富饶的边缘 (李秀彬老师人文地理随笔)

  • 来源:本站
  • 发布时间:2019-08-02
  • 187已阅读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当代文学 >> 文章
简介 本帖最后由ggd3于2019-7-2511:45编辑有中心就有边缘。 像其他描述空间的词汇一样,除了指示方位,边缘也有别的含义。 地理上用得更多的词是“边塞”、“边疆”。 在

富饶的边缘 (李秀彬老师人文地理随笔)

本帖最后由ggd3于2019-7-2511:45编辑有中心就有边缘。 像其他描述空间的词汇一样,除了指示方位,边缘也有别的含义。 地理上用得更多的词是“边塞”、“边疆”。 在老地图上,那是延伸不到的地方。 “野营万里无城郭,雨雪纷纷连大漠。

胡雁哀鸣夜夜飞,胡儿眼泪双双落。

”无疑,边缘意味着遥远和孤寂。

边缘的感觉,也不一定是由于空间距离上的遥远——陶渊明说:心远地自偏。

的确,边缘常常被用来描述生活状态,刻画社会空间和精神空间。

比如“人在边缘”这样的说法,明显地含有抱怨。 也确实有太多的理由让人抱怨:边缘寂寞;边缘是被遗忘的角落;在边缘没有归属感。 发出这些感叹的不一定是流浪者和新移民。

如今世界越来越大,中心越来越集中。 我们当中,无论是漂族还是农民工,越是满怀热情奔着中心而来的,越是容易产生那种边缘的异类的感觉。

当然,也有人,没有抱怨,反而享受并感激着边缘生活的恩赐。 艾丹自称是边缘人。

他说:生活在边缘的人,会有个性化的认识,会有比较真的东西。

徐刚显然同意这样的看法。

他说:边缘状态总是酝酿着变化的状态,也是可以激活人的思想、情感的最佳状态。

于求生和毁灭之间,不是麻木终了便是灵智闪烁。

而段义孚的学术经历,正说明边缘是个性和创新的温床。

这位地理学大师,是在美国西南边境的荒漠小城开始其职业生涯的。 他风趣地说,当时到新墨西哥大学地理系,他本人的到来使得系里的教员人数增加了一倍。 两位教授的教学任务虽然繁重,但是由于远离学术竞争的中心,没有发表的压力。 正是在那种没有压力的状态下,才使他有时间——不,是静下心来——做自己感兴趣的研究。 当然,处在边缘的,还有他的研究对象——人文主义地理学,用他自己的话说,也“不在地理学的中心”(off-centeringeography)。

然而,正如在地理上,边缘是某个中心的尽头,但也是各个中心的交界。

因而,暖昧也是边缘的一层含义。

于是,人们用“边缘”来描述那种走钢丝般的情感和生存状态。 学者福柯干脆到边缘处体验。 难道大是大非大善大恶,非在边缘不能揭示?好了,边缘处,应该多说点轻松的话题。

在电影《世界大战》上映之际,斯皮尔伯格接受了美国《新闻周刊》的采访。

记者问:“我们为什么要花钱进电影院惊吓自己?”答:“人类需要边缘体验,当导演或编剧把你领到边缘时,你好像跌入了一个梦境。 不过在触地之前,你就会惊醒。

”好一个讽刺。 不过是从一个梦境到另一个梦境罢了。 然而无论如何,边缘帮助人体验“真实”,那正是现代人所陌生的。 因为遥远,边缘也意味着沉静和安详。

于是,无论古代还是眼下,人们还不时地憧憬那逃避尘寰扰攘的桃花源。

据说,美国开始流行“迷你退隐”(mini-retirements),以逃避那甩不掉的网络和令人焦虑的快节奏生活。

总之,边缘绝不是与中心简单的对立。

一个中心对应着“不可数”的边缘,边缘注定了有更丰富的含义。

这就是空间多样性的趣味。 汪丁丁的话,也许可以用来做个总结。 他说:“边缘”是相对于“主流”而言的,而真正丰富的生活是“主流”之外的生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