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位陌生而亲切的朋友

  • 来源:本站
  • 发布时间:2019-07-09
  • 179已阅读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当代文学 >> 文章
简介 >一位陌生而亲切的朋友 他姓孙,是一个工人,与我的尧儿曾在同一个城市工作,是伙伴朋友。 那年,孙君去美国参观,面对9·11废墟世贸大厦,即兴写下首诗《重建》:公平是和

一位陌生而亲切的朋友

>一位陌生而亲切的朋友  他姓孙,是一个工人,与我的尧儿曾在同一个城市工作,是伙伴朋友。   那年,孙君去美国参观,面对9·11废墟世贸大厦,即兴写下首诗《重建》:公平是和平的土壤,退步是进步的通道,时间太短,空间太小,不能让邪恶弥漫,恐怖笼罩,为了人类共同的利益,宽容不嫌多,奉献不弃少,让我们相互微笑,热情拥抱,用真诚把新的文明大厦缔造。   我是从尧儿处读到这首诗的,诗的每一句使我触动,引起共鸣,说出了我心中想说而说不好的话,句句铭刻心中,时时念及。 在我家的周六聚会时,或我与朋友们聊天时,都一再提及。

  昨晚八时许,电话铃响,尧儿的声音:妈!有人和你说话,是在废墟写《重建》的诗人……平日里这时,我坐在电视屏前,看着看着睡意就不期而临,而这时听说是我佩服的孙君电话,顿时一扫朦胧。

听到电话里传来孙君的问候,并说待日要来看望我,我高声回答欢迎欢迎,并忍不住的随口念出公平是和平的土壤……这晚,我来了精神,直到寅夜,回想起与孙君有限的交往。   我进入老年,身闲心安,返老还童,而生命的本能是需要接触人气、地气的,那样的生活才有质量。 因此在上世纪九十年代后期,我曾报名参加了鲁迅文学院的函授班学习,每学期有一次为期三五天的面授活动,我们在某一个城市集中。

那次定在北京,恰孙、叶二位出差在京。 尧儿总是关注我的起居,他嘱托二位挤出时间,陪同我在面授活动结束后,去京郊承德山庄一游。

  那是个秋天,我们在山庄旁的酒店里吃饭,孙君要了瓶二锅头,我惊诧,早餐也喝酒?原来孙君素不喝酒,只是为了御寒。

那天早上气候清凉,我已穿上棉毛裤还觉风冷,而他却只穿一条单裤,鼻尖红红,清鼻涕溜溜。

见他举杯仰首,似在喝药,我暗地觉得有趣,这别具一格的创意!  一到山庄外,有一小伙子热情迎上来,口若悬河游说,为我们取好景留影。

果然下山时即送上照片,然而收费多多。

显然宰人太甚!于是我对小伙子说,年轻人谋生,不能蒙骗胡来要钱宰人,若顶真说理,你要受到责罚的……而孙君却不声不响地将如数钞票交给小伙。

我立即哑然,觉得自己滔滔说教,实属浅薄。

我徒增痴龄一个老妪,却少了宽容、体恤、同情弱者的胸怀!  与孙君相处的两天,天天听到他给家中打电话,一再叮咛宝宝你要记住……宝宝你应该……宝宝听妈妈的……探问之下,才知道他的宝宝已是个十八岁的青年。   多么浪漫的一个诗人!  其实,我与孙君见面交往仅仅这一次,而且还是十多年前。

十多年了,路遇也许难以相识,然而在我意念中,他是我的挚友,老朋友般的帖近、亲切。

上一篇: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