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0章 是兄弟,替你挡刀

  • 来源:本站
  • 发布时间:2019-05-15
  • 161已阅读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当代文学 >> 文章
简介 见她面色淡淡不讲话,骆兆原也明白她并不吃这一套,不是个好对付的主,房内没有外人在,他干脆豁出脸皮,双手合十举到面前,对闵姜西拜道:“闵老师,我真心实意来跟你道歉的,您大人有大量,别跟我一般

  见她面色淡淡不讲话,骆兆原也明白她并不吃这一套,不是个好对付的主,房内没有外人在,他干脆豁出脸皮,双手合十举到面前,对闵姜西拜道:“闵老师,我真心实意来跟你道歉的,您大人有大量,别跟我一般见识,或者您说,您怎么才能原谅我?”  闵姜西当然知道,骆兆原肯低三下四的求她,自然不是因为她有多厉害,十成十是江东在背后给了他什么压力,他迫不得已才来她这儿要恩典。

  既然他不守规矩在前,就别怪她狐假虎威在后了,闵姜西依旧淡定着一张脸,开口回道:“我跟江东是认识,也愿意在他生日当天跟他说句生日快乐,我介意的是过程,我是稀里糊涂被骗去的。 ”  骆兆原见她终于开口,马上附和,“是是是,都是我没考虑周全,是我的错……”  闵姜西道:“你如果想约我,直接约就是了,还兜了个大圈子把我同事卷进来,等同骗了我两道。 ”  骆兆原一时间没听出话中有套,下意识的应承:“是,是我小心眼了,怕直接约你不出来,所以才……哎,反正这回都是我的锅,跟东子一点关系都没有,真不是他让我带你过去的,原本挺开心个事……”  之前闵姜西只是怀疑齐昕妍从中牵线搭桥,如今骆兆原亲口承认,就证明她所疑非虚。

  他一直在道歉,闵姜西适时道:“我们把话说清就好了,这件事翻篇了。 ”  骆兆原看着她,溜须拍马,“闵老师一看就是大气的人,我回去终于能跟东子交差了。

”  闵姜西并不接话,骆兆原没话找话,“像你这么通情达理的人,佳佳跟着你学我很放心,等有空我跟佳佳爸妈打声招呼,让他们请你吃饭,能请到你做家教,是他们家运气好。 ”  闵姜西如常道:“不用这么客气,我说事情翻篇就绝对不会再翻小肠,教骆佳佳是我的工作,拿了钱我就会尽本职义务。 ”  骆兆原碰了个不软不硬的钉子,依旧笑说:“你不生我的气,我还是要记着你的情,来之前我问过佳佳,她说在这边找家教都是一次性签五十节,我跟你签一百节。 ”  闵姜西不动声色,“没关系,签多少看客户的个人意愿。

”  骆兆原说:“我个人意愿就是一百节。 ”  闵姜西还没等出声,会客室房门被人敲响,紧接着,何曼怡推门而入。

双方简单的打了声招呼,开始走合同流程,等待期间,何曼怡跟骆兆原搭话,“我看您有些眼熟,您不是第一次来我们这里吧?”  骆兆原在外人面前还是挺狂的,一副公子哥的做派,嘴巴都没张,‘嗯’了一声。

  何曼怡想了想,道:“您是齐昕妍齐老师的客户?”  骆兆原低头玩手机,眼睛都没抬,又是不冷不热的‘嗯’了一声。

  何曼怡佯装无意,径自道:“看来是齐老师又介绍了闵老师。 ”  闵姜西但笑不语,心想天黑路滑人心复杂,她就这么被齐昕妍给摆了一道,这次也就是江东无意难为她,如果换成别人呢?死都不知怎么死的。   合同很快打好,闵姜西跟骆兆原签了名字,骆兆原对闵姜西是十分的客气,一口一个感谢。   闵姜西在有第三人在场的时候,也很给骆兆原面子,微笑道:“我送您出去。 ”  骆兆原道:“不用,你忙吧,有事随时给我打招呼。

”  连电话都没有,打什么招呼?而且她是江东看重的人,他哪里敢多勾搭。   骆兆原自己走了,会客室中剩下闵姜西跟何曼怡两人,何曼怡喝了口咖啡,不紧不慢的道:“最近一段时间,你业绩很好。 ”  闵姜西淡笑,“多谢二老板照顾。 ”  何曼怡说:“是你自己有本事,没帮忙的事情我不会抢功。 ”  闵姜西道:“您哪里没帮忙,我来这边的第一个客户也是您给我介绍的。

”  何曼怡想想就窝心,面儿上却不得不说:“能当秦家的家教,靠的是你自己,凭秦家的资源找到其他客户,都是你应得的。 ”  闵姜西莞尔,“所以归根到底,还是要感谢二老板提携。 ”  何曼怡从闵姜西那张漂亮的脸上,竟然看不出她是真心实意还是明褒暗贬,暗自调节呼吸,她出声说:“你是丁恪的师妹,我照顾你是应该的。 ”  闵姜西道:“什么时候您跟大老板都有空,我请你们吃饭。

”  何曼怡淡笑着回道:“你忙好自己的工作,就当是请我们吃饭了,丁恪平时太忙,我们一起吃饭十有七八都是应酬,昨晚我也是好说歹说,他才去我家吃了顿晚餐。

”  这话看似无意,实则别有心计,闵姜西早就看出何曼怡对丁恪有意思,奈何劲儿用错乐地方,喜欢丁恪的人不是她,是陆遇迟,情敌也找错人了!  想曹操,曹操到。

  有人敲了会客室的房门,是陆遇迟,他站在门口道:“二老板,你们忙完了吗?我这边有个客户来签合同。

”  何曼怡道:“忙完了,你带客户进来吧。 ”  闵姜西起身说:“那我先出去了。

”  闵姜西往外走,陆遇迟带人往里进,两人擦肩而过的瞬间,她朝他挤眉弄眼,他也小动作给与回应,这画面落在何曼怡眼中,倒像是他们两个有什么猫腻。

  也是,闵姜西跟陆遇迟一起从夜城来深城,听说是发小儿,现在还住在对门,平日里闵姜西给陆遇迟带早餐,陆遇迟给闵姜西保驾护航,论长相他们是男帅女靓,论身份他们是门当户对,好似他们在一起是顺理成章的事,谁又能想到,陆遇迟的目标是丁恪,闵姜西不过是因为‘性别优势’帮忙顶了个雷。

  陆遇迟送走客户,坐在位置上给闵姜西发微信,“你刚才那眼神儿什么意思?毒鳗又在背后叨叨什么了?”  闵姜西说:“她把我当假想敌又不是一天两天,跟你汇报一手消息,她说丁恪昨晚去她家里吃饭了,不知真假。

”  陆遇迟半天没动静,闵姜西打字问:“怎么了?这就受不了了?”  陆遇迟回道:“你说我请丁恪回家吃饭,他会去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