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头条故事》:烟火气的两面性

  • 来源:本站
  • 发布时间:2019-08-14
  • 73已阅读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当代文学 >> 文章
简介 这些年来,自媒体浪潮一波复一波,可谓此起彼伏。 每次我都想抗拒,却因为意志薄弱,每次也都抗拒未遂,终是未能幸免地被裹挟其中。 又因为资质愚钝,也只能是在浪潮的余波里,一趟趟地跟着,

《头条故事》:烟火气的两面性

这些年来,自媒体浪潮一波复一波,可谓此起彼伏。

每次我都想抗拒,却因为意志薄弱,每次也都抗拒未遂,终是未能幸免地被裹挟其中。 又因为资质愚钝,也只能是在浪潮的余波里,一趟趟地跟着,勉为其难。

既是勉为其难,自是难以为继。

新浪微博新鲜了没多久就撂下了手,除非为了宣传新书才会再去烧烧冷灶,平日就是有一搭没一搭。

微信公众号呢,是被迫开的,在得知有人冒我的名开了几个后,为了打假,一怒之下就亲自开了一个,很快就进入了三天打鱼两天晒网的状态。

相比之下,去年十月份开的今日头条号倒是让我颇有兴致,至今也还是兴致勃勃。 《头条故事》这个小说,就是来自于这半年多来的体验。

为什么会对今日头条怀有这么长时间的兴致,琢磨起来也有些意思。

最主要的原因,我揣测,大约是因为我需要在今日头条面对的,都是陌生人——微博面对的也是陌生人,但头条的陌生人与微博的还是略有不同,头条这里似乎更有烟火气。

回想起来,今日头条的编辑们真是敬业没商量啊,隔三差五就会发起话题活动,受不住他们的盛情,我参与了不少,一旦参与就需要频频和这些陌生人互动——这些陌生人,俗称粉丝,我却很知趣地从不默认他们是粉丝。

有相当多的人,虽然对谁加了关注,却或是因为偶然,或是因为惯性,和粉不粉没什么关系,如此而已。 互动多了,我便知道,自己据以安身立命的文学如此边缘,身为非著名作家,我获得的些许薄名在他们的生活里根本就不值一提,他们不认得我,我也不认得他们。

也因此,一切都更为真实。

不像朋友圈里都是熟脸,起码也有点赞之交,需要适度的客气和敷衍。 因为陌生,在这里收获的赞赏和纳悦都更为纯净温馨,也因为陌生,遭遇的哂笑甚至嘲骂也格外刻薄冷酷。

烟火气的双面性就此显现出来:既能暖得冒大汗,也能呛得肝肺疼。

对于前者,我自然只有感激。

对于后者,我常常是既恐惧又好奇,却无招架之力,更无招架之功,惯用伎俩就是逃避,沉默,等待那个时刻过去。

然后,找个空闲时刻,一条条地仔细翻看,想象着自己就是芸芸隐身键盘侠中的一位,而那个“乔叶”不过是一个平淡无奇、乏善可陈的中年女作家。

在无风无浪的时候,她的精神世界貌似平静强大,一旦遭遇哪怕是小小的故事或者事故时,就暴露出了某种不堪的真相:那样愚蠢,可怜,脆弱,不自由。 我同情她。 再然后,等时间再过去久一些,我以乔叶的角度想象着键盘侠们,再去翻看他们的一条条评论,就会忍不住笑出声来,此时,我才由衷地觉得,这烟火气,挺好的。 无论是它的暖,还是它的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