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到50的朱军坦言有很多困惑

  • 来源:本站
  • 发布时间:2019-07-25
  • 22已阅读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当代文学 >> 文章
简介 人到50的朱军坦言有很多困惑 在西安这座朱军熟悉的城市,身为西安女婿的他说举办画展的心情就像是考试一样。 () 作为央视主持人,朱军的人缘从画展嘉宾就可以看出,5月在中国美术馆的

人到50的朱军坦言有很多困惑

  人到50的朱军坦言有很多困惑  在西安这座朱军熟悉的城市,身为西安女婿的他说举办画展的心情就像是考试一样。

()  作为央视主持人,朱军的人缘从画展嘉宾就可以看出,5月在中国美术馆的首展上,()除了赵忠祥、倪萍、白岩松、朱迅这些演艺界的好友之外,艺术界的刘大为、范曾、邵大箴等大腕儿也前往捧场。

而在昨日西安站的开幕式上,包括刘文西、王西京、崔振宽、郭北平、郭达等人都来到现场。

对于西安站朱军也相当上心,在开幕式前一天就亲自在现场进行布展,对于今年五十岁的朱军而言,绘画意味着另外一个人生,正如他所说:我开始在绘画中寻找我的精神世界,开始学会与艺术独处。 我希望把一个中年人的责任留给电视屏幕和真实的生活,在丹青里做一回少年,肆意挥洒,按照天马行空的精神画出一个我不曾经历的世界,画出我的执著,给我另外一个人生。   华商报:这是你第几次来西安了  朱军:那来得多了,我是西安女婿,从上世纪80年代中后期开始,那时候我在兰州军区,经常来这里,驻陕的部队我基本都去过。 ()  华商报:那这次在西安办画展,亲朋好友来的肯定多吧  朱军:这次热闹是热闹,但和此前来都不一样,总是第一次带画来到陕西亮相,陕西作为文化大省,有那么多知名画家,来到这个文化重地,就像考试一样。

  华商报:你和陕西的画家有交往吗  朱军:刘文西是上我主持的《艺术人生》栏目不多的画家之一。

到现在为止,画家上栏目的差不多也就五六个人。

王西京老师我们也经常有来往和联系。

  华商报:你的西藏人物画让人印象深刻,你怎么看人物画与花鸟画之间的区别  朱军:我觉得这两个领域所承载的内容、表达方式不一样,目标都是一样的,首先它传递着美。

中国画应该是哲学的、诗性的、书法的。 这个无论在人物画还是花鸟画中都有所呈现。

人物画是从人物的眼神、构图,主题的设计中直接表达你的情感。 花鸟画通常在中国传统意义上,被称为文人画。 两者都是在承载作者对自身内心情感的表述。   华商报:你的画展起名杜蘅情怀,你追求的是怎样的情怀  朱军:我觉得人区别于动物最重要的就是情怀,无论到任何时候,都需要有情怀。 刚开始我初定的名字叫若木情怀,它和杜蘅都出自楚辞。 无论若木还是杜蘅,都是大自然中的植物,它不起眼,甚至于弱小,到处都是,但很丰富,生活中离不开它。 这样一种情怀挺符合我的内心,很多人觉得这些年我一直在风口浪尖上,这种经历让我喜爱水往低处流的博大。 前些年一直在追随人往高处走的快意,但高处不胜寒,只有走到那儿才知道那里的孤独和寂寞,到现在这个年龄,更希望有水往低处流,达百川的状态。

  华商报:西安是你画展出京后的第三站,在北京首展闭幕的时候你说自己绘画生涯刚刚开始,几个月过去了,你有什么感受  朱军:好多人说你在中国美术馆的画展,打一开幕亮相那天,就向人们释放一种你打算华丽转身的信号。 有些东西是自然而然的,我从没说过我要离开主持的舞台,我到目前为止还不自信,说我当画家会当得很好,这都不重要,重要的是要有一个载体,能够承载你当今的思考、现在的情怀。

  画画这么多年一直没有对外张扬过,人到五十所谓的知天命之年,我依然觉得别说知天命了,可能连不惑都不是,我还有很多困惑。 我希望通过这些作品表达内心的状态,通过绘画这种方式,让自己修炼成一个宠辱不惊、把稳自己舵的状态。

  你画着画着就会知道,它真的可以安慰困顿的你我  华商报:你的这次展览想以哪种方式呈现,能否总结你绘画的风格  朱军:我还真没这么想过怎么呈现,包括风格这个事情我都没想,也不用去想,你只要年复一年日复一日去做,朝着自己内心的感受去做。

  无论从家庭的背景,还是成长环境,我还是偏传统一些。 你看我的东西我只是想告诉大家敦煌壁画、永乐宫壁画,包括87神仙卷,我是从传统中来。

这是老祖先留给我的密码,破解这些密码的方法只有一个,那就是耐下心忍住寂寞,一笔一画地去临摹,你画着画着就会知道,它真的可以安慰困顿的你我。

  有时候你觉得这段时间挺迷茫的,找不到自己,静下心来,到老祖宗留下的优秀传统中找,你一定能找到,一定能感受快乐。   华商报:08年你成为范曾的关门弟子,在拜师前后你感觉有何变化  朱军:我是觉得先生不光是教我画画,大家看到我的画和他的画从风格上差得挺远。

他更多是引领你走进中华文化的精髓,他用一生的经验告诉我,从不告诉我某一笔怎么画,而是告诉我这张画的场在哪,气象在哪,这对我来说非常重要。   夹起尾巴做人都不够,要把尾巴夹折了做人  华商报:你是个特别擅长交朋友的人,甚至可以化敌为友,你的秘诀是什么呢  朱军:我还是两句话,说白点,就是别人敬你一尺,你敬人一丈。

人在社会中相互帮扶,一时的高下不叫高下,一辈子的高下才是高下。 你真诚地对每个朋友,大家也一定会真诚对你,你觉得比别人聪明,你老抖机灵,那比你聪明的人多了。

  还有一句话,我这些年来一直要求自己,当别人拿你当回事的时候,你千万别把自己当回事,当别人不拿你当回事,你一定要把自己当回事。   华商报:那现在你还有危机感吗  朱军:有,危机感对我来讲是每时都有,包括在主持人这个行当中,你不走在山巅,不会知道这个地方的寂寞甚至于恐惧。 当你担的事情越来越多时,你会没有了当时的兴奋和激动,说好听点是不辜负人家,说难听点,叫别对不起自己。 随着关注度越高,你的一言一行,都可能被误解,你又没有机会给所有人解释。 你能做到的只有小心点。 我经常说,夹起尾巴做人都不够,要把尾巴夹折了做人。   华商报:现在那么多央视主持人辞职,你有没有想过改变  朱军:除了绘画之外,在我心里一直有挺大的愿望,希望能拍一部电影或电视剧。

我对自己的表演颇有自信,我演员出身,进入央视之前也拍过电视剧。 一直希望能塑造一个在生活中这辈子都不会成为的大英雄。 但中央电视台到目前为止,对主持人有明确规定,既然端着这碗饭,就要听东家招呼,你现在让我不端这碗饭我做不到。

而且从良心上讲,它成就了我,没有主持人这事业,可能有人说我画得不错,但绝不会有这么多人。   当然我希望多少年后,人们再说起来,说那个画家朱军还当过主持人,那当然更好了,这种转换是自然而然的,我更欣赏凡事努力争取,而顺其自然的状态。   华商报:对华商报西安的读者有什么要说的吗  朱军:西安的朋友们,没事来看看西安女婿的画画得怎么样。

更多人物信息请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