大将军像是突然老了好几岁一样,苍老憔悴,而一贯注重形象的祁彧都满脸胡子,十分狼狈。   众人见靖王殿下只带了孤飞燕过来,都是意外的。 毕竟,大家都是第一次看到靖王殿下外出,身旁带女仆。

没有人知晓真相,大家都以为孤飞燕是因为上一次的表现得到靖王殿下的刮目相看,被器重了。

  一时间,无论是公堂里的大臣们,还是堂外那帮老百姓都羡慕嫉妒恨呀,尤其是……女人!  祁彧偷偷抬头朝孤飞燕看来,心里头早就已经后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