出轨“渣男”的前世今生

  • 来源:本站
  • 发布时间:2019-07-17
  • 128已阅读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当代文学 >> 文章
简介 刘芳菲收到前夫朱智晖病危的消息,是在夏日一个闷热的午后,她刚从一台手术上下来。 耳中似滚过一道惊雷,却听到自己用冷漠而生硬的口气说:脑溢血是纵欲过度了吧打来电话的是朱智晖的好友李峰,

出轨“渣男”的前世今生

  刘芳菲收到前夫朱智晖病危的消息,是在夏日一个闷热的午后,她刚从一台手术上下来。

耳中似滚过一道惊雷,却听到自己用冷漠而生硬的口气说:脑溢血是纵欲过度了吧打来电话的是朱智晖的好友李峰,他无奈地说:芳菲,你和智晖的恩恩怨怨我不想置评。

可他毕竟是小宁的父亲,你得带孩子去见他最后一面,不要给孩子留下永远的遗憾。   刘芳菲载着儿子往第一医院的ICU赶时,脑海里一阵阵翻涌的,是10年前那夹杂着眼泪与硝烟的往事。

原来,和朱智晖已10年未见了……壹  刘芳菲和朱智晖都是江西上饶人,两人从高二时就偷偷摸摸早恋。   那会儿,他们两个班分隔在走廊的两端。 课间时,在自己班的走廊里一边和小伙伴打闹,一边偷偷地互望一眼,都会让他们甜蜜一整天。 朱智晖高大俊朗,刘芳菲很爱他。   大学毕业后,两人一起来到广州,刘芳菲先在武警医院工作,后辞职开妇科医院,生意很红火。 朱智晖则开了家小小的外贸公司,生意很一般。

家里买房置车,用的多是刘芳菲的钱。 所以在家庭关系中,她一直很强势。   因为工作忙,刘芳菲鲜少有时间陪丈夫,而朱智晖做贸易生意,经常在外应酬。 在灯红酒绿的广州,诱惑随处可见,刘芳菲所在的妇科医院,经常有男人陪着小三来看病做人流的。 见得多了,刘芳菲对朱智晖不放心,制定严格家规:必须每天准点回家,身上只能带五百元钱……  在他们结婚10年的时候,刘芳菲闺蜜小娅的丈夫在外包二奶还有了私生子,她天天被小娅的电话和眼泪轰炸,小娅说的最多的就是这句话男人都不是好东西。 你也是快40岁的人了,男人四十一枝花,女人四十豆腐渣。

你不要重蹈我的悲剧。 想起丈夫那依然俊朗的外表,刘芳菲于是更不放心。 每天检查他的手机,还要求每周必须三次房事,否则就是朱智晖走私。

  其实,劳累一天的她许多时候也已爱无能,却咬牙硬撑着检查。 可即便这样,刘芳菲还不放心。

害怕丈夫弄出私生子,她要求朱智晖去做结扎手术。   当时,他们的儿子小宁已有7岁,刘芳菲还想等有时间时再生个二胎。

  所以在朱智晖结扎前,她还特意带他到精子库冷冻了精子。 对妻子的这一系列安排,朱智晖全盘接受,毫无怨言。

  丈夫的顺从让刘芳菲反而疑窦重生,她感觉朱智晖对她越来越冷淡,房事上也开始不举。

怀疑丈夫有了外遇,便雇了私家侦探调查丈夫。   一天,私家侦探紧急给她打电话,说朱智晖带着一个女人去了宾馆开房。

刘芳菲怒火中烧,赶到宾馆敲开房门,果真看到丈夫和一个年轻貌美的女人坐在房内,虽然衣着未见不妥,但对方明显不是什么正经女人。   刘芳菲质问丈夫女人可是他的情人,朱智晖疲惫地看她一眼,只答了句:你说什么就是什么。

再不辩解。 这摆明就是承认出轨,刘芳菲哪能忍受丈夫的背叛,愤怒地提出离婚。 在刘芳菲的要求下,朱智晖把儿子留给了刘芳菲,净身出户。

  与朱智晖离婚后,刘芳菲倍感挫折,内心怎么也平复不了丈夫背叛带给她的痛苦。

她坚决不让朱智晖来看儿子,在家一提起他就说那个花心男人,让儿子也不要亲近前夫。   几次下来,朱智晖也不再要求看儿子,两人渐渐失去联系。

青梅竹马的男人都不可靠,这世界上还有什么人值得信任从此,刘芳菲再不敢涉足感情,眼中除了工作再没其他。

  年轻同事背后都议论她是个工作狂、冷面姑婆。 在被孤独和痛苦噬咬的深夜,刘芳菲无数次的想起朱智晖,想起他也许正在跟小三卿卿我我,便忍不住在心底咒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