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生缘,空成一地落花梦

  • 来源:本站
  • 发布时间:2019-07-26
  • 114已阅读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当代文学 >> 文章
简介 她说,她会等,奈何桥上避过一碗汤,她要赴一场错失一生的爱情。 心底的青涩没有人懂,她的哀痛是麦尖上的针芒,她的泪滴是秋日沉闷的水流,在落花无声的冬夜积成一汪将死的潭水,枯了又凉,

今生缘,空成一地落花梦

  她说,她会等,奈何桥上避过一碗汤,她要赴一场错失一生的爱情。

  心底的青涩没有人懂,她的哀痛是麦尖上的针芒,她的泪滴是秋日沉闷的水流,在落花无声的冬夜积成一汪将死的潭水,枯了又凉,凉了又化为焚心的烈焰。

当千万般柔情一朝烟消云散,曾经的海誓山盟便是今宵哀莫心死最绝望的利剑。 夜色如魅,她以三尺白绫祭慰了自己舍弃之后无言回首的痛悔。

  她的家殷实丰盈,她的他是江湖中盛传的神,是万人景仰的英雄。 而她,却是他心中的神,柔美、娇俏,像是一个吹弹的破的幻影。 他宠溺她,爱她胜过自己的生命,但这句话却从没说给她听,因为,农家长大的孩子不善于表达,对心爱的女人,对肝胆相照的朋友都是这样,所有的情和义已深深放在心底。 他对她的情很浓很浓,浓在眼里在心里在朝朝暮暮悉心的关爱中,浓的没有人可以替代。   只是,她是朝都官宦人家的女儿,当美女英雄的佳话慢慢趋于平淡后,农家走出来的英雄仅凭一腔藏在心底的柔情,已经远远填补不了美人渴望琴棋书画与翩翩儒雅相拥的万般风情。 她的幽怨、失落、郁郁寡欢逃不出他手足无措的怜惜,他竭尽所能让自己的女人幸福。 他对她说,只要你开心,我什么都依着你。 然而,已经心生外向的她终究没有抵得住所谓追求幸福的诱惑。 在一个月黑风高的夜晚,她抛下年幼的爱女,抛下愿意用生命来爱自己的他,头也不回的投向那个觊觎自己多时的男人的怀抱。

  人的欲念一旦突破道德的樊篱,情感的沉沦便是汹涌的洪水猛兽,理性的丧失则堂而皇之成为背叛之后最疯狂的理由和借口,她,就是这样,除了义无返顾耿耿追索的爱恋外,心中再无万物。

  我希望你的离开会换你一生的开心和幸福,哪怕我的爱从此要在血流的河中匍匐!谁说英雄无泪?她的叛离令他血脉喷张,他的深爱却又令他强压心头怒火,他以宽容与善良为茫茫夜色下的她送上祝福。

破晓的风吹乱了他的乌发,也将他的心吹成碎落的飞絮,一片片,流着撕扯过后的血痕。   她走了,随着许诺可以给自己情色欢娱和风花雪月的男人走向自己追寻的世界,却不知,她踏上的是一条再也回不了头的不归路。 男人的世界晦暗阴鸷全无大丈夫所为,男人的穷凶卑劣最终无瑕再顾及到她的存在。

失望伤心落寞到极点后,她依然好言相劝希望男人不要与狼为伍,男人曾经温香软玉的誓言早已四处不寻,她的低眉只能助长男人人性泯灭的邪魔疯长。   爱之欲其生,恶之欲其死。 当男人的手掌挥舞到自己粉色秀面的脸颊,当随男人奔波天涯的执念被粉碎,她终于明白,曾经的舍弃到最后愚弄的不过是自己。 于是,心,成了三千尺崖下深潭里积蓄的一汪死水。   落花流水红颜易逝,三尺白绫折断了开在他心中最美的一朵花。

  他祭告她说,我以为离开后你一定会开心,若知道是这样一个结局,那一夜又怎会放你走!他携爱女赴朝都,选一个良辰吉日,为她也为自己挽回一场尊严,虽然这场尊严来的迟了些。

她的心事他能懂,唯有他能懂。

  人间有大爱,伫立于无形。

他的爱博大深沉,而她,在悔念萌生之初白绫绕梁之时定然已经全部读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