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一带一路”与世界百年变局

  • 来源:本站
  • 发布时间:2019-06-07
  • 191已阅读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当代文学 >> 文章
简介 ——专访日本前首相鸠山由纪夫“‘一带一路’倡议和东亚共同体构想的目的都是促进和平。 我相信繁荣之后将带来和平,武力绝不能带来和平。 促进周边地区经济发展,从而防范纷争于未然,构建地

中国“一带一路”与世界百年变局

——专访日本前首相鸠山由纪夫“‘一带一路’倡议和东亚共同体构想的目的都是促进和平。 我相信繁荣之后将带来和平,武力绝不能带来和平。

促进周边地区经济发展,从而防范纷争于未然,构建地区和平、地区命运共同体,我认为这是‘一带一路’倡议的最大目标之一。

”《环球》杂志记者/杨汀(发自东京)  4月下旬,第二届“一带一路”国际合作高峰论坛在北京举行。

到目前为止,“一带一路”倡议提出已近6年,中国与相关国家的政策沟通和设施联通已取得重要进展。 国际社会对该倡议的质疑和观望正在减少,期待和参与意向越来越强。

  针对在部分西方国家逆全球化趋势抬头背景下的地区合作与国际合作,新一轮技术变革浪潮中面临的课题与挑战,以及新局面下中日合作的展望等问题,《环球》杂志记者最近专访了日本前首相鸠山由纪夫。   《环球》杂志:你是什么时候开始关注“一带一路”的?因何而关注?  鸠山由纪夫:2013年9月和10月,习近平主席在出访中亚和东南亚国家期间提出了“一带一路”倡议。 日媒对此高度关注,并进行了广泛报道,我从那时起就非常关注这一倡议。   历史上,丝绸之路对日本也产生了很大影响,现代丝绸之路也应该与日本有关,日本应该积极参与和配合。

我也非常赞成通过促进地区繁荣来巩固地区和平的这一尝试。

这几年来,“一带一路”已经在与相关国家进行政策沟通、设施联通方面取得了不少成绩。

因此我非常关注这一倡议。   《环球》杂志:通过这些年来对中国的研究和观察,你如何评价“一带一路”?“一带一路”对日本会带来什么?如何看待国际社会的某些质疑?  鸠山由纪夫:“一带一路”倡议提出后,中国牵头设立了亚洲基础设施投资银行,从金融、资金方面来支持这一构想。

我对亚投行非常关注,也受金立群行长邀请,担任外国人顾问,对此我感到非常荣幸。

亚投行的设立让“一带一路”倡议不再只是构想,而是开始一步一步切实致力于为地区创造繁荣,值得高度评价。

  对于中国的持续发展,日本持有一种包含着嫉妒的警惕、戒备心态,因此会有一些批判声音。

但我觉得,当“一带一路”倡议一步步地让发展中国家的公路、港湾、机场等基础设施发生翻天覆地的变化,受到发展中国家欢迎,并由此促进地区和平的时候,批判就会转变为褒扬。 我觉得现在正处于这样的过渡期。   《环球》杂志:“一带一路”倡议提出已近6年,你对其未来发展有何建议?  鸠山由纪夫:去年李克强总理访日时,与安倍首相就“一带一路”倡议框架下日中在第三国的合作交换了意见,对此我非常高兴。

在第三国、发展中国家开展各种合作,日本能提供的不只是资金,还有一些先进技术。

日中开展技术合作,应该会对“一带一路”倡议起到非常大的推动作用,我认为日本应该扮演这样的角色。   《环球》杂志:当前世界经济增长乏力,一些西方大国奉行贸易保护主义、全球贸易摩擦升级等因素令发展中国家的发展环境发生了很大变化。 在这种背景下如何看待“一带一路”这样的国际合作框架的意义?  鸠山由纪夫:我对当前贸易保护主义和单边主义频现的势头非常担忧。

全球化的资本主义,尤其是金融资本主义,确实有加剧世界贫富差距的一面,因此不少国家在摸索资本主义的新形式。

但逆全球化并非解决之道,类似特朗普政府那样“美国第一,只要对自己的国家好就行”的做法,只会加剧摩擦。

  比起全面全球化,也许地区内的互通和共建,更符合现实。

“一带一路”提倡的也是加强地区国家共建。 我任日本首相期间提议建立东亚共同体,也是基于加强地区合作的思路。

  “一带一路”倡议和东亚共同体构想的目的都是促进和平。 我相信繁荣之后将带来和平,武力绝不能带来和平。

促进周边地区经济发展,从而防范纷争于未然,构建地区和平、地区命运共同体,我认为这是“一带一路”倡议的最大目标之一。   我提出建立东亚共同体,最初是基于日本曾经因发动战争对周边国家造成了伤害。

因此,对于日本而言最重要的是与周边各国建立信赖关系。

我希望各国国民之间能够通过友爱精神建立这种信赖关系。 现实中欧洲结成了欧盟,欧洲能够实现的事,在东亚应该也可以做得到。 尤其是日本、中国、韩国应该作为核心,与东盟国家共同致力于构建命运共同体,本地区就肯定不会再发生战争。   我认为,比起经济发展,建立不会再发生战争的、互信的地区关系,更有意义。 在当前逆全球化、民族主义势头加剧的情况下,构建命运共同体的必要性更加明显。   《环球》杂志:中国倡议设立的亚洲区域新多边开发机构亚洲基础设施投资银行成立至今已近4年。

作为亚投行顾问,你如何看待亚投行的作用?  鸠山由纪夫:受金立群行长邀请,我从2016年开始担任亚投行国际咨询委员会委员。

亚投行从金融、资金方面支持“一带一路”倡议,使得这一倡议由布局谋篇走向切实实施,一步一步致力于为地区创造繁荣。

亚投行也在致力于不让债务成为发展中国家的负担,并帮助发展中国家具备逐步偿债的能力。

  《环球》杂志:在中国举办“一带一路”国际合作高峰论坛之后,日本将于6月主办二十国集团(G20)峰会。

同时,日本也是七国集团(G7)的成员。 如何看待G20和G7这两个框架的意义?  鸠山由纪夫:我认为世界需要广泛的国际协调框架。

现在G7的作用相对降低,G20的作用相对上升,这是历史趋势。 G7各国的GDP正在被一些新兴国家、发展中国家赶超。 仅从这一点看,G20机制就比G7机制更有助于解决现实问题。

在某种意义上,这也是日本主办G20峰会的意义。

  我认为,运用包括发达国家和发展中国家在内的多边框架来讨论和解决问题是必然的方向。

但日本对这一新局面的认识尚不充分,日本迄今仍视G7峰会重于G20峰会。

  关于本次G20峰会,我认为美国、中国和日本都应发挥各自作用。 迄今美国在G20框架中发挥了最大的作用,但仅靠美国解决不了所有问题。 日本应在美中之间维持平衡,善于听取和理解双方的意见。

至今日本的态度是动辄就说自己是西方世界的一员,对美国言听计从。

而今后日本或许会意识到,缩短与中国的距离很重要,未来可以通过与中国合作建立共赢关系。   《环球》杂志:当前世界正经历百年未有之大变局,除了国际合作,还有哪些变化尤其令你关注?  鸠山由纪夫:我认为,当前世界面临的另一大变局是新一轮技术变革浪潮。

人工智能、移动通讯技术、大数据等新型技术以及生命科学技术的发展等,都快速推动着社会和经济的变革。

这些技术肯定会让人们的生活变得越来越便利,让人类的生命力变得更为强大,但同时也会让我们用与迄今完全不同的角度去看待世界发展的历史和带来的问题,比如全球变暖问题等等。   人类应该承认,发展破坏了自然和环境,今后必须致力于思考如何修复这种破坏,以及科学技术发展的方向等。 但这不应是某一个国家的责任,全球必须共同思考、共同应对。 在这方面,我也对日中未来的合作寄予厚望。 来源:2019年5月1日出版的《环球》杂志第9期《环球》杂志授权使用,其他媒体如需转载,请与本刊联系本期更多文章敬请关注《环球》杂志微博、微信客户端:“环球杂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