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6章 天目第一重:追眼

  • 来源:本站
  • 发布时间:2019-05-15
  • 124已阅读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当代文学 >> 文章
简介 铁凝香回忆道:“守墓人眼角长了个瘤子,年龄四十多岁,嘴巴很大,我从没见他笑过,脸永远紧绷。 ” 这个守墓人长的很有特色,我以前应该从没见过:“他会是禄兴的帮凶吗?” “对了,那家

  铁凝香回忆道:“守墓人眼角长了个瘤子,年龄四十多岁,嘴巴很大,我从没见他笑过,脸永远紧绷。 ”  这个守墓人长的很有特色,我以前应该从没见过:“他会是禄兴的帮凶吗?”  “对了,那家伙披着黑袍,脖子上还有一条蛇形纹身。

”铁凝香继续补充道:“他打扮很古怪,但我们当时只以为这是守墓的风俗就没有在意。

”  “身穿黑袍?”我做出租车来的时候听司机说起过,第一批警察刚走,就有一个人打车要赶往松林墓地,而那个人也穿着黑袍。

  我本以为那是蛊先生,但现在看来,那个人应该也是禄兴的手下:“谋划精密,层层布局,他明摆着是要跟警方对着干了。

”  大雾不散,现在已经快到中午,但山沟中依旧雾气弥漫。   “高健,要不一会你先带着猩猩、赵斌走吧,我留下来断后,反正禄兴的目标只是我一个人。

”铁凝香掏出警枪,摸着明亮的枪身,“只要禄兴敢出现,我至少有百分之五十的可能击毙他。

”  铁凝香在警校没毕业时,射击这项就是全校冠军,也是同届女生中唯一一个可以单手开枪击中五十米外靶心的人。

  “铁队!我们跟你一起。 ”  “是啊,我们几个大老爷们怎么可能把你一个人丢在这里自己逃命。 ”  几名警察纷纷出言相劝,我也对这个铿锵玫瑰有几分敬佩。 说实话,如果是我遇到相同的情况,最先考虑的肯定是自己的生命。   “等到中午阳气最盛的时候,咱们一起冲出去吧。 ”我站在门口朝外面看去,大雾跟禄兴脱不了干系,如果不趁着中午阳气最盛的时候脱身,到了傍晚或者晚上就更危险了。   “赵斌和大鼻子,你们两个搀着猩猩,我走前面开路,铁凝香断后。

”  “铁队没发话,你瞎指挥什么?真当自己是警察了?”那个守在铁凝香身边的鹰钩鼻警察似乎很不满意被我叫做大鼻子,他撇着嘴,不屑一顾。   “陈锋,你就听高健的吧,我能活着走到这里多亏了他。 ”  赵斌帮我说话,陈锋倒不乐意了:“你小子是哪边的?我们是警察,他说白了就是个被开除的污点学生,要说起来,他还要叫我一声学长。

”  陈锋说话像是有意在针对我,皱着眉看向陈锋和铁凝香,他俩是同一届的警校学生,这陈锋估计一直暗恋着铁凝香。   “别吵了,高健说的对,正午时光线最强,这是我们逃出去的最好时机。

”铁凝香一摆手:“就照他说的做!”  盯着手机上的表,等到快中午一点的时候,我们几人动身走出木屋。   大雾一点消散的迹象都没有,走出十几米远,若有若无的狼叫声就出现耳边。   “高健,你有几分把握能从这出去?”铁凝香慢慢走到我身边。

  “要说实话吗?”我抓着手中的石块:“不到五成,敌暗我明,而且咱们的目标太大了,禄兴又谋划很久,这一次恐怕凶多吉少。

”  “听你的口气似乎对禄兴很了解,你们见过面吗?”铁凝香有些好奇。   “没,但我最近经历的一些事情和他有关,或者说和他所代表的某种信仰有关。

”我压低声音:“你还记得安心旅馆的双面佛像吧,禄兴就是双面佛手中的一枚棋子。 ”  铁凝香若有所思,正要说些什么,一道灰影从眼前闪过!  “狼群来了!”几名警察掏出手枪警戒,行进速度也慢了下来。   “嗷!”悠长的狼嚎格外清晰,这应该是头狼发起了进攻的命令。   大雾中能见度极低,越来越多的灰影在乱石间穿梭。   “铁队,这恐怕不止一个狼群吧……”赵斌背靠岩石说不出话来,我也没想到事情会发展到这个地步,接连不断的狼嚎让人心慌,一道道身影时隐时现,数目少说也有十几条。   “这种超大型规模的狼群,正常情况下绝不会出现在入山几公里的地方,食物短缺,它们在这里根本活不下去。 ”我能想到的答案只有一个:“是禄兴使用了不知名的邪法,在驱动狼群。 ”  手摸向胸口,口袋中还有两张贴身放置的符纸:小儿夜啼符和茅山七罡符。

  “如果我对着狼群使用符纸能不能破开邪法?”念头刚一浮现就被我赶出大脑,野兽本性嗜杀,就算破解了邪法,它们肯定也不会放弃到手的猎物,这正是禄兴歹毒的地方。

  “嘭!”  队伍末尾有人开枪了!  枪声一响,狼头沟中安静片刻,而后更加清晰可怕的狼嚎便此起彼伏。

  开枪的人是陈锋,他脸色很差:“雾太大了,根本不可能打中。 ”  “小心!”铁凝香一记标准的侧踢,将陈锋踹倒,他懵着脸看向头顶,正好和那条正他身上扑过的巨狼对视。   冰冷不带任何感情的眼中,只是贪食和杀虐!  坐在地上,打了个寒颤,陈锋甚至忘记了开枪,看着那条巨狼优雅落地,又像子弹般弹起消失在雾中。

  他摸着胸前被铁凝香踢过的地方,脸上艰难的堆起笑容:“多谢铁队。 ”  “没有伤着吧?”  “没事。 ”陈锋从地上爬起来:“这些畜牲躲在雾里偷袭,实在是阴险。

”  看到陈锋没有大碍,铁凝香又走到队伍前面和我站在一起。

  “怎么了?不放心我吗?”  “他们都有配枪,就你浑身是伤,还拿着石块硬抗,我是担心你出事。 ”  铁凝香的话让我感到淡淡的温暖,一时之间不知该如何回答。

  队伍快要走到走出狼头沟的时候,狼群进攻变得频繁,如狂风骤雨般,一波一波让人喘不过气。   最后的几十米,枪声不绝于耳,但收效甚微,借助乱石和大雾,只有铁凝香打中了两只野狼,剩下的人都是在浪费子弹。   “快到出口了,一鼓作气冲出去!”现在不是节省子弹的时候,几人队形紧凑向外突围。   最后的十几米成了狼群和我们分出胜负的距离,它们兽性大发,被同类的血液刺激,一个个红着眼好像催命的魔鬼。   “啊!”赵斌稍不注意,大腿就被一条躲在石洞里的野狼咬伤,撕下了一大块肉,连我看着都觉得残忍。

  伤员增加,队伍速度不得不放缓。   “铁队,要不你就别管我了,你们走吧,我来断后!”赵斌咬着牙,眼角含泪对铁凝香喊道:“我会帮你们拖一段时间,你们快走!”  “你怎么拖延时间?用你自己的肉去喂饱狼群吗?”铁凝香语气严厉:“我不会放弃你们当中的每一个人,我把你们带进了山,就有义务把你们活着带出去!”  “可是,铁队……”  我拍了拍赵斌的肩膀:“别说了,她的倔脾气就是十头牛都拉不回来的。

”  狼群疯狂进攻,就算出了狼头沟距离大山外也还有两公里远,子弹就要打完,很快我们将陷入真正的绝境。   “赵斌,把枪给我。

”我伸手拿过赵斌的配枪。

  “你疯了,警用配枪怎么能随便交给外人使用!”陈锋之前受了惊吓,他喊的声音很大。   铁凝香也有些为难的看着我:“高健,警枪不能乱动的。

”  我无所谓的耸了下肩:“擒贼先擒王,只要射杀了头狼,狼群威胁能立刻减少一半。

”  “开玩笑,大雾弥漫,我们连狼影都只能看个大概,你一个门外汉凭什么敢夸下海口?!”  我没有理会陈锋,熟练的退出弹夹,里面只剩下一发子弹了。

  “我的机会只有一次,不能失误。 ”  站在队伍最前方,双眼平视,去除心中所有杂念,就像昨晚入定时一样。

  心神坐忘于眉间,耳朵里只有此起彼伏从各个地方传来的狼嚎。

  仔细分辨,有一个声音略有不同,它的声音更加悠长,更加的苍凉。

  “在山崖上!”我猛然抬头,凝神看去。

  双眼泛出丝丝血红,双眉中间一点似乎有什么东西破壳而出,紧接着我的视野被拉长,厚厚的浓雾竟然一下子被刺穿!  “我找到你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