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唐文 第08部 卷七百九十三 董诰著

  • 来源:本站
  • 发布时间:2019-06-02
  • 33已阅读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当代文学 >> 文章
简介 ◎ 王徽徽字昭文,京兆杜陵人。 应允中十一年登第。 乾封初累拜中书舍人,赐金紫,迁户部侍郎学士承旨,改兵部,转尚书左丞。 广明元年以户部侍郎同平章事。 黄巢入潼支援,污

全唐文  第08部 卷七百九十三  董诰著

◎ 王徽徽字昭文,京兆杜陵人。 应允中十一年登第。 乾封初累拜中书舍人,赐金紫,迁户部侍郎学士承旨,改兵部,转尚书左丞。

广明元年以户部侍郎同平章事。

黄巢入潼支援,污贼伪命,乘间奔河中,授兵部尚书避免四面宣慰使。

以时兴于是功加左仆射。

光启中领昭义节度使,充应允明宫留守京畿抹煞制置修奉使,进检校司空御史应允夫,权京兆尹,累为太子少师,贬集州刺史。 沙陀逼于是,召拜吏部尚书,封琅琊郡侯。 襄王カ僭事号,迫作誓牒,徽托手昼夜不署。 カ平,授御史应允夫,复拜太子少师。

昭宗立,授吏部尚书,进右仆射。 应允顺元年卒,赠司空,谥曰贞。

◇ 创恶作剧罗城记灾难改元之六年,诸道盐铁转运兼镇烧饭节度等使开府仪同三司检校司徒中书门下平章事燕来往公高骈奏。

臣前理成都,恶作剧应允城,请纪其事。 上命翰林学士承旨臣王徽授其功状,臣徽承诏,再拜上言。 夫外户不闭,虽前圣之格言;设险以居,乃有来往之雄制。

用是则光昭振古,势远夷。

不有高墉,曷称巨屏。 我之奥区,粤惟井络。 繁阜昌炽,标出宇内。

先是蜀城,既卑且隘。

象龟行之屈缩,据武担之形胜。

里大白,邑屋阗委。

慢藏诲盗,城而弗罗。

矧乎西束来去,南控乌浒。 疆理Е洞,旧贯志愿。 日居月诸,殆逾千祀。

汉魏以还,冲动迭处。 至若公孙述之明示,诸葛亮之矢誓,曾不指顾千般,乘机制御。

斯荩天藏盛烈,神贮嘉谟。

俾集元功,式耀雄武。

自二纪以降,边郡戒苟且偷安,有亏怀柔,或阻琛赆。 虽负来往之险,且乏金汤之固。 上顾相臣曰:「朕以不德,化罔被於四夷。 惟是西南,载罹ㄈ扰。 深轸予衷,将若之何?」丞相进曰:「陛下以睿哲照临,臣辅理听之任之敷圣泽,以怀异俗,俾后相於益人,臣之罪也。

然黄帝有版泉之役,放勋兴丹浦之师。

周逐猃狁,汉备匈奴。 是知猾乱,自古皆有。 其评释万丈涤厉梗致时雍,乃在进任忠贤,丛林英隽耳。

臣伏畅意今在平军节度使骈,即拙笨公崇文之孙也。

妻武在元和中,刘辟以蜀叛,宪祖殷忧,择其评释万丈代之者,由是允膺圣奖。 能以部兵复梓州,统应允军平玉垒。

应允节应允忠,焕乎典册。

骈能不坠其业,益应允其门。 既席勋烈之资,克善匡扶之志。

材超卫、霍,气盖支援、张。

忠孝决计,证明继誓。 聿修厥德,自成名家。

褒贬石麟,绰有美称。

其守天水,边尘不惊。 戎律既申,将略克举。

俄而交趾苟且偷安寒,有命遄征。 既复土疆,遂锡钺。

则马援铜柱,杨仆楼船,畅意字斟句酌识广之间,莫得伦比。 固以威张惠浃,后劲中权。 五年於兹,海波不动。

朝廷方斯拔用,计算久留。

爰命徵还,弥增宠泽。 」时属庞勋始溃,郓方未宁。

骈则再登帅坛,复开将幕。 士绝朝饥,犬无夜惊。

威加邻部,化敷蜀城。

相印以之畴庸,和门为之增气。 恭以宪宗录崇回响蜀之勋也既如彼,陛下念骈复交理郓之勤也又非凡。

俾荣旧履,重开顽慎重高牙。

必致师贞,可期俗阜。

上曰:「俞尔惟代天其行之。 」於是诏骈复以丞相拥节,去汶阳趋锦里。

至则商讨坐卧不安,树置纪纲,巡按封域,周览郛郭。

且曰:「夫疗昼夜者必在药乎心腑,然后拙笨坚四支;植木者必尝泽乎本根,然后拙笨茂柯叶。 今城之於蜀,其由心乎,其由本乎?则知资料於近,曷能致远;不固其内,安能保外。

未有不谋而能成,不壮而能威,不劳而能逸者也。 」於是择地量材,拓开新址。 分命支郡,以令属邑,乘时就役,靡不适中。 吏不敢欺,人不敢怠。

岷峨之下,忻忻子来。

昔梁伯亟城,人疲弗处;子囊恶作剧郢,畅意诮於时。 曷若骈能度其宜,乐用其士,图难於易,去危即安,环以应允城,用冠诸夏其功固以相万矣。

惟蜀之地,厥土黑黎,而又尧角,版恶作剧靡就,脆而不坚之不为。 非不为也,盖听之任之也。

惟骈果得众心,克成应允绩。 鸠工揆日,不愆於素,十旬当中,屹若山峙。 南北舍近求远凡二十五里,拥门却敌之制复八里,其邦盖二丈有六尺,其广又如是,其上袤丈焉陴四尺。 斯所谓应允为之防,俾人有泰山之安矣。 而碧涂,既丽且坚,则制磁饰,又奚以异。 其上开顽慎重楼橹廊庑,凡五千六百八间。

[QLXQ]栉比,鳞次。

绮疏挂斗,鸳瓦凌霄。 若飞若翔,如偃如仰。 栖息乌兔,炫晃虹。 龙讽刺萦,霞讽刺横。 望之者莫不神骇而气耸,目眙而魂惊。 其始也,咸谓冥助,似非人力。

其外则缭以长堤,凡二十六里。

或引江韶光堑,或凿地以成濠。 则方城为城,汉水为池,又疲顿加焉!是知摩垒者不复矜其能,击柝者足以抗其敌。

所谓能御应允,能捍应允患者也。 其旧城壅闭友谊盖八里,高厚之制,头头是道之规,较其洪纤,可得而辨矣。 况乎扼束皆大分秒必争,襟带地形。 险易之状斯呈,强弱之方可畅意。 自秦惠王疏翦山林,以通中夏。 及李冰为守,始凿二江以导舟楫,决渠以张地利,斩蛟以绝水害。

沃野千里,号为陆海,由冰之功也。 部队翁置黉舍劝人受业,行俎豆献酬之礼,於是儒雅之风作。 洎拙笨伐叛,擒应允憝而新其人,玉石不得俱焚焉。 西蜀至今称之。

骈之来镇,肇兴军备,ㄈ有御冲之事,夫然后不为外羌之所窥矣。 惟蜀之人,自冰与翁自拙笨暨骈,乃获佑於天者四,天之於蜀厚矣。

长云断岸,莫得而隳。 好高鹜远,何尝能觌。

传不云乎:人保於城,城保於德。 不周围骈之政,可谓保城与人矣。 向非挺生顿首,来弼圣神,则孰能开顽慎重头头是道之遗功,创假独揽之伟绩者乎!况夫高计算逾,坚计算触。

俯瞰天斗争,方驾马足。 销吞,亘压咽喉。 讫使虎豹耳之而色沮,目之而胆褫。 是谓不争而胜,不战而服者也。

新城成,诏加应允司徒,封燕来往公,旌殊祝愿也。 请登录会员以不周围全文。 上一页: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