还没离婚老公竟然就要娶小三

  • 来源:本站
  • 发布时间:2019-07-01
  • 96已阅读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当代文学 >> 文章
简介 我是河南人,维得是江西人,我们经朋友介绍认识的。 那时候,我还没满20岁,他22岁。 维得给我的印象是老实本分。 两个外地人好不容易在武汉有了个家 我和老公维得都是外

还没离婚老公竟然就要娶小三

 我是河南人,维得是江西人,我们经朋友介绍认识的。 那时候,我还没满20岁,他22岁。

维得给我的印象是老实本分。

  两个外地人好不容易在武汉有了个家  我和老公维得都是外地人,打拼了这多年,能在武汉安个家不容易。

按说应该好好过日子才是,可我珍惜这个家,他却不珍惜。 现在,他仍是我老公,下个月却要跟别的女人结婚了,他们连婚纱照都拍了。   交往了不久,维得就带我回江西他家去见父母,一到家,他父母就拿出鞭炮来放。 按照习俗,鞭炮放了,我就是他家的准儿媳了。 他妈妈高兴得合不拢嘴。

  我和维得随后就结婚了,只办了仪式,没去办结婚证。 之所以没办结婚证,是因为他家不让我们办,想要我们生儿子,怕拿了结婚证后,头胎生了女儿不能超生再要第二胎。

  我头胎果然生了个女儿。

当时武汉房价便宜,我商量着想买套房子,免得一家三口总是租房住,但他说,我们也不想在武汉生根,买什么房子,不如回江西老家去做房子。

  为了给维得生个儿子,那几年我吃了好多苦,引产,流产,死胎,身体也快拖垮了。

2004年,维得父亲临死之前遗憾地说,没看到孙子。

我感觉很愧疚,2005年,又生了一胎,还是个女儿。

  焦头烂额之际他居然有闲心搞婚外情  就在我生第二个女儿的那年,维得跟人合伙接手了一个小区的物业公司。 刚开始,举步维艰,他任总经理,月工资700元;另一个合伙人是副总,月工资500元。 那段日子,我们过得真艰难,我刚生孩子,不能出去工作,也没收入。

  2007年,维得他们的物业公司终于有了收益,可是,那年5月,那个合伙人偷偷将公司法人换掉了,吞掉了公司,那个合伙人想扔给他10万元息事宁人,他打算接受,但我坚决不同意。

我说这口气不能咽下,一定要打官司。

  我从娘家借钱给维得打官司,打了半年多官司,判决下来了,公司抢回来了,但已成了空壳,钱被那个合伙人卷跑了。   这时,他又听了另一合伙人的话,注册一百万元,重振旗鼓搞物业公司。

为了找注册资金,他到处找亲戚借,最后,公司总算搞起来了。 他们一人一间办公室,装修豪华,还真有点老总的派头了。   维得的公司走上正轨之后,我又在一家中外合资保险公司找到了工作,人虽然辛苦点,但收入不错,家里日子好过多了。 没想到,维得不知道什么时候变了,再也不是以前那个老实本分的男人了。

  今年4月,维得认识了小区的业主宝莹。 宝莹名声不好,结婚三年就跟她老公分居了两年。

  维得认识宝莹的时候,正是他焦头烂额的时候,小区里出了一件人命案,死者家属认为维得有责任,把花圈摆在我们门口示威。

那些天,宝莹跟维得刚刚搭上,她不失时机地天天安慰维得,送吃的送喝的。

有天晚上,维得整夜没回家,我虽然有所怀疑,但做梦也没想到他在这时候还会有心情跟宝莹出去开房。

  我被气病了他心里想的仍然是那个女人  维得和宝莹的关系发展得相当迅猛。 今年3月,我还和维得商量要不要再生个儿子,4月他们就认识了,5月他就开始天天逼我离婚。

  他们俩公然在小区内勾肩搭背,出双入对。 宝莹唆使维得跟我分居,他就不回家住了,即使偶尔回来也是睡沙发。

我一次次在维得的办公室堵住穿睡衣的宝莹。

  5月中旬的一天晚上,我又在维得的办公室抓到了宝莹,我对她说,希望你不要破坏我们的家庭。

她居然说,如果你老公再不爱你了,你还想拖住不放手吗我心高气傲地说:如果你们真有感情,我会成全。

  第二天,我在上班路上,想着这事,越想越怄气,心里堵得慌,最后竟然浑身抽搐倒在马路边了……  当别人费尽周折把维得找到医院来时,他还很不耐烦,他认为我是在闹自杀威胁他,居然说:你这样做,把我一辈子的名声都毁了。

我在医院又犯了一次病,医生紧急抢救,维得这才相信我不是在装病。   医生说我的病叫“低血钾”,犯病时很危险,诱因可能与精神受强烈刺激有关。

  维得很不愿意在医院陪我,见查不出什么器质性病变,天天喊着太花钱了,逼我出院。 最过分的是,在医院时他心里都牵挂着宝莹,竟然当着我的面,给宝莹打电话发短信,说如何想她。

我心里难受死了。

住了5天院,我回到家里一照镜子,吓了一跳,人瘦得不成形了。   祸不单行。 5月底,维得又被合伙人骗了,人家又卷款跑了。 我虽然恨铁不成钢,但还是去帮他报了案。

那些借来的钱,现在居然又被人卷跑了。

为这事,借了10万元现金给他的弟弟和弟媳,天天在家闹离婚。

出了这么大的事,我都替他急死了,他居然还有闲心成天跟宝莹鬼混。  我还没离婚他们居然要结婚了  宝莹很快跟她老公离婚了,她一离婚,维得更是天天逼我离婚了。   有天晚上,我又在维得办公室堵住宝莹了。 我跟她谈了谈,她居然教训我:“你看看你,把你老公都折磨成什么样子了他跟我在一起身心放松,你如果把他和两个女儿交给我,我肯定会对他们很好。 ”我说:“你是不是真心爱我老公真心想跟他过日子如果你能保证跟他白头偕老,我可以答应把他让给你。

”她的回答令我目瞪口呆:“我可不像你,我是现代女性,我不可能给你做这种保证,谁知道将来呢。 ”  为了挽救我们的婚姻,我去了一趟江西,希望能补办结婚证。 但没有维得在场,结婚证无法补办。   维得还在8月底将宝莹带回了江西老家。

他们把我小女儿送回了老家,两人公开租房同居了,大女儿跟着他们,不让我见。   我气得多次想自杀。 远在山东的同学劝我去散散心,我就去那边旅游了一段时间,希望能暂时忘掉痛苦。

那些天,维得隔三岔五打电话,态度很好,我还以为他回心转意了呢,我问他有什么事,他说要我把户口本给他,他要结婚了,我还当他是开玩笑。   哪知道,我9月5日一回来,小区里的人见我就说:你老公下个月要结婚了呢。 原来,宝莹已经怀上了维得的孩子,他们决定下月结婚。   前几天,他没好气地在电话中骂我,我莫名其妙。 后来才知道是有人去宝莹的单位举报宝莹违反计划生育政策,他以为是我举报的。   前天,我打电话找维得,他一直没接电话,哪知道他们是去拍婚纱照了,我看见宝莹拍完婚纱照回来,得意地在小区里招摇过市呢,眼睛上还粘着长长的假睫毛。

  他们两个要结婚,我让他们结,他们过不好的,两人除了共同爱好麻将,矛盾多多,现在就三天两头吵架,结了婚能好吗我等着维得跟那个女人分手之后再回心转意来找我,我再跟他复婚。

  我还想去告他们重婚,维得要是坐了牢,我会照顾孩子,等着他。   我说:“这样的一个男人,你还有什么可留恋的呢”她不好意思地说:“别人也都这样说我,可我也说不清楚,就是对他有感情。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