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6章 金玉其外,智慧其中

  • 来源:本站
  • 发布时间:2019-05-15
  • 105已阅读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当代文学 >> 文章
简介 荣一京笑着打圆场,对闵姜西说:“我的确是金玉其外败絮其中,但阿佔是牛津大学的,看不出来吧?” 闵姜西暗道,真没看出来。 荣一京随后说:“他大学学的哲学,学到一半忽然参透了人生,

  荣一京笑着打圆场,对闵姜西说:“我的确是金玉其外败絮其中,但阿佔是牛津大学的,看不出来吧?”  闵姜西暗道,真没看出来。

  荣一京随后说:“他大学学的哲学,学到一半忽然参透了人生,所以毅然决然的选择退学,弃文从商,至今还没拿到毕业证,但是公司已经开了好几个,包括学校。

”  闵姜西一眨不眨的道:“牛。 ”  荣一京道:“有钱不影响奋斗,他说的是真的。 ”  闵姜西看向秦佔,诚恳的说:“可能我的表达有歧义,但我还是要向您道歉,我不会向秦同学和荣同学传达有钱就不用奋斗的思想。 ”  秦佔今晚死活跟她杠上了,面不改色的说:“我知道你不会也不敢,但你骨子里瞧不起有钱人。 ”  闵姜西冤枉,“我没有……”  她怎么会瞧不起有钱人?在座的各位都是衣食父母好吗?  不管她的一脸委屈和有口难言,秦佔问:“玩数独吗?”  他知道她是夜大数学硕士,闵姜西点头,秦佔道:“我跟你玩几局。 ”  闵姜西:“……”  荣一京乐不可支,看热闹不嫌事儿大,“完了完了,他认真了。

”  闵姜西半开玩笑半认真的道:“我是不是要道歉?”  秦佔说:“等你输了再道也不迟。 ”  他面无表情,冷漠而嚣张,闵姜西屈从冤处来,莫名的也想探探牛津大学高材生的底儿,反正各种因素,两人真就一个沙发坐下来,一人拿了个平板,选了同一套数独题目,看谁通关快。   难度从简单,中等,再到高等。 简单的不用说,正常人需要走遍脑子,他们好像只是看了一眼,迅速的往空格处填数字,两人几乎同步的完成,翻页,下一题。   荣一京一个人霸占整张台球桌,看不懂的不掺和,只是太好奇今晚究竟鹿死谁手。   闵姜西和秦佔对彼此都不了解,就像他今晚才知道她的家庭情况,闵姜西也是今晚才知道他是牛津大学,肄业。   闵姜西不仇富,但秦佔猜的也没错,她心底深处的确认为生在豪门不会像寒门一样努力,他不喜欢她的这种态度,要教教她怎么做人。

  数独答题正确会自动过渡下一道,错误会有提示音,一晃儿半个小时过去,秦佔跟闵姜西皆是头都不抬一下,乍一看,两人脸上同款的淡漠,不对,是认真。   荣一京渐渐体会不到独自霸占球桌的爽感,坐在沙发另一处玩手机。

不知不觉,一个小时有多,荣一京忍不住抬起头,“你们要做到天荒地老吗?”  闵姜西两耳不闻窗外事,秦佔更直接,“你走吧。 ”  荣一京一脸懵逼,“我在这等了你们一个多小时,你让我走?”  秦佔眉头微不可见的轻轻一蹙,“别说话。

”  数独是需要注意力高度集中的游戏,简单和中等级别还叫益智,高难度分明就是烧脑,别说牛津大学,就是牛逼大学的也不可能一心二用。

  荣一京无语,正好微信上好多妹妹喊他出去玩,他站起身,打了声招呼,“我走了。

”  秦佔跟闵姜西皆是沉默,荣一京一口气堵到心口,白眼儿都翻不动,径自出了门。   转眼间房内只剩秦佔跟闵姜西,两人并排而坐,中间隔着几个人的位置,谁也不说话,专心致志的盯着平板屏幕,当真是一个有颜如玉,一个有黄金屋。   像是开启了静谧模式,空气都是静止的,若不是亲眼看到两个大活人坐在这里,任是谁都以为房内没有人。   头低得久了,闵姜西会调整看平板的姿势,秦佔也是,从最开始的坐着到后来的靠着,再之后换成了慵懒的半瘫。

  不知道过了多久,秦佔放下平板,拿起茶几上的烟盒,抽了根烟出来,他这边刚刚点火,一旁闵姜西道:“我做完了。 ”  终于通关,闵姜西如释重负,同样也争分夺秒的率先报数,然而侧头去看秦佔,但见他不慌不忙的抽了口烟,将手中平板转过去,屏幕上显示已经通关:用时2小时58分14秒。   闵姜西的平板上显示:用时2小时58分19秒。

  足足慢了他五秒钟。

  包间光线并不明亮,闵姜西眼底的意外一闪而逝,随后一如既往的平静,开口道:“我输了。 ”  秦佔唇下吐出白色烟雾,他不冷不热的道:“还觉得我不行吗?”  闵姜西说:“对不起,我认输。

”  秦佔说:“你也不错,比我预期的快。

”  闵姜西问:“您理科这么好,为什么不自己教秦同学?”  秦佔回道:“医者不能自医,一个道理。 ”  闵姜西神色真诚的说:“您是个合格的好家长。

”  秦佔道:“你也算个合格的好老师。 ”  两人互相夸了几句,一句没接,包间瞬间恢复安静,闵姜西看了眼时间,惊道:“已经十二点了。

”  秦佔起身道:“走吧。

”  两人一起出了包间,前脚刚离开大门口,后脚会所的人就议论起来。   “荣一京三个小时前就走了,他们两个在里面待那么久干嘛了?”  “我说打球你信吗?”  “他们受得了,球桌也受不了。

”  “在探讨知识?女的不是家教吗?”  “你说的是知识还是姿势?对着那样的一张脸,我更倾向是后者。

”  “克制一点行吗?你一脸猥琐……”  闵姜西要打车走,秦佔叫她上车,送她回家。   一路上两人都没说话,各自目视前方,中途好几次闵姜西都想打哈欠,强忍住。 终于熬到家门口,秦佔停车,闵姜西解开安全带,道:“谢谢秦先生。

”  下车之后,她又礼貌颔:“您回去路上慢点开。 ”  打过招呼,她转身往里走,原本秦佔也要走的,赶巧儿接了个电话,他降下车窗,边抽烟边聊。   同一时间,一辆红色奥迪驶入小区大门,两辆车擦肩而过,车上的女人看清对面坐的是秦佔,不远处往里走的人是闵姜西,她忙掏出手机,拨了个电话出去。

  对方接通,是个女人的声音。   这边压低声音,神神秘秘又紧紧张张的说:“慧琳,你猜我看见谁了?”  荣慧琳问:“谁?”  “秦佔!他在我家小区门口,我看到他送闵姜西回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