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俺一句文 她付十六万

  • 来源:本站
  • 发布时间:2019-09-03
  • 12已阅读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当代文学 >> 文章
简介 高致贤 有人说“文章是无价的”。 这“无价”语意双关:同一文章,在一些人的面前一文不值;可在另一些人的眼中又价值连城。 对此,笔者曾发表过《谁说诗文不值钱》之浅见,援引了唐代

读俺一句文 她付十六万

  高致贤  有人说“文章是无价的”。

这“无价”语意双关:同一文章,在一些人的面前一文不值;可在另一些人的眼中又价值连城。

对此,笔者曾发表过《谁说诗文不值钱》之浅见,援引了唐代张继的“姑苏城外寒山寺,夜半钟声到客船”、南宋王正功的:“桂林山水甲天下”和近代爱国人士吴迈曾的“阳朔堪称甲桂林”(民间流传为“阳朔山水甲桂林”)等诗句;加之一个孟姜女哭长城的故事。

说明这些诗文为某些地方引来多少国内外游人,使旅游经济收入持续大增!谁说诗文无价?好了,一不留神就把话题扯远了,还是回到我的主题上来吧!  本人有《捧饼望月祭母灵》一文被收入北京出版的《如花似玉的原野》散文集。

我送了一本给来自揭阳的炼友蔡学平。

他老伴刘秀英很喜欢这本书。

当她读到《捧饼望月祭母灵》文尾的那句“尽孝赶在父母健在时,避免留下终生遗憾”时,深受感动。 她细细咀嚼文章,认真对照自己,不禁想起了她的母亲——  刘秀英的母亲彭老夫人,5岁被卖到南洋,12岁才彼赎出来;其母及三个弟弟流落他乡,迄今80余年过去,始终音信杳无。

彭母生下秀英兄弟姊妹八九个,抚育成长五六人,一辈子吃苦。 而今彭母已年近九旬,儿孙满堂,子孙们都有了自己的事业。 且一个个在深圳,在北京,在美国……都购了高楼,买了小车,过上了美满幸福的生活。 秀英想到,妈妈是该过点好日子的时候了!然而,孀居数年的妈妈,从没有过一幢自已独住的住房。

倘若不及时为母亲建幢住它,一旦老母辞世,再修一万幢高楼大厦,母亲也享受不到了!  想到这里,刘秀英坐不住了,她便从深圳赶回揭阳农村,力排众议,个人出资16万元人民币,为89岁的妈妈建了幢100多平方米的小楼,请母亲入住,还自付母亲的生活、护理费用。

她的孝心赢得村民们的频频称赞,无不向她母亲投来羡慕的目光,让老人也好好风光了一把。

  然而,也有人说,老人那么高龄,用不着花大钱建新楼了!刘秀英却说:“这是我的一片心意,哪怕老人只住一天,我也会乐意的!就像老高说的那样,‘尽孝赶在父母健在时,避免留下终生遗憾’。 为母亲修建了这幢住房,我也死而无憾了!”  再发于深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