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角是宋琛易,左希染的小说

  • 来源:本站
  • 发布时间:2019-05-14
  • 33已阅读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当代文学 >> 文章
简介 《呆萌娇妻惹不起》作者是柒卿儿,男女主角是宋琛易,左希染的小说,呆萌娇妻惹不起讲述了:她左希染是谁?专业驱三师处理各种私人问题,曾是响当当的国际大盗!可没想到在一次执行任务的时候进错房间抓错人

《呆萌娇妻惹不起》作者是柒卿儿,男女主角是宋琛易,左希染的小说,呆萌娇妻惹不起讲述了:她左希染是谁?专业驱三师处理各种私人问题,曾是响当当的国际大盗!可没想到在一次执行任务的时候进错房间抓错人,把华国老军阀独子,人人闻风丧胆的宋琛易当成小三!初次见面就针锋相对,败在他手下和身下,最后竟被迫做了他名义上的情人,从此两人展开相爱相杀的道路……精彩章节左希染蹲在地上,抓狂了!她抓小三抓错了!不仅抓错了,还把自己赔了进去!这是她入行以来做的最赔本的买卖,如果被师姐知道,估计都得从棺材板里蹦出来。 看着左希染崩溃的模样,宋琛易唇边秧满笑意,心底居然涌起一股从未有过的情愫来。

特别是那双白花花的大腿,更是……想想昨晚她就是用这两条腿缠着自己的腰,宋琛易就忍不住有些荡漾。 这时,左希染腾的一下站起来,随便捡了一条裤子套在身上,大步流星的往外走去。 宋琛易身体一横,直接拦在她面前,“去哪儿?”还能去哪儿?找霍牧沐那个王八蛋!如果不是昨晚他搞错房间号,她能赔了夫人又折兵么?“滚开!”左希染厉声喝到,眼底充满怒意。 “这就是你跟你男人说话的态度?”宋琛易抱着双肩,好整以暇的打量着她。 “我呸,你是谁男人啊!”不要脸!男人的下巴点了点地面,左希染回过头,正好看到地上的几滴深红色的血迹,她抽了抽嘴角,转头看向足足比自己高出一个头的男人。

“你不会这么封建,觉得和我睡了一晚,就成了我男人吧!”宋琛易轻轻一笑,“我真就这么封建!”左希染,“……”看来,眼前的美男也是钢铁直男啊,睡过就一定要拥有。

她揉了揉突突直跳的太阳穴,无力的道,“昨晚那事,说好听点是咱俩做了一夜露水夫妻,说不好听的,那就是赤裸裸的约炮,还是约错炮!更何况,男女之事得讲究两情相悦,现在,我不愿意,你也不能强人所难啊!”“哦?”宋琛易拉了一个长长的尾音,诡异又危险,“但是昨晚你的身体告诉我,你很喜欢我呢!”说着,男人一步步的朝她靠过去,“要不要我现在带你温习一下?”左希染后退后退在后退,直到她撞到墙面退无可退。

男人的双臂撑在她身体两侧,将她困在胸膛和墙壁之间,他微微弯了腰,薄唇凑过去,唇角带着一丝晦暗不明的笑意。

“你,你要干嘛?”左希染因为紧张,说话有些结巴。

“你!”男人简单粗暴。 “滚!”左希染狠狠的推开他,“臭男人,我告诉你,别以为所有女人都愿意被你睡,最起码,我左希染不是,别缠着我,要不然,要你好看!”左希染冲着宋琛易亮了亮拳头,转身跑出房间。 此地不宜久留,趁着他被自己震慑住,一定要马上逃跑。 而在她身后,男人勾起一侧的嘴角。 会咬人的小野猫,咱们来日方长。 左希染一路狂奔到电梯,正好和从里头出来的霍牧沐撞个正着。

“左希染,你昨晚去哪了?害得老子……哎呀我擦,你,你这是怎么了?”看着左希染穿着一身男人衣服,霍牧沐吓得后退几步,扶着墙,瞪着眼,呆呆的看着她,“你,你昨晚该不会是……那个……那个……”左希染扫了他一眼,一个暴栗砸过去,“还特么好意思问我,你昨晚去哪了?”霍牧沐躲得快,拳头砸在墙上发出碰的一声响,霍牧沐摸了摸心口,还好刚才躲得快。

“昨晚我按照你的吩咐把那个女小三送给金主了啊!”霍牧沐无辜的看着左希染,“结果送完小三联系你就联系不上了,我今天早上查了你的定位才知道你在这里,可是没想到你居然……”霍牧沐无奈的摇了摇头,口气中充满了无奈,“真是常在河边走,一定会湿鞋啊!”“滚一边去!”左希染揪着霍牧沐的衣领将他拽上电梯,“不过这次我真的遇上对手了!”“什么意思?”霍牧沐是将门之后,爷爷父亲都是部队首脑,但轮到他这辈子就堕落了,不仅八卦龟毛又臭屁,还跟着左希染做起了驱三师。

此时,他听见左希染这么说,眼睛瞪的比铜铃还大,“希染,昨晚你是被强的?”左希染没说话,算是默认。 霍牧沐顿时把嘴巴张成了O型,“靠,那男的口味得多重啊,你这种类型他都下得去口。 ”碰!霍牧沐的后脑勺被左希染狠狠的揍了一下。

“这事不准说出去,要不然,我卸了你第三条腿!”一股冷气从霍牧沐的脚底一直蔓延到头顶,他点头,狂点头,“放心放心,我什么都不知道。 ”“这还差不多。 ”左希染昵了他一眼,在电梯到达一楼时,迈开大步走出去,“先回事务所。 ”刚一踏入事务所,左希染就觉得气场有些不对。 事务所里只有她和霍牧沐两个人,所以以往都是静的出奇,可今天,却音乐有股子酸臭味儿。 怎么回事?正当左希染纳闷的时候,一个肥硕的女人拿着一桶红油漆朝着她泼过来。 她眼疾手快的将旁边的霍牧沐拽过来护身……噗……霍牧沐被从头淋到脚,血红一片,左希染的身上只有零星红点。

“我特么给你们那么多钱,你们干的什么活儿啊?”胖女人扔掉手里的油漆桶,指着左希染破口大骂,“我让你抓小三,你给我抓来的是什么?还有我那个死鬼丈夫,为什么他今早还能大模大样的出现在公司?”左希染一阵心虚,她轻轻咳嗽了一声,推开挡在眼前的霍牧沐,冲着胖女人道,“林太太,这次的确是我们的失误,不过,我们可以补救的。

”“补救?怎么补救?现在已经打草惊蛇了,那个死鬼肯定很久都不会跟那个贱人联系,我怎么拿证据?怎么让他净身出户?”胖女人越说越激动,最后,她直接把手伸出来,“对于你们的服务,我非常不满意,给我退款,马上!”退款?一听见这两个字,左希染的脸也冷了,到嘴的鸭子飞了,怎么可能呢?再说,那些钱她已经花的所剩无几。

“林太太,要不这样,我给您的服务延期,好不好?”闻言,胖女人眼眸一眯,“你这是不想退款是吧,好,大不了撕破脸,来人,把这里给我砸了!”一直站在胖女人身后的几个保镖迅速将左希染和霍牧沐围住,胖女人阴冷一笑,“要不退款,要不赔命。 你选吧。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