叙述、语言、感觉 ——评乔光伟的《黑的光黑的光》

  • 来源:本站
  • 发布时间:2019-08-23
  • 106已阅读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当代文学 >> 文章
简介 一位德国历史学家说过,历史的每一点进步都是通过内部的斗争来实现的,文学也不例外。 它在承受并化解外部的非艺术方面压力的同时,还必须分散精力来与内部的破坏因素及堕力进行坚决而善意的斗争

叙述、语言、感觉       ——评乔光伟的《黑的光黑的光》

  一位德国历史学家说过,历史的每一点进步都是通过内部的斗争来实现的,文学也不例外。 它在承受并化解外部的非艺术方面压力的同时,还必须分散精力来与内部的破坏因素及堕力进行坚决而善意的斗争。

  对于中国的现当代文学来说,早期受政治思潮的影响,后期又受经济体制的冲击。 形成了许多红极一时而又很快就消失的为学作品,其中有不少作品明显的刻着时代的某些非文学烙印,它们的利用价值已经完全超越了文学价值,以至于无法在文学的殿堂上留下一点痕迹。

  那么什么样的文学才能经得起时间的考验,什么样的作品才能得到缪斯女神的首肯?从古至今,争议不休。

  首先文学不是现实的记录,它是个人心灵世界的展现。 但是,筑造心灵世界的材料却是文学赖以生存的现实世界。 小说是文学的一个分支。 小说的价值是开拓一个人类的神界。 这是王安忆对小说所下的定义,基本代表了当今对小说的主流观点。 昆德拉有一本小说叫《在别处》,是啊,这是对小说多么精确的总结。 小说就是在灵魂里的另一个世界。

本文来自非常美文网  小说虽然起源于街头巷议的话本,但并不能说永远就是通俗文学。

从宋元话本到《红楼梦》,从《十日谈》到《尤利西斯》,小说走过了一段曲折起伏的历程。     一、叙述    我想一个小说家最基本的功夫就是要讲好一个,这就是叙述的能力。 至于叙述的方式和手段,自然是随着小说的发展而不断进步更新,但是叙述作为小说的本体和文本的构架,是从来没有改变过的。

  一个好的小说其实就是一篇很成功的心灵叙事,不论作者是站在那种角度和层面,都带着浓厚的个人特色和味道。 叙述的成功与否决定着一篇作品的成败。 就像通俗读物,其实就是在讲好一个故事,塑造一个或几个人物,通俗作品没有什么高的要求,只是在叙述的层次上进行改革,但骨子里它只是一个形式上改变的故事。 叙述依赖的因素过多,叙述都为着小说的六要素而进行着衍意,叙述的范围和眼光无法突破传统文学所界定的藩篱。 叙述是小说的基本,但不是小说的最高难度和最终追求。     二、语言    有人说,小说就是语言的艺术,虽然有点绝对,但是也充分证明了一个作品由叙述上升到语言,是一种划时代意义上的进步,语言走出了叙述的被动与枷锁,语言是特立独行的,作者使用自己的语言来表达自己的思想,文学的语言是凌驾于叙述之上的船,它在主动的选择小说的六要素,而叙述是被动的。

在语言的探索中,并不是所有的都需要,有的没有情节,有的没有人物,甚至不需要时间、地点和环境。

小说家给你的只是独特的语言,个人的语言,甚至是心灵的舞蹈。   这样小说也就改变了原来的面貌,小说结束了一千多年来的老套路,小说就这样融入了文化和艺术的细胞,小说也可以是纯粹的了。

这种分裂导致了长期以来,文学界对纯文学和通俗文学的争论。

  其实,早先的通俗文学并不是一种商业的需要,是为了面向市井阶层的文化需求而产生,例如《三言》、《二拍》、《十日谈》等当时红极一时的作品,十分迎合社会小市民阶级的趣味和审美标准,所以就广为人知。 有需求就会有存在,通俗文学的积极意义在于,使得原先口头讲述的故事以文学的形式在街头巷尾传播开来,产生普及的效果,并起着培养文学新人的作用。   纯文学相对于通俗文学而言,则是士大夫文人不满足于通俗文学的表达方式,基于自身的文化修养创造的另类文人文学以至于后来出现的为了探索新的手法、新的观念,扩大小说的表现领域而出现的文学形式。

无庸违言,如果没有这种探索和创新,小说的功能与作用也会逐渐衰退,因为他没有发展。     三、感觉    有一段时间我经常想一个问题,一个作家必须有自己的一套文学理论,至少应该有自己独特的想法。 就像杠杆需要一个支点一样。

每个作家都应该有自己的支点,不然就会成为没有思想的文化匠人。

是的,学习阶段的写作是需要模仿,甚至去套用结构,但是当你已经成熟,就必须在作品中有你自己的思想和创作方法。 如果你具有区别他人的东西,那么这也许就是你能在文学上产生记忆的原因。   叙述方式和语言都是可以模仿的,但是感觉和心灵是无法模仿的。 每个作家都有自己独特的心灵世界,文学首先是个人的体验,是私人的感觉。 写作应该从个人的经历、感受出发,自身经历后的感觉永远是一笔财富,从生活的本身升华到文学的表现形式并独立存在于文学之林,这恐怕是任何一个作家矢志终生追求的目标。 本文来自非常美文网  比如是文学永远值得表现的主题,这会在不同时代不同环境遭遇到许多不同的问题,而且随着人的性格与经历会有不同的过程与结局。 同样是写,《呼啸山庄》和《还珠格格》就有着判若云泥的差别。

严肃的作家是揭露生活的本真和原形,将生活最深层的东西挖出来,而通俗作品是只给人以轻松和娱乐。

正如一本《红楼梦》挺拔于中国一千余部才子佳人小说之上一样,好的的作品可以使作家名经于世,而没有灵气的作品充其量不过是一堆没有生命的铅字,任其再多也没有意义。

因为,犹如没有生命就没有死亡一样,一生来去两不知,这于作家来讲是很残酷的事。

所以写作之道,不可不查。