臣有喜了匪君小说-匪君臣有喜了小说阅读

  • 来源:本站
  • 发布时间:2019-07-27
  • 107已阅读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当代文学 >> 文章
简介 《臣有喜了》精选:老太妃垂着眼眸,似那老尼入定,然而桌下双手却绞紧了手帕撕扯着。 “皇上如老太妃意宣召烎王入宫,可谁又能断定,这不是一个试探?一旦烎王择高官之女为妃,势必被视作异心,反之

臣有喜了匪君小说-匪君臣有喜了小说阅读

《臣有喜了》精选:老太妃垂着眼眸,似那老尼入定,然而桌下双手却绞紧了手帕撕扯着。

“皇上如老太妃意宣召烎王入宫,可谁又能断定,这不是一个试探?一旦烎王择高官之女为妃,势必被视作异心,反之,择一个小门小户之女就真能让人安心了?”顾淮笙摇头:“不,只要烎王子嗣延续,门庭兴旺,就永远让人放心不得。 ”“别人不合适,难道顾大人就合适了?”老太妃抬起眼,面容依旧温和,眸色却暗藏犀利。

“至少我能让烎王断子绝孙。 ”顾淮笙放下糕点:“就烎王府目前处境,生儿育女,无非是添送人头,当恪守本分远离朝堂,明哲保身方为上策。 ”“好一个断子绝孙。 ”老太妃脸色终于沉了下来:“我堂堂烎王府,还不至于需要一个龙阳妖人委身掩护,我儿铮铮男儿不娶红妆要你个男人?呵!简直滑天下之大稽!我烎王府有先皇遗诏……”“当初先皇遗诏能保烎王府,他日便可成催命符,不过时移世易罢了。

”被骂妖人,顾淮笙也不生气:“老太妃野心谋略不输男儿,与烎王里应外合将烎王府护的极好,只是终究改不掉心急的毛病,当年祁太子深受皇恩,原本什么也不必做,只需协助先皇打理好分内之事即可,偏生有岳家自作聪明,打着为祁太子谋略的旗号结党营私上窜下跳,给对手送足了把柄,最后更是好大喜功怂恿祁太子请命平反命丧黄泉,如今,老太妃是觉得害死丈夫还不够,还要害死自己儿子,葬送整个烎王府才甘心么?”“大胆!”一席话,戳中老太妃痛处,怒极拍桌:“顾淮笙……”“臣斗胆直言。 ”顾淮笙起身拱手,打断老太妃:“得罪之处,还请老太妃恕罪,叨扰了,告辞。

”说罢不等老太妃反应,顾淮笙转身就走,却见赵越一身绛紫朝服站在几步之外,也不知站了多久听了多少。 然而顾淮笙也只是淡扫一眼,脚步未停,脸色微变,径自与其擦身而过,只是错身之际,原本心中执念,忽然就看开看淡了。

“顾大人!”任谁母亲被这般冲撞都会生气,赵越也不例外,可当顾淮笙冷淡走过时,他却心头一慌,下意识把人给叫住了,但人背对着他停下了,他却张了张嘴不知道该说什么。 看着顾淮笙脚步虚浮,赵越担心的想要过去,但看看气的脸色铁青浑身发抖的母亲,犹豫了下,终究选择朝后者跑了过去。 听到脚步声,顾淮笙叹了口气,提步径自出了梵香苑。

一出院门,便被翘首以盼等在那的果壳儿给扶住了:“少爷……”“收拾收拾,回将军府。

”顾淮笙吩咐。

“啊?”果壳儿一愣:“少爷,您认真的?”顾淮笙只是淡淡一眼,就让果壳儿闭了嘴。 脑子里转着一些乱七八糟的,心里却暗叹,受到刺激的主子总算恢复点正常了。

赵越刚从梵香苑出来,就被疾走过来的安公公给止住了脚步,目光问询的看向脸色难看焦灼的安公公。 “王爷。

”安公公看到赵越方慢下脚步,躬身哈腰:“顾大人……”“嗯?”赵越眉心一跳,直觉跟顾淮笙沾边准没好事。

却见安公公踟蹰片刻:“顾大人回将军府了。 ”离开烎王府,顾淮笙却并没有直接回将军府,而是带着果壳儿转道去了茶馆儿听戏。 “少爷,咱不是回将军府么?”果壳儿觉得,他真心有点看不懂自家主子了,咋想一出是一出呢?“急什么?”顾淮笙刷地展开方才小摊上踅摸买来的一把孔雀开屏羽扇,端的是风流倜傥。

果壳儿看的是眼皮直犯抽,忍不住朝顾淮笙伤处瞄去一眼又一眼。 “看什么?”顾淮笙乜斜他。

“少爷,您伤好了么?”果壳儿眨巴着一双圆溜灵动的眼。

“你少爷我伤的是胸,又不是断胳膊缺腿儿。 ”顾淮笙摇着羽扇,嘴角噙着玩味浅笑,眼望着戏台子,然那台上花旦甩袖盈舞一颦一笑却未必入得他眼。 果壳儿撇撇嘴,刚要说话,就听到隔壁桌两书生打扮的男子,在说着烎王和顾淮笙的龙阳韵事,荤话调笑听得他当即绿了脸,可没等他过去呵斥,他家少爷就跟猫儿闻到鱼腥似的,两眼发光蹭地就凑了过去,拉着那两人说了起来。 果壳儿:“……”果壳翻着死鱼眼,伸出小爪子偷偷拉拽自家少爷的衣袖,却被反手啪地拍开。

顾淮笙羽扇敲打下颔:“哎,你们还不知道吧?那顾大人,今儿个突然气哼哼从烎王府搬出来啦!”书生一:“咦?怎么回事?兄台可是知道什么新鲜的?快快说与我二人听听!”书生二:“是啊是啊,这顾大人不是扬言非烎王不嫁么?突然从烎王府出来,可是有隐情?”“那必然是有隐情的。

”顾淮笙挤挤眼,笑的贱兮兮的:“那顾大人可是男子,便是痴心一片,老太妃能容得他去,便皇家颜面,当今圣上也不能坐视不理不是?撇开君臣不说,那还是叔侄呢!这不赐婚的事儿刚一被顾大人知晓,就与烎王大吵一架出来啦!”书生二:“赐婚,那烎王怎么个打算?”顾淮笙扼腕摇头:“可怜顾大人情深一片,竟是一腔痴心付东流,哎!”顾淮笙点到即止,接下来怎么传,就交给人们的想象力了。

叫来伙计结了账,领着目瞪口呆的果壳儿就离开了茶馆。

“少爷拐着弯儿骂烎王是负心汉,如今过了嘴瘾可是出气了?”待走出茶馆,果壳才醒过神来,看着摇着羽扇怡然自得的主子,当真是心累极了:“那两人说少爷非烎王不嫁,少爷居然也不生气,还凑趣儿自损,真不知道少爷都是怎么想的。

”“少爷我本就是非烎王不嫁,人家又没说错。

”顾淮笙笑眯眯的,看着似乎心情比离开烎王府时好了许多。 果壳儿当即脚下拌蒜一个踉跄,糗态看的顾淮笙哈哈大笑。

果壳儿看着,心更累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