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2章 甩不掉的姻缘

  • 来源:本站
  • 发布时间:2019-05-15
  • 191已阅读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当代文学 >> 文章
简介 “令公子的事情存在诸多疑点,我现在还不能锁定凶手,也不能将案件完全定性为谋杀。 ” “听你的意思,应该有所进展了?”黄伯元十分敏锐,端起茶杯,漫不经心的说道。 我没有贸然

  “令公子的事情存在诸多疑点,我现在还不能锁定凶手,也不能将案件完全定性为谋杀。

”  “听你的意思,应该有所进展了?”黄伯元十分敏锐,端起茶杯,漫不经心的说道。   我没有贸然回答,因为整个江城应该只有我知道黄冠行的死和阴间秀场有关,而作为阴间秀场的主播,它是我身上最大的秘密,这个名字就算有一天被公之于众,也决不能出自我口。   “你在思考,是不是想到了什么?莫非凶手身份特殊,让你不敢轻易开口?”谈话刚刚开始,我就被黄伯元气势压倒,他沉浮商海几十年时间,吃过的盐比我吃过的饭都多:“有一说一,我们乾鼎药业为你撑腰,这江城没人敢找你麻烦。

”  “贵公司确实乃江城商业巨擘,但恐怕还没到一手遮天的地步吧。 ”我不能顺着黄伯元的话说,这样会被带入他的谈话节奏中,永远得不到主动权。

  “我今天来不是为了向你汇报黄冠行的死因,而是有一桩生意想和你谈谈。

”  “和我谈生意?”黄伯元哑然失笑,看了看墙上钟表:“你还有八分钟时间。 ”  他这么说意思很明显,你一个开成人店的落魄土鳖还想跟我这个上市公司董事谈生意?你配吗?  我听出他话中的不屑一顾,但我也没恼,将保温杯放在桌上,拧开盖子。   随着盖子打开,浓浓的酒香飘在屋内。   “好酒!”单凭这个气味就让黄伯元眼睛一亮,他作为公司董事应酬繁多,喝过天南地北不少好酒,但从来没有闻到过这么独特悠长的酒香。

  从我进门开始他就一直靠在椅子上,闻到了酒香后,他身体不自觉的离开靠背,端坐在桌前。   “这才有点谈话的样子。

”我将保温杯推到黄伯元面前:“沾一滴尝尝。 ”  “喝酒哪有论滴喝的?”他哈哈一笑,从身后的工艺架上取出一套酒具,拿出其中最小的两个陶瓷杯。   看得出他也是好酒之人,斟满两杯,先是拿到鼻尖:“香而不腻,醇而不辣。

”  接着他放在唇间,本想着细细品尝,但这小小酒杯里好像有巨大的魔力,酒刚沾到嘴唇上,身体就做出反应,杯中酒被一饮而尽。

  “这酒好大的魔性,竟能让人身不由己。

”杯酒下肚,口齿留香,堂堂乾鼎药业董事咂着嘴,目光看向另一杯酒。   按理说那一杯是倒给我的,但看黄伯元的目光,隐隐藏着不舍和肉疼。   “黄老板,你别急着喝,慢慢品,此酒乃数种中药制成的补酒,对身体有极大好处。

”  我这么一提醒,黄伯元也感到了腹中的丝丝暖意,他闭上双眼仔细体会,等再睁开眼时已经过去了五分钟。   “此酒神了!”黄伯元身体健朗,但双腿因早年落下的病根,气血不通,保持一个时间久了就会酸痛。

可仅仅一杯酒下肚,堵塞的气血就被疏通,仿佛有十几只小手温柔的按摩着经络。

  他双眼有些贪婪的盯着保温杯,区区十几块钱的地摊货因为里面的酒浆,摇身一变,成为了连上市公司董事都垂涎的宝贝。

  “你这酒要多少钱?我买!”  黄伯元语气急促,看到他这副样子,我心中偷笑:“再狡猾的狐狸也斗不过好猎手。

”  面带微笑,我伸出了一根手指:“一滴一千,一口一万!”  听到价格,黄伯元才变得冷静,这些商人有一种近乎于天赋的可怕本能:“太贵了,华夏特供的酒也只是这个价。

”  “华夏特供的几种酒你拖点关系花些钱还能够喝到,但这种酒只此一家,除了我没人能提供。

”  我盖上保温杯的盖子,将其拿在手中:“况且我并不准备卖,而是想跟你合作。 ”  “怎么个合作方法?”  “我为你提供原浆,你帮我分析出药酒成分,以后这酒就是你们的产品之一。 ”  “你想卖配方?”黄伯元说不心动肯定是假的,华夏酒文化源远流长,这酒如果酿造出来,前景光明。   “开个价吧。

”  “我要占百分之五十的利润。

”修道讲究财、侣、法、地,想要速成,需要购买大量天材地宝。

  “好大的胃口,我出技术、资源、渠道,你张口就要走百分之五十?”  黄伯元从抽屉里取出厚厚的文件资料,我和他经过一个小时的拉锯战后,最终达成基本协议。   我提供原液,等酿造成功后,我将占有销售总利润的百分之十。

  看似我有些吃亏,但实际上我是空手套白狼,只不过付出了半瓶原液而已。

  两人正要签订协议,门外传来张秘书的声音:“黄董事,您的下一位客人已经等很久了。 ”  “让她等着,我这边在谈大生意。

”  黄董事话音刚落,门外就响起一个女人的声音:“你们乾鼎药业架子未免太大了吧?我们在会客厅足足等了一个小时,莫非这是你们黄董事故意为难我们姐妹,要给江锦地产一个下马威?”  “江小姐,黄董事真的在和重要的客人谈话,您现在不能进去。

”  “你说不进就不进?我倒要看看什么客人能让黄董事不顾预约,把江锦地产晾在大厅里等一个小时!”她说完就要推门,这时候另一个女人的声音响起。   “霏霏,住手!黄董事应该正在会见很重要的人,不要打扰。

”  “嫂子,我们可都等了一个小时了!我看就是这黄伯元故意刁难,不想见你。

”说完她一把推开办公室大门。

  屋内还飘着淡淡的酒香,张秘书无奈之下领着两人进入里间。

  “黄董事,江锦地产项目经理和江霏小姐来了。 ”  听到江霏这个名字,我就感到不爽,“怎么哪都有她?这姻缘绳一绑还真就甩不掉了?”  “让我看看你的贵客是谁?啧啧,这穿衣品味还真够另类的?”  江霏正要走过来,另一个女人却一眼认出了我,她有些不可思议的喊道:“高健?!”  背后传来的声音我熟悉的不能再熟悉了:“叶冰?”  扭头看去,满眼都是尴尬。

  “是你!那个在银行欺负我的男人!”江霏捂着嘴叫到:“嫂子,那天我在银行遇见的神秘男人就是他!”  叶冰要比江霏更加震惊,她无论如何都想不到黄伯元的贵客会是我。   在她心目中我现在应该窝在成.人店里混吃等死才对,可事实狠狠打了她的脸。   就是她心中这个一无是处的窝囊废让黄伯元奉为上宾,为了和我谈生意不惜违约,让她和江霏苦等一个小时。

  勉强挤出一丝笑容,叶冰吃惊的看着我:“你怎么会在这?”  “我刚跟黄董谈了些事情。 ”协议基本达成,我把保温瓶放在黄伯元桌上,朝他伸出手:“如果这一次能够成功,以后我还会带来更好的东西。 ”  黄伯元起身握住我的手:“合作愉快,乾鼎药业不会让你失望的。

”  事情处理完后,我转身离开,走的洒脱,并没有多看叶冰和江霏一眼。

  “喂,等等。 ”叶冰还处在震惊当中,而江霏却追了出来,一直跟到走廊尽头。

  “原来你叫高健啊。 ”她穿着高跟鞋一路小跑才追上我,气喘吁吁。   “江小姐,我和你并不熟,麻烦你离我远一点。 ”站在门口等电梯,那江霏也不知是有意还是无意,离我特别近,呼出的热气都能喷到我脖子上。

  酥酥麻麻,让我下意识跟她拉开距离。   “我有那么可怕吗?”江霏瞪着大眼,她今天只化了很淡的妆,穿着虽没有在银行火辣,但魔鬼般的身材就算是普通职业装都穿出了一种难言的性.感。

  我对江霏的话充耳不闻,现在就想着赶紧坐电梯离开。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