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11章 代表答案的钥匙

  • 来源:本站
  • 发布时间:2019-05-15
  • 115已阅读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当代文学 >> 文章
简介 “小A!” 她从远处走来,宛如支配梦境的女王一般,打乱了男人所有的布置。 我没敢出声,静静旁观,其实在来的路上,念头避开我时,我就已经有所察觉,只是没想到她会如此直接的出现。

  “小A!”  她从远处走来,宛如支配梦境的女王一般,打乱了男人所有的布置。

  我没敢出声,静静旁观,其实在来的路上,念头避开我时,我就已经有所察觉,只是没想到她会如此直接的出现。   “站住,这里不是你应该来的地方。

”杂色长袍男人自始至终都没有起身,不过他脸上的表情十分凝重。

  “我掌控黑夜和白昼,一手拖拽着过去,一手托举着明天,这梦境里没有我不能去的地方。 ”女人的声音极为好听,但是却让人生不出任何敢亵渎的念头。   “开天在即,我不明白你这个疯女人为何要在此时挑衅我,倘若引起宿命的注意,一切都要功亏一篑!”夜风吹动,男人的头套扬起一角,露出下面苍白的皮肤。

  “让开。 ”佩戴纸人面具宛如女王般的小A和男人针锋相对,淡淡两个字却透着无比的强势。   “你太放肆了,看来是我坐在这里太久,让你忘记了很多事情。

”男人的长袍慢慢出现变化,杂色消退,只剩下灰白,远远看去就像是没有生机的墓地那样:“我再给你一次机会,无灯路由我来镇守,你们谁也不许踏入一步!”  漫天“念头”如乌云绞碎了天空中的光晕,同时向下压来,那感觉就好像天塌了一样,非常震撼!  小A没有废话,直接出手!  “让开!”  “是你先违背了我们定下的规则,既然如此那就不要怪我了。

”男人双脚踩着大地,灰白色的长袍好像古树的根茎疯狂朝四周蔓延,他缓缓起身,连带着周围的土地也向上拱起,就在男人脚下有一头体型大的夸张的“噩”正拱出地面。   这怪物实在是太大了,我感觉整片街区的土地都在颤动,判眼扫视,无数的梦魇和各种稀奇古怪的梦境生物都主动撞入“噩”的身体,它的气息越来越强!  就在深层梦境两位背叛者准备动手时,一只缺了两条腿的蜘蛛阴影横穿战场,停在两人中央。

  蜘腹部抬起,露出下面隐藏一张人脸,那场景看着颇为诡异。   “屠夫已经找到!我压制不住他!速来支援!”因为隔得太远,我看不太清楚蜘蛛腹部上的人脸具体长什么样子,但是只看那个模糊的五官,总觉得很熟悉。

  “这深层梦境中还有我的老熟人?”我耐心等待,果然在此人报信之后,小A和灰白长袍男人之间也稍微缓和了一下。

  男人冷冷的看着小A:“如果屠夫一个人仍旧无法开天,我会把你送往祭坛,充当第二个祭品!”  他说完后,手掌一挥,巨大的噩开始移动,承载着他朝着跟随那阴影蜘蛛离开。

  再没有人会阻挡小A的路,她时隔多年又一次踏足无灯路,无数的念头在这片死寂的街区飞舞,她好像是在寻找什么东西。

  念头数量太多了,我暴漏只是个时间问题,略一思索后,我把心一横,主动释放出自己的气息。   很快,那个女王般高高在上的身影出现在我的身边。

  和上次见面不同,小A身上带着一种惊心动魄的魅力,她藏在纸人面具下的脸似乎正露出微笑,那感觉就像是一件守护了近千年的承诺终于完成,一切都将解脱,迎来新生一般。   念头笼罩了无灯路,谁如同大幕般将这里封锁,谁也看不到里面发生过什么。   “上次,你走的太匆忙,有件东西我还没来得及给你。

”这个穿着高跟鞋,和我一样高的女人,平视着我,她从长裙之中取出了一块硬币大小的轮回镜碎片:“这是你曾经交给我保管的,现在物归原主。

”  小A手中的轮回镜碎片不大,但却是连接的枢纽,位于镜面靠近中心的位置。   鉴别镜片是真是假的方法很简单,我扬起镜子,调整角度,镜子可以映照出小A,但是却照不出我自己。   “能不能给我说说我们以前发生过的事情,比如我是一个怎样的人?”我收起镜子看向小A,道锁打开浮现出的记忆显示,在很久以前,我曾放过了小A一命,她应该也是在那个时候成为我在深层梦境中的布局,一枚打入背叛者当中的棋子。

  事实上,到现在为止,我很久以前的布局已经显出成效,不管是屠夫,还是小A,都在按照我很久以前计划的那样发展,一切都在掌控之中,这是一种直觉,一种从骨子里透出的强大自信。

  “你是一个混蛋,一个疯子,是一个我这辈子都不想再看到的人!满意了吗?”小A抬起双手,从雪白的脖颈之上取下了一枚纯黑色的钥匙。

  这枚钥匙有二十一个齿痕,看着有些狰狞:“无灯路44号有人找你,拿着这枚钥匙可以找到他。 ”  说完,小A头也不回的离开,只不过漫天念头仍在,显然她就守在周围,并没有走远。

  “无灯路44号有人找我?我什么时候在深层梦境里有这么多熟人了?”拿着乌黑的钥匙,上面还残留着小A的体温,看来她一直是贴身在保管这东西。

  通往无灯路44号的道路,我早已熟记于心,这个改变我命运的地方,我这辈子都不可能忘记。   破旧的雨搭,关不严的木门,嘎吱嘎吱作响的木梯,以及那股熟悉的腐朽味道,还有地板夹缝中数不清的怪异虫尸。   这个地方我很抗拒,但不得不说,我又很熟悉,熟悉到了就算闭着眼睛仍能自由在其中穿行。   一层层搜索,上次进入深层梦境,我已经来过这里,并没有太大的发现,包括444房间,里面也什么都没有。

  “看来需要去地下更深处。

”我站在地下五层和六层的拐角,这里被一扇雕刻着古怪花纹的铁门隔开。   手指抚摸铁门,其中蕴含着一种特殊的阵法,排斥一切带有进攻性的力量,就算是我掌心的冥纹在触碰到铁门后,也被弹开。

  “这扇门很特别,像是封印,又像是保护,门后的世界到底是怎样的?为何穿着杂色长袍的背叛者会一直守在无灯路外围?这之间又存不存在某种联系?”找到锁芯,我拿出小A给我的钥匙,  卡簧弹跳,随着钥匙转动,整扇门上的铁索都在动!  慢慢的,铁门之上出现了一条仅能让一人通过的裂缝。   两边交错的齿轮就像是鳄鱼的牙齿,我看着漆黑的缝隙,就算把判眼运转到极致仍旧看不清楚门后的世界。

  “无灯路44号,地下第六层!”这是我一直好奇的地方,在江城第一次去无灯路面试时,我就产生过往地下更深处查探的想法,没想到直到今天才能如愿。

  完全的漆黑,看不到一点亮光,我来到铁门后面的世界,站在腐朽的木梯之上。

  趴在楼梯边缘向下看去,根本看不清楚地下还有几层。   “这难道也是我曾经的布局?”秀场地下比我想象中大太多了,要在这地方找到那块埋藏的轮回镜碎片非常困难。

  我在地下六层徘徊,推开一个个房间的门,每扇门背后都堆满了纸人面具。   “那镜子碎片会藏在哪里?”目标太小,我换了一种思考的方式:“小A说无灯路44号有人找我,钥匙能带我找到他,轮回镜碎片会不会在那人身上?”  我拿出钥匙刚将意念攀附其上,一股微弱的意志就从钥匙中传出,它在指引我朝某一个方向走去。

  “看来我猜的不错。

”梦境中钥匙是出路、答案的象征,拥有钥匙,就能解决所有的疑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