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1+1]放弃治疗,然后活着!(20120521)

  • 来源:本站
  • 发布时间:2019-06-06
  • 32已阅读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当代文学 >> 文章
简介 测试表示%的患者子女面对癌症晚期的老人表示愿意放弃治疗(视频截图)白岩松:这是一个非常容易让观者感到矛盾的抉择,到底是治还是不治,很多观众,网友会有自己的选择,若你医生面对癌症晚期的老人%的人

[新闻1+1]放弃治疗,然后活着!(20120521)

测试表示%的患者子女面对癌症晚期的老人表示愿意放弃治疗(视频截图)白岩松:这是一个非常容易让观者感到矛盾的抉择,到底是治还是不治,很多观众,网友会有自己的选择,若你医生面对癌症晚期的老人%的人选择听从家属选择,若你是子女或是患者的家属%的人表示愿意放弃治疗。

  以下系节目实录:  解说:  假如,你的父亲罹患绝症,你是选择倾其所有以尽孝道还是保守甚至放弃治疗,和他一起准备平静地与生命告别?  假如,你是医生面对罹患绝症的患者,你是建议他继续进行痛苦的治疗还是劝其放弃,安享最后的时光?  假如,生命旅程行至尽头,你会选择在治疗中挣扎耗尽还是回到生命扎根之处,安静地等待最后一刻的到来?  如果死亡有一万道门,你会站在哪一扇门前作最后的谢幕?  《新闻1+1》今日提问“面对死亡,你做何选择?”  主持人:  您好,观众朋友,欢迎收看正在直播的《新闻1+1》。   《新闻1+1》并没有突然变成了一个哲学节目。

我们之所以会拥有这样一个提问,是来自于现实当中发生的一个故事,这个故事为什么让我们产生了这样的提问?先看故事。

  解说:  这是一个已经过去两个月的生命故事,这是一个原本不为人知的关于死亡的选择,直到一个名叫陈作兵的人本月初在自己微博上公开发布了父亲的最后一段生命旅程,这个别样的生命故事才被公众关注。   “父亲老工人,半年前腹胀明显,少尿,消瘦,检查确诊为‘恶性肿瘤晚期,全身转移’,无法手术。

”  陈作兵,浙江大学医学院附属第一医院的医生,祖籍浙江省诸暨市上和村。 作为全村走出来的唯一一位医学博士,面对患病的父亲,他却变得束手无策。   “以往都是我给别人挑选方案,现在轮到给自己的父亲决定治疗方案,我束手无策。 ”  父亲就住在儿子工作的医院里,哥哥、姐姐、嫂子、妹夫,大家轮流照顾,忽然有一天,父亲找到自己的主治医生告诉他,自己不愿看到儿女这样奔波劳累,想安乐死去。

于是,主治医生将老人的想法如实转达给陈作兵。   “和家人商量后,决定由父亲自己决定。 父亲虽为工人,后农民,但喜读国学。

对生命哲学有自己的见解。 我将检查情况告诉了父亲。 第二天,父亲说,我决定了。 准备明天出院。 ”  放弃治疗,这是父亲陈有强的最终决定,也是全家人,尤其是儿子陈作兵对父亲意见的尊重,全家人都在经历着内心强烈的挣扎与痛苦。

  “第二天父亲心满意足地回到了诸暨农村老家。 母亲每天会来电告知父亲的情况,说父亲看了几个退休的老同事,或者老同学。 ”  在陈作兵的安排下,大家不再提父亲的病情,而父亲陈有强也不再服药、不再打针,甚至还亲自下地种菜,只吃自己最喜欢的东西。

中医禁忌的肉类,陈有强的老伴也每天换着花样给他做,直到去世。

  “早上6点左右,还在睡梦中,被电话铃吵醒。 一看是母亲的,我知道凶多吉少。 ”  最后时刻要不要抢救?这样的程序陈作兵的工作每天都在面对,心脏按压起搏、上呼吸机、24小时补液,躺在重症监护室的病人,意识渐失,脏器衰竭,即使脑死亡依然继续抢救。   2012年3月22日,陈作兵的父亲安然离世,在五七的时候,陈作兵的母亲没有按照村里的规矩,把故去的亡人照片摆在堂屋,每天上香拜祭,而是放在旁边一间闲置农具的仓库阁楼上,她也从未去过父亲的坟墓,尽管那里离村子很近。   4月底,陈作兵带着母亲去西安旅游散心。

  马金瑜(《南方都市报》记者):  他妈妈背着他父亲的帽子、衣服,还有身份证在西安兵马俑前面,她就说老头子,你不是没有坐过飞机吗?你不是没有来过西安吗?我好好看看吧,陈作兵一下就哭了。

  解说:  这时候陈作兵才知道,父亲原来一直都在,母亲一直背着他。   主持人:  这是一个非常容易让观者感到矛盾的一个抉择,到底治还是不治?其实很多读者或者说观众、网友会有他们自己通过调查时候的一个初步判断。

如果你面对的是癌症晚期的老人,如果你是个医生,请看调查结果,最大的选项是一个相当理性的选项,假如自己是医生%的人会选择听从患者家属选择;如果是子女或者是患者家属,放弃治疗也是一个最大的选项,%;但是当面对这个选项的时候,我稍微有一些犹豫,当只是做一个白纸黑字的调查时,这一个选项非常理性,呈现出最大的局面,但是如果你真是当事人的时候,恐怕就很难做这样一个抉择了。   这个事情媒体报道出来之后,各方的声音也很多,支持的显得很多。 《河南商报》评论员王攀说,“好死不如赖活”,这是一句老话;但用在绝症病人身上,未必正确。

语文出版社社长王旭明,好博士!当下是该改变有口气就喘,无论花多大代价也喘的时候了。

  但是也有人是另外的态度。

作家杜锡平,他亲身经历,母亲被查出肺癌晚期,医生说活命无多。

但母亲竟又活了三年,是治疗延迟了她生命终点的到来。

所以,对陈作兵的行为,我无法评价。 这是他举了现实生活中他的例子,看法其实不太一样。

  接下来当然要连线的是儿子和医学博士陈作兵,不过在连线他之前我先要作三点解释,以免大家对他产生很大的误解,这三点解释只是来自于事实,我观察到的。

  第一,并不缺钱,因为这是公费医疗,并不是自己要省钱,这是公费,但是最后的一个结果是间接地替国家省了钱,从这点也要对老爷子说声谢谢,这是第一个,不是钱的问题。

  第二,并不是儿子帮爸爸做了抉择,而是爸爸自己知道结果之后,听完了这个介绍之后,自己做的抉择,然后儿子顺应爸爸的抉择。   第三,儿子是一个孝子,因为通过报道的观察,在父亲得病之后,他几乎每周都要开几小时的车回到家里去陪老人遛弯等等,应该说做得是相当不错的。   在作了这三个观察的解释之后,接下来连线儿子和医学博士陈作兵,陈大夫你好。   陈作兵(浙江大学医学院附属第一医院医生):  你好,白老师。   主持人:  我发现这件事情报道出来之后,在远方都是一片支持和理解的声音,但是我也注意到近旁,包括亲人中可能也有不理解,包括别人看你的眼光也会让你感到很压力,现在会不会后悔帮着父亲做这个决定?  陈作兵:  如果还有一次机会,我还会这么做。   主持人:  为什么?  陈作兵:  我替父亲完成了他自己的心愿,至少他在生命的最后一段时间,他活的非常开心、非常有意义。

  主持人:  这件事情你必须给我们进行一个医学解释,一方面不是钱的问题;二,又有你这样在大医院里博士的儿子,应该条件还不错,如果他继续治疗,现在会不会还活着,但是这段日子会是一种什么样的日子?  陈作兵:  白老师,首先这个事情我觉得也挺内疚的。   第一,我作为他一个学医的儿子,觉得他们单位每年都有一次体检,所以觉得他身体很好,等到发现的时候已经是腹膜恶性间皮瘤晚期了。

当时一听到这个检查结果,我在外面开会,我父亲所在的当地医院告诉我,父亲是腹膜恶性间皮瘤,是晚期了,我感到非常内疚。

作为一个儿子,一个医生儿子,觉得他们每年单位的一次体检已经够了,平时对父亲也不是很关心,所以我觉得非常内疚,这是第一点。   第二,听到这个消息之后,白老师,有一点我必须澄清,我们不是不医治,而是及时把他送到了浙江省第一医院,也就是我工作的单位,进行了进一步检查。

但是检查结果却令我非常痛心,是腹膜恶性间皮瘤,有胸水、腹水,是晚期的恶性肿瘤。 全院专家进行了组织会诊,会诊之后觉得手术肯定没有价值,但是如果需要选择进一步积极化疗放疗还是可以的,是肿瘤晚期,非常晚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