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7章 课桌上的纸和笔

  • 来源:本站
  • 发布时间:2019-05-15
  • 129已阅读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当代文学 >> 文章
简介 出租车司机的做法让陈歌有种很不安的感觉,他们可以说是最熟悉这座城市的人,清楚这座城市里所有不能去的地方。 “这个司机是不是对我有什么误会?” 凉垫扔在泥地里,很快被雨水打湿。

  出租车司机的做法让陈歌有种很不安的感觉,他们可以说是最熟悉这座城市的人,清楚这座城市里所有不能去的地方。   “这个司机是不是对我有什么误会?”  凉垫扔在泥地里,很快被雨水打湿。   看校园贴吧上关于暮阳中学的灵异传说时,陈歌还没觉得有多恐怖,但是被司机整了这么一出,他后背发毛,开始有些动摇了。

  “此次试炼任务的要求仅仅是存活,这说明在黑色手机看来,活着本身已经成了一种考验。

”  眨眼的功夫,出租车已经消失在道路尽头,陈歌穿着雨衣孤身站在荒地里,感觉整个世界都只剩下他一个人了。

  雨越下越急,陈歌把雨衣的帽子往下拽了拽,取出手电筒,沿着土路向前走去。

  乌云压顶,天空透不过一丝光,陈歌来到仅有的几栋建筑旁边,走到近处才发现这些建筑已经荒废了很久。

  房门上挂着生锈的锁链,窗户上玻璃早已碎裂,顺着缺口向内看去,屋里堆着破烂的家具和垃圾,偶尔还能看到一些不知名的虫子在其中穿行。   “一个活人都没有,这地方有那么邪乎吗?”  他在来之前询问过范郁的姑姑,对于暮阳中学周边环境有一个大致的了解。   找不到人问路,他只能根据记忆,朝着更荒凉偏僻的地方摸索。

  下着雨,道路泥泞,两边全是奇形怪状的树木,可能是因为很久没有人打理,有些都已经长到了土路上。   “暮阳中学旧址是火葬场,那地方虽然不干净,但肯定有供车辆进出的通道,这条路越走越窄,车辆很难通行,我是不是找错方向了?”  雨势不减,陈歌行进的速度越来越慢:“要是迷路就不好办了,走到这条路尽头,如果还是没有看到暮阳中学,那我就原路返回,放弃此次任务。

”  往前一直走了三十分钟,在土路尽头他看到了几块被推倒的标牌,还有木质围栏。

  “一侧长有青苔,看起来像是几年前的东西。

”陈歌将其扶正,标牌上的字迹已经模糊不清,他冒着雨用手电照了一遍:“为什么只有一侧长有青苔,另一侧也没有深埋在土里啊?是因为阳光照射,还是有人近期来过这里,移动过标牌和护栏?”  他停下脚步,拿出手机看了眼时间:“快八点了,任务场地还没有找到,现在唯一的好消息是手机还有信号,不用担心和外界失去联系。

”  下雨的夜晚天空会格外漆黑,周围仅有的光源就是陈歌的手电筒:“标牌和围栏都在这里,更奇怪的是近期有人翻动过这些东西,非常可疑。

”  陈歌举起木牌扫开前面的灌木,又往里走了十几米,眼前的场景终于出现变化。

  一排残缺的木质围栏立在树林当中,围栏里零零散散立着几栋低矮的建筑。   “这就是暮阳中学?”  和西城私立学院比起来,这所学校显得寒酸许多,总占地面积估计只有西城私立学校的三分之一。

  扔掉手中的木牌,陈歌丝毫没有因为它地方小,就掉以轻心。 很多时候地方小不一定就是好事,虽然需要探索的地方变少了,相对应的,可供躲避藏身的地方也减少了。   翻过围栏,陈歌正式进入暮阳中学。

  一眼望去,整个学校所有建筑尽收眼底。   靠近大门口的是教学楼,这里似乎发生过严重的火灾,楼层表皮被烧黑,部分墙体开裂,随时都有可能倒塌。

  教学楼左边是宿舍楼,可能是因为住校的人比较少,宿舍楼只有两层,一共也没几个房间。 右边是办公楼,同样只有两层,不过仅从外表来看,这栋建筑应该是保存最完好的了。   教学楼后面是一个地面凹凸不平的操场,旁边立了两个篮球框和几个乒乓球台。   暮阳中学的建筑布局就是这样,破旧、简陋,它虽然拥有很多灵异传说,但学校本身并没有任何出彩的地方。 陈歌甚至怀疑,学院最后关停的真实原因并不是因为灵异事件,而是确实经营不下去了。

  到了地方后,陈歌反而变得冷静,既来之则安之,他总是可以很快调整自己的心态。

  “暮阳中学有四条支线任务,笔仙、厕所的第五个隔间、深井和封闭的教室,要想百分百解锁场景,这四条支线一个都不能放过。 ”上一次试炼任务,正是因为陈歌的任务完成度超过了百分之九十,所以才会奖励隐藏道具——王琦的寻人启事,也正是这个隐藏道具,帮助他初步建立了和小小一家人的好感,获得了他们的认可。   他很清楚任务完成度的重要性,但是说起来容易做起来难,这四条支线,随便拿出来一条都足以和噩梦任务比肩,更别说在一夜时间内连续进行挑战。   “现在还没过午夜十二点,不是脏东西最活跃的时候,我先去这四个地方看看,如果实在无法完成,走也来得及。

”陈歌把布偶塞进怀里,取出工具锤进入教学楼。

  墙壁表面乌黑,几年过去了,焚烧过的痕迹依旧清晰。   “整栋楼都被烧了,这和建在火葬场原址上有没有关系?”陈歌动作很轻,他心里牢记黑色手机上的任务提示,走廊尽头有一间贴着封条的教室,从来没有人进去过,但一到晚上教室里就人头攒动。   “范郁的父亲是因为进入了那间教室才遭遇不幸,那间教室很有可能就是暮阳中学所有灵异事件的源头。 ”陈歌脑中浮现出那张诡异的合照,今夜说不定他就要和那些背对镜头、也不知道有没有脸的怪物呆一晚上了。

  所有教室都上了锁,门窗紧闭,陈歌只能拿着手电趴在窗户上往里看。

  前面的几个教室没有异常,一直到走廊最末端的那个教室时,陈歌忽然看到了一些奇怪的东西。   这间教室桌椅保存近乎完好,大火似乎并没有蔓延到此,最让陈歌觉得不对劲的是,在教室正中间的那张课桌上,摆着书籍和纸笔,就好像有人最近在这里上过课一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