炎龙随笔:失去平台我们什么都不是

  • 来源:本站
  • 发布时间:2019-07-07
  • 41已阅读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当代文学 >> 文章
简介 从小在长大,现在又在工作的关系,所以炎龙随笔常写跟的区别。 当然,人千差万别,每个人都是不同的个体,笼统的分为农村和城市两大类,肯定有失偏颇。 我的观点只是讲大趋势,并不排除个别,

炎龙随笔:失去平台我们什么都不是

从小在长大,现在又在工作的关系,所以炎龙随笔常写跟的区别。 当然,人千差万别,每个人都是不同的个体,笼统的分为农村和城市两大类,肯定有失偏颇。

我的观点只是讲大趋势,并不排除个别,如果你觉得有道理,批判着吸收一点,那就达到我的目的了。

农村孩子,从小就知道斗争团结,团结斗争,一旦来到城市,很吃开一片天,他们善于扎根,善于抱团,善于斗争。 而城里孩子呢?很多孩子从小就孤立惯了,不爱求人,不爱低头,不爱奉承。 大家可以看看身边的朋友,那些很孤傲的,多是城里孩子,这是他们身上天生的气质,不会因为你是谁,就主动阿谀奉承,这不是他们的性格。

艰苦创业的,多是农村孩子。

但是农村出来的,混出点模样之后,又很得意忘形。 看看那些落马贪官,小的几十万就被商人拿下了,但对家庭条件比较好的城里孩子来说,一般的诱惑是不会把他拉下水了。 我就是从农村打拼出来,混的很一般,但也体会了从农村到城市的落差和虚荣,有的时候也容易得意忘形。 尤其在饭桌上,经常被环绕,总是被赞美,仿佛自己就是老大,其实细想,差的太远了。 只是在很小的圈子里,当个山大王。 这样的生活很容易造成落差,内心出奇的脆弱,生怕突然失去这一切,而且会惯坏自己。

人都是恃宠而骄,因为某个职位或平台给自己标了价,并不是自己就值这个价了。

失去了这个平台,一个人本身很难有多大的能量。

那些西装革履的领导,依靠平台而崛起,一旦他失去了这个头衔,就会轰然倒下。

外表越华丽,头上光环越耀眼的,其实越脆弱,经受不起风吹草动。

网上披露的某市委书记落马以后,一个副省级干部,在狱中给中纪委写信,要求提出自己的公积金,给儿子当生活费,多悲哀。

因为我意识到了自己的浮躁,所以静下来的时候就会反思。

假如,我失去现在的工作,一般的工作还能干吗?可能找份一个月两千块钱工资的工作都很难,可能最终高不成,低不就,沦落一生。 刚到城里的时候,我很少回老家,整天忙着应酬。 现在我经常回农村老家,城市里有太多的伪装,伪装的太浓厚,连我们自己都被骗了。

待在农村,可以找到真实的自己,这里没有攀比,没有炫耀,没有头衔,任何人都是普通人,村里人见了我,直呼我小名,我喜欢这种感觉,我就是我,一个很普通的人而已。

人要努力让自己保持一种心境,做打不死的小强,就跟凤凰一样,你烧了它,它还能活。 就跟九头蛇一样,你砍掉它一个头,接着长出两个。

海星也是如此,你砍掉海星的一个角,这个角很快就长成了一个独立的海星。

炎龙随笔是个人原创文章系列,记录点滴生活的感悟和随想,每天更新一篇,欢迎追随阅读。 如果你喜欢,请微信搜索公众号炎龙随笔,关注后和我交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