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角是天宇,玲玥的小说

  • 来源:本站
  • 发布时间:2019-05-14
  • 133已阅读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当代文学 >> 文章
简介 《盗墓阴缘》作者是南宫玥殇,男女主角是天宇,玲玥的小说,盗墓阴缘讲述了:两年前因救我而死的兄弟竟然意外“复活”!只是再相见,他不光追杀我,还想要得到更多的东西。 “我把你当兄弟,你竟然想

《盗墓阴缘》作者是南宫玥殇,男女主角是天宇,玲玥的小说,盗墓阴缘讲述了:两年前因救我而死的兄弟竟然意外“复活”!只是再相见,他不光追杀我,还想要得到更多的东西。 “我把你当兄弟,你竟然想睡我!”“胸这么大的兄弟我不稀罕,要么睡要么死,你自己选。 ”当我渐渐沉浸在这份爱中不发自拔时,却没想到,这一切的背后,不过是一个更大的阴谋……精彩章节“羽岐,还有什么事吗?”我转过头,发现唐羽岐正皱着眉头看着我,我被他这么一看,顿时觉得浑身不舒服。

“她来了,还是让我送你回去吧,没想到王天宇上次才收拾了她,她现在又敢来找你麻烦了,真是个不要命的家伙,哦不对,她已经死了,没有命了。 ”我瞬间明白唐羽岐说的她是谁了,欧阳雪,看来上次她没得手,只是暂时放过我,现在又来了,好吧,既然她想玩,那我就陪她玩。 “好吧,看来我得赶紧学阴阳术了,不然怎么死的都不知道,没想到我现在也那么‘受欢迎’。 ”或许,我生下来就注定这一生不平凡吧,既然逃不过,还不如坦然面对,一个人的长大是敢于惨烈地面对真实的自己:在选择前,有一张真诚坚定的脸;在选择后,有一颗不抛弃不放弃的心,与天斗与地斗其乐无穷。

我付了钱,和唐羽岐走在回家的路上,我没有开车,而是让司机来把车开回去,有些事,命中注定要经历,只不过是时间问题罢了,既然如此,还不如欣然接受,别人要我难过,我偏要活得自在,谁又能奈我何?与鬼打交道其实也是一件好事,起码这样,我就会变得不平凡。 “玲玥,你无需想太多,等你生命中的那个劫度过去了,一切都会恢复原样,只是有些事,我怕你接受不了。 ”我正想说话,就被一阵刺耳的笑声打断了。

“哈哈哈哈,唐羽岐,就连你也想保护她吗?天宇是这样,你也是这样,这个女人到底哪里值得你们这么处处护着她,我欧阳雪生来就想要的东西必须得到,得不到我就毁了她,唐羽岐,我警告你,你要是再和我作对,我连你一起杀。

”我怎么感觉就我是个局外人,天宇,唐羽岐,欧阳雪,他们都认识,而我呢?跟个傻子似的连自己敌人的底细都不清楚,也是可笑,曾经威风凛凛的宁爷,现在却落得这般田地。 “哦?是吗?今天我就是护着宁玲玥了,大不了打一架,你真以为我怕你啊,以前给足了你欧阳雪面子,那是我看在你大哥的份上,否则就凭你也敢在我面前撒野,也不看看我是谁!”说罢唐羽岐就和欧阳雪开打了,好在普通人看不到他们,不然明天的头条有的说了。

我站着看他们打了快半个小时了也没分出胜负,连我都看得困了,就找了个路边的椅子坐下观战,唐羽岐和欧阳雪一会在天上,一会儿又打到了地上,我看欧阳雪现在也没空对付我,就放松了警惕,拿出枪来擦拭,我的枪是随身携带的。 可惜还是我太轻敌,一个长像猥琐的大叔站在我面前,我只觉眼前一黑,然后就什么都不知道了。 那个猥琐大叔是欧阳雪的人,欧阳雪看到我和唐羽岐在一起,就使了这调虎离山之计,欧阳雪故意托住唐羽岐,而她的那个得力手下,就趁机用迷药把我迷晕,然后再不知不觉地把我抓走,还真是好计策啊。

“把她给我弄醒,宁玲玥啊宁玲玥,你终于落在我的手里了,这么好的机会,我一定不会放过你的。

”我只觉脸上一疼,就醒了,我现在在的地方,像是一个山洞里,旁边点着白色的蜡烛,烛光是绿色的,还有滴水声,整个洞里都阴森森的。

“哎哟宁大小姐,你终于醒了,怎么样,没想到我们又见面了吧,你看看,每次去找你都把我弄得一身伤。 ”欧阳雪战到我面前,她的衣服都烂了,身上还留着血,样子实在是太惨了,连她那漂亮的妆容都毁了,头发乱糟糟的。 “欧阳公主,没想到你也会有如此狼狈的时候啊,你现在这个样子,天宇连看都不会看你,更别说是喜欢你了。

”我这话一下就激怒了她,她现象也不管了,直接抬起手一巴掌打在我的脸上,我赶紧我嘴角都被她打出血了,要不是我的手脚都被绑起来,依我的脾气,就算我打不赢她,我也会跟她拼了。

“贱人,不管我是什么样子你都不如我,真不知道天宇是不是瞎了眼,才会看上你这样的小贱人,我告诉你,识相的话离天宇远点。

”看来,现在的欧阳雪,才是真正的欧阳雪,当初在墓里遇到她,她一副大家闺秀的样子,给人的感觉是很乖巧的,想必她那时一定装得很辛苦吧。

“呵呵,如果我要是不能?你能拿我怎么样,杀了我?还是永远囚禁我,我告诉你,不管你对我做什么,姑奶奶都不怕,你不会有好下场的,呸。 ”对啊,对于她这种人,就是要以暴制暴,太给她面子她就越猖狂,是时候压压她那所谓的威风了。

欧阳雪被我气得不轻,让两个小鬼看着我,自己就走了,说是什么要去养伤,然后让我好看,我看是说不过我找个理由跑了,看来,不止人心难测,就连这鬼的心,也难测,我当初真没看出来来她欧阳雪会是这种人。 这山洞里,除了我之外全都是鬼,而我的行动被他们限制了,只让我在这个小角落里活动,还不让我进食,还好我饿上个一两天都体力充沛,这个特殊技能还是这几年盗墓练出来的,我自己逃出去估计是不现实,现在只能祈祷天宇或唐羽岐赶紧找到我,等我出去了,我一定和唐羽岐好好学习阴阳术,不然每次都栽在欧阳雪手里,太没面子了。 晚上欧阳雪又来过一次,我和她发生了争执,她用鞭子把我抽的浑身是伤,然后得意洋洋地走了,我当时就在心里暗骂,要是有一天让她落在我手里,我一定会让她求我放过她。

山洞里气温低,而且还脏,被欧阳雪打的伤口全部感染了,疼得厉害,我只简单的处理了一下,要是伤口再感染,我估计就有生命危险了,现在我只希望天宇他们快点找到我,我现在还不能死,我还有使命没完成,我已经够可悲了,现在必须好好活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